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1507章 火烧照阳旗
    吕真人心中为难,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不希望罗志平明目张胆的使用照阳旗,毕竟在人堆里面,不会被人发现。现在这么多人盯着罗志平一个人,如果还使用的话,势必被人看出来。

    其实一点也没错,袁真人、张真人这些人,现在都盯着罗志平和他手里的照阳旗。

    距离远,如果罗志平不催动照阳旗,应该不会被发现。可一旦催动,很难瞒过这些人的眼睛。

    当然,这个阵法有问题,早就被袁真人、张真人这样的高手给看出来了。就凭邱祖庙这些虾皮蟹子盖,还想布置出六丁六甲丹阳阵,简直是开玩笑。这里面必有蹊跷,正好现在可以借此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是因为好奇这一点,不少人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张清风他们是怎么起来的?

    旁人倒下就起不来了,这十三个人为什么会安然无恙?

    而张清风、李明月等人,现在已经开始动手了。十三个人都亮出桃木剑,跟着将一张火符串到桃木剑之上。

    “喝!”

    他们大喝一声,桃木剑旋即被高高抛起。

    站在中宫位置的张清风手掐剑诀,大声喊道:“行阵!”

    “射!”......李明月等十二个人马上大喊一声。

    他们也都是手掐剑诀,伴随着这一嗓子,正抛在空中的桃木剑,发出“噗噗噗”之声。

    串在上面的画符,几乎是同时点燃。桃木剑本就是红色,被火符这一点燃,在阳光下好似一把把绚丽的火剑。

    “喝!”“喝!”“喝!”......

    张清风、李明月等人,又一次大喝起来,他们手掐剑诀,所指的目标正是罗志平。

    “咻咻咻......”......

    一连串的火剑,如同流星赶月,一股脑地朝罗志平射去。

    罗志平一看到这个,登时吓了一跳,心中暗说,这是干什么,闹着玩下死手啊!

    他是重阳宫青年一代的高手,要不然凭借一己之力怎么可能催动照阳旗。

    单独拿出来,实力绝对是在张清风等人之上。哪怕是以少打多,倘若张清风等人不摆阵,照样也不是罗志平的对手。

    奈何张清风等人摆阵,又是打他一个,有阵法的加成,能将修为提高很多。罗志平又不便使用终南山的道法,匆促之间,眼瞧着十三把带火的飞剑已经射过来了。

    他顾不了那么多,身子向旁一闪,手中的照阳旗直接朝张清风等人指去,嘴里更是振振有词。

    一般的人或许看不到其中端倪,但绝对有高手能够看出名堂,张禹便是其中之一。只见旗子中散发出一团暗黄色的气流,气流直接蔓延开来,朝张清风等人罩去。

    按理说,这功夫张清风等人就该躺下了。可是,张清风他们并没有躺下,反倒是火剑继续向前,转眼间就刺中了罗志平手中的照阳旗。

    罗志平心头一颤,急忙撒手,向后跳去。

    “刷刷刷……”余下的火剑一股脑全都刺到了照阳旗上。

    照阳旗就是一面黄绸子旗帜,哪能经得住火烧,登时便点着了。

    这一刻,明眼人应该能够看得出来,张清风等人射出的火剑,目标根本就不是罗志平,而是罗志平手中的照阳旗。

    当然,罗志平若是以性命护旗,那肯定烧不到照阳旗。奈何照阳旗又不是罗志平的法器,小命要紧,人在危急关头,最先考虑到的肯定是自己的性命。

    所以罗志平当时顾不上照阳旗,方才撒手。

    “呀!”

    台上的吕真人一看到照阳旗被点着了,不由得心疼的大叫一声,他顾不得其他,“腾”地一下站了起来,身子直接跃下台去,朝比斗的地方冲去。确切的说,应该是朝照阳旗冲去。

    张禹见他跳下来,直接也站了起来,身子跟着越过桌子,跳了出去。

    吕真人的目标是照阳旗,转眼间就冲到旗子前,他道袍的袖子一扫,本来已经点燃的照阳旗,火焰立时熄灭。不过再看那照阳旗,已然被烧成灰了。

    “混蛋!”

    看到宝贝被烧没了,吕真人的眼睛瞬间通红,他一台手,抄出一把火符,跟着转向张清风等人那边,瞧那意思,像是要对张清风他们动手。

    而他旋即,便看到张禹站在张清风等人身前。

    张禹面带微笑,说道:“吕道友,小辈们较量,你急匆匆的跑过来所为何事?”

    “我……”面对张禹的话,吕真人一时间不知如何作答,跟着发现,台上的人全都站了起来,包括台下众人的目光,也都集中在他的身上。

    吕真人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太过着急,有些失态。这若是众目睽睽之下,朝张清风等人动手,一旦把人给打死了,势必得被法办,杀人偿命,道法再高也不能不遵纪守法,胡乱杀人啊。

    他忙收回火符,但脸色依旧难看,沉声说道:“张道友,此番是华山论道,你门下弟子使出如此狠毒的招数,岂不是想要取人姓名。我作为镇海市道教副会长,自然要过来瞧瞧,以免酿成悲剧!”

    吕真人也是狡猾,不能当众说自己是来抢救照阳旗的,于是倒打一耙,说无当道观的弟子下手太重。

    “这点请吕道友放心,我门下弟子还是很有分寸的。他们只是看出那旗子是六丁六甲天罡阵的阵眼,所以予以毁掉,并不会伤人。你看那位罗道友,不也是安然无恙么。”张禹嘴上也不示弱,淡淡地笑道。

    “呵呵……”吕真人干笑一声,那样子比哭都难看,说句实在话,心都在滴血。他硬着头皮说道:“我只是担心则乱,也是怕无当道观的弟子手下没有分寸,若是伤了人命,对谁都不好。”

    “道友说的也是,那贫道就带门下弟子先向吕道友道谢了。”说完,张禹转头看了眼张清风等人,故意说道:“还不快向吕会长道谢。”

    “多谢吕会长。”“多谢吕会长。”“多谢吕会长。”……张清风、李明月等人立刻道谢,不过这道谢声中,没有半点恭敬喝真诚之意。可以说是敷衍,也可以说是嘲讽。

    吕真人觉得那个刺耳,但众目睽睽之下,实在不便发作。再者说,真就发作,他也没有把握赢了张禹。

    索性只能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吞,一甩袖子,转身朝看台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