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1495章 姗姗来迟
    一众道观的头头脑脑都聚集在一起,还专门搭了一个看台。按照层次落座,中间的两位便是袁真人和天师府的张真人,袁真人的旁边坐着吕真人,张真人的旁边是空出来的,摆明是留给张禹。其他的人,依次就坐。

    大家伙互相瞧瞧,张禹人还没来。

    吕祖阁的周真人故意说道:“张道友这当了国家道教协会的常务理事,加授了正一教的**师之后,人马上就不一样了,这个点竟然还没来。看这派头,有点把自己当成道教协会会长的意思。”

    这话一落定,马上又有一个正一教道观的住持说道:“不会是自知不敌,不敢来了吧。”

    “怎么可能呢,人家张道友现在是正一教的无当**师,哪里会不敢来。就是这谱,现在比较大,不能跟以前同日而语。”这次开口的是阳春观的吕真人。

    谁都知道,这是全真教的人故意挑拨,但是听了这话,袁真人的脸色多少也有点难看。

    你张禹虽然是加授了正一教的无当**师,又是国家道教协会的常务理事,也不用这么摆谱吧。你是**师,我也是**师,你是常务理事,我也是常务理事,而且我还是镇海市道教协会的正牌会长,你至于比我来的还晚么。

    正一教各派的人,不少人也都是如此,觉得张禹太能摆谱了。天师府的张真人一句不说,他带来的人,都在后面,现在不禁也有人等的着急。

    张银玲站在视线比较好的位置,她撇了撇嘴,小声嘀咕道:“什么人呀,昨天才加授的**师,今天就摆谱了。”

    李如轩站在她的旁边,生怕师妹的话被人听到,赶紧说道:“还没到点呢,咱们又不是镇海市道教协会的,轮也轮不到咱们发表意见。”

    “咱们不是镇海市的不假,可咱们都是正一教的,他张禹也是代表咱们......”张银玲马上顶撞起师兄来。

    可不等他的话说完,远处的山道那边,就响起了喧嚣的声音,“来了来了。”“无当道观来了。”“好大的阵势啊。”......

    听到这些人的声音,台上的人一起看了过去。

    很快就见从山道下走上来四个年轻道士,前头左右两边的旗帜,各写着“道”字;后面的两面,分别画着偌大的八卦图案。

    前面的四个旗手过去,又是一片旌旗,分别是青龙旗、白虎旗、朱雀旗、玄武旗。

    随着一片旌旗走过,又是一面偌大的杏黄旗,需要两名旗手一左一右的举着。旗上四个大字无当道观。

    在这面大旗之下,走着一个青年道士,道士穿着一身八卦仙衣,头戴道冠,行走端正之中透着一股飘逸,端是仙风道骨,不是张禹,又是何人。

    在张禹的身后,左右两侧是四大弟子,张清风、李明月、王春丽、赵秋菊。四个弟子手中,有的端着托盘,有的怀抱法器。

    再往后,清一色的弟子背着桃木剑,抱着拂尘或者葫芦,分为两排,是浩浩荡荡。

    海华山顶的众人一看到这个架势,不少人都是一愣。要知道,这个牌面一般都是白眉宫和阳春观摆出来的,张禹今天也摆出这个牌面,分明是告诉各派,无当道观现在已经可以和白眉宫、阳春观并驾齐驱了。

    当然,若说无当道观赛过白眉宫,现在还不够资格。若非比肩阳春观,也无不可。论身份和地位,张禹在镇海市是道教协会的副会长,在国家道教协会是常务理事,又是正一教的**师,丝毫不在阳春观之下。只是两派不同罢了。

    不过阳春观也有一个特权,那就是跟白眉宫一样。白眉宫有在镇海市授纂的权力,阳春观有在镇海市授戒的权力。

    张禹的无当道观,自然没这个能力。

    如此高调前来,也是有原因的。接连的两次道教大会,张禹可没少被各家道派挤兑,明摆着是欺负人。若说有钱,白眉宫、阳春观都有钱,怎么不找他们要。

    所以这次张禹到来,就是显示出无当道观的实力。老子今天一来是正一教的**师,二来是国家道教协会的常务理事,岂容你们这些小鱼小虾造次。

    他的队列直奔看台而去,看台上的各家道派看到这个阵势,也不禁暗自咂舌。

    要知道,无当道观是今年才注册的,才短短多长时间,就有今天的牌面了。门下弟子众多,镇海大学宫观管理专业的毕业生,除了去白眉宫和阳春观,基本上都去他那边了。眼下来了,最少有一百七八十人。

    同样是修道的,张禹二十出来就是**师了,实力超群,还有各种头衔。说实话,没有人羡慕嫉妒恨,那是假的。

    上官宁作为白眉宫的掌门弟子,现在有资格站在台上。看到张禹如此派头,心头不由得乱颤,“这就是爷爷给我选的人......他也是道士......无当道观......无当道观为什么在他的手里,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就能如此兴盛......”

    她是在心中嘀咕,张银玲看到张禹这般派头,忍不住说道:“哇!这么帅!”

    旁边的李如轩见师妹来了这么一句,皱眉说道:“你刚刚不是还说他摆谱吗?”

    “二十来岁,就已经是**师了,除了我太太爷爷能做到之外,也就是他了。摆摆谱怎么了,你要是二十来岁也能成为**师,那你也摆谱。”张银玲撅着小嘴说道。

    “我......”李如轩委屈啊,还带这样的。

    “他也姓张,我们天师府都姓张......也许五百年前是一家也说不定......”张银玲又嘀咕了一句。

    李如轩这个汗,忍不住小声来了一句,“张三丰还姓张呢,你怎么不说跟天师府也是一家。”

    他的话,自然逃不过张银玲的耳朵,张银玲马上斜了他一眼,撇嘴说道:“我们姓张的适合修道,你们姓李的就不行。”

    “拉倒把,老子就姓李,叫李耳。”李如轩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

    “你......”张银玲差点被李如轩这一句话给顶的背过气去。她见说不过李如轩,恨的跺了下脚,“以后不理你了!”

    再说张禹,他姗姗来迟,在万众瞩目之下,终于来到观看台下。

    他先打了个揖手,客气地说道:“诸位道友有礼,我无当道观因为路途稍远,赶上塞车,故而有点迟了,还请诸位道友莫要见怪。”

    “张道友严重了。”“道友客气了。”“道友快请上座。”......

    台上的各派道士纷纷跟张禹客气,心中却是暗说,你要是想早点来,那也早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