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1504章 中暑的真相
    张禹在邱祖庙弟子们过来的时候就注意到,这次竟然又带着旗子。

    走在前面的这个孙一龙,好像没什么大不了,张禹扫了一眼,很快发现,自己要找的那个人。没错,适才没躺下的那个罗志平也在其中。

    先前说好了,连斗三场,并没有规定,布阵的人不能相同。

    所以罗志平又在其中,张禹也不能说什么。

    张禹故意问道:“我想问一下,你们邱祖庙这次的阵法,又叫什么名堂?”

    “叫作六丁六甲天罡阵。”孙一龙直截了当。

    说句实在话,整个台上的各派高手,没有一个听说过这个阵法的。

    全真教的一些住持们互相瞧瞧,但是没有出声,只是暗自嘀咕,“六丁六甲天罡阵,什么时候创出来的。”“没听说呀?”“难道说是阵法叠加?”“难道说是我孤陋寡闻,阵法升级了都没听说?”......

    吕真人和周真人自然是明白怎么回事,二人心下嘀咕,看来这老唐真有点办法,换个名目再来一次。

    正一教的人,大体上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连袁真人和张真人也不禁心生诧异,难道全真教又创出新的阵法了。

    可想到刚刚那个六丁六甲丹阳阵,就是那样的不靠谱,眼下这个六丁六甲天罡阵,似乎也不像那么回事。

    但是二人都没有说破,已经到台上坐下的唐真人故意说道:“你们速去摆阵,等待无当道观的道友们赐教。”

    他也是担心,距离看台太近,夜长梦多,还是赶紧去摆阵,离高手们远点。

    “是,师父!”

    孙一龙答应一声,立刻带同众人离开,前往中间的位置布阵。

    所谓的六丁六甲天罡阵,那是临时想出来的名目。六丁六甲丹阳阵的时候,先前还做了准备,起码表面上看起来,像是那么回事。

    这次摆阵,大伙先前也没有准备,仓促之间,就摆了一个最基本的天罡阵。

    只是其中,竖着十二面杏黄大旗而已。

    看到这个,台上的不少人都嘀咕起来,“看起来像是天罡阵啊。”“什么叫看起来,分明就是天罡阵。”......

    张禹微微皱眉,刚刚那个六丁六甲丹阳阵已经把门下弟子都给方躺下了。这次这个六丁六甲天罡,十有**跟先前那个差不多。这样的话,弟子们哪能是对手。

    自己提出来比三场,三战两胜,要是输了的话,无当道观的脸就丢大了。以邱祖庙那帮人的嘴,还不得吹上天,把无当道观的名头往死里头踩。

    见张禹还没动静,吕真人故意说道:“张道友,该你们无当道观布阵了吧。不知道,无当道观会摆出什么样的阵法?”

    张禹心中清楚,门下弟子破不了这个阵。因为这个阵法里面有名堂,而这个名堂,自己现在都没看出来。

    不过有一点能够确定,问题就出在那个罗志平的身上。

    自己必须去点拨一下弟子,要不然的话,还得输。

    张禹淡淡一笑,说道:“先前有点托大,本以为能够连下两局,没有准备更多的阵法。刚刚唐道友下台准备的时候,我有点心事,一时忘了下去,现在得赶紧下去交代一番,请诸位稍等。”

    说完,他就站了起来,朝台下走去。

    先前两次交手,加上这第三次,每次唐真人都亲自回去安排一下。

    张禹前两次都没有下去,显然是对门下弟子十分的自信。这次提出下台,摆明是没有把握,需要提醒一下弟子。当然他说的理由也没有问题,旁人也说不出别的。

    “那道友请便。”吕真人平和地说道。

    在吕真人看来,不管张禹怎么准备,到时候都是白费,根本不可能破掉照阳旗。除非是张禹亲自出马,但显然是不可能的。

    张禹朝台下走去,他走的比较慢,时不时地还要看一眼台下邱祖庙那边布置的阵法,就是一个最基本的天罡阵,没什么大不了。

    看来问题肯定是在刚刚唯一站起来的那个罗志平的身上没跑。

    可这小子的身上会有什么玄机呢?

    张禹有点后悔,先前要是使用天眼,查看一下就好了。

    不过按照经验分析,不可能是用什么能够做到让人中暑到底,即便是有这样的道法,如此距离,弟子们又摆的阵,绝不能一下子就奏效。

    所以张禹渐渐能够确定,这里面必然有什么法器作祟。否则的话,如何会这般。

    想通这一点,张禹已经来到台下,无当道观的阵营。

    弟子们见他亲自过来,一个个纷纷打起招呼,“师父。”“师父。”......

    张禹点了点头,说道:“王春兰他们的情况如何?”

    “还没起来呢,像是中暑了一样。”大弟子张清风说道。

    “带我去看看。”张禹说道。

    众弟子让开道路,张清风、李明月带着张禹朝后面走。

    很快就见王春兰、杨得胜等十三名弟子躺在地上,连说话打招呼的力气都没有。赵秋菊领着几个弟子在旁边照看,见张禹过来,赵秋菊连忙说道:“师父,您来了。”

    “把过脉了吗?”张禹问道。

    “把过了,像是中暑,又有一点不像。”赵秋菊如实说道。

    “哦?”张禹知道赵秋菊的医术,在弟子中算是最好的了。

    他来到王春兰的旁边,蹲下身子,拿起王春兰的手腕,手指搭在脉门之上。

    中暑的常见症状是突然闷倒,昏不知人,或身热烦躁,气喘不语,牙关微紧;或口开齿燥,大汗或无汗,甚者昏迷不醒,四肢抽搐。

    王春兰等人的症状跟中暑相同,可不管是何等症状的中暑,有一点是想通过的,那就是脉象发虚。

    可王春兰的脉象,并不发虚,也算正常。

    张禹跟着又给杨得胜等几名弟子诊脉,大家中暑的症状一样,就是脉象不虚,看起来大概有一个小时,便能自动好转。

    确定了没有大碍,张禹松了口气。他重新回来抓起王春兰的脉门,这次没有诊脉,而是用心眼察看起王春兰的三魂七魄。

    天地命三魂正常。七魄之中,一魄天冲,二魄灵慧,三魄为气,四魄为力,五魄中枢,六魄为精,七魄为英。

    别的魄没有半点问题,但此时此刻,在王春兰心轮的力魄之上,缠着一条白丝。

    力魄在心轮上,并同时与双手心和双脚心相连。在心轮的力魄,以及双手掌心和双脚脚心上的力魄,现在都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