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1488章 宣战
    张禹坐在台上,能够清楚地看到台下众人疑惑的表情。

    他又扫了眼袁真人和吕真人,然后平淡地说道:“师伯、吕道友,二位看这事......”

    听了这话,袁真人心中冷笑,你张禹是真有办法,怪不得这么有恃无恐。

    但她隐隐能够猜出来,在三天之前,张禹应该是没有这纸任命的,就在这三天的功夫,张禹就从国家道教协会弄到了这个。这未免也太有办法了。

    袁真人故意看向吕真人,她知道吕真人看到了任命,想要瞧瞧吕真人怎么收场。

    “吕道友,投票的事情,是你提出来的,你现在怎么看?”

    无当道观现在成为国家道教协会的成员了,还是常务理事。可以说,镇海市的道教协会即便强行给无当道观给除名了,那无当道观依然合法,毕竟是国家道教协会的成员。

    反过来说,张禹是国家道教协会的理事,无当道观是国家道教协会的成员,那就说明人家是受到国家道教协会认可的。你们镇海市道教协会现在要是把张禹的无当道观给除名了,那是不是不给国家道教协会面子?

    国家道教协会,最大的道教协会这边刚给张禹任命,你们镇海市就干这种事,摆明着是打国家道教协会的脸。你袁真人瞧不起谁呢?

    所以,袁真人直接把球踢给了吕真人,你要是还组织投票,那是你的事。你一个国家道教协会的理事,就想在镇海市开除国家道教协会的常务理事,惹出麻烦是你的。

    吕真人哪能不明白其中道理,现在开除了张禹,对于无当道观没有半点影响,反倒是给自己惹一身麻烦。这不成了枉做小人么。

    再者说,开除现在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国家道教协会的常务理事,你说在镇海市道教协会给除名就除名了,请示过国家道教协会吗?

    “呵呵......”吕真人干笑一声,跟着探身看向张禹,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不想张道友竟然不声不响的进入了国家道教协会,还成了常务理事,实在是恭喜恭喜。”

    这话一出口,现场立时哗然。

    “什么?进国家道教协会了。”“还是常务理事。”“我的乖乖,真的假的。”“好像吕真人才是理事,都没混上常务理事。”“就袁真人是国家道教协会的常务理事,一个省好像就一个名额。”“这张禹是怎么进去的?”“天晓得。”......

    贾真人也诧异地看向张禹,他刚刚就觉得有问题,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收的这个徒弟,不仅本事大,办法还这么多,简直无法想象。

    远处站着的上官宁,眼珠子都差点从眼眶里掉出来。开什么玩笑,稀里糊涂的就进入国家道教协会了,还弄了一个常务理事!

    要知道,国家道教协会的常务理事,大体上得是本省道教协会的会长。

    张禹就是镇海市道教协会的副会长,排名还在吕真人之后,结果竟然成为国家道教协会的常务理事,简直无法想象。

    国家道教协会内部,一向是有平衡的,多出一个常务理事,很有可能影响到内部的平衡,所以常务理事的头衔不会乱给。

    现在给了张禹,可以说无当道观日后在国家道教协会内部,那是举足轻重的。

    张禹面对吕真人的恭喜,微笑着说道:“多谢吕道友,说真的,若没有道友的鼓励,我恐怕还真难取得今天的成绩。”

    这话的意思也很直白,要不是你特么的逼我,老子才不会想办法进入国家道教协会,也不会成为什么常务理事。

    吕真人这个尴尬,却没有半点脾气,只能硬着头皮说道:“张道友既然能到了国家道教协会的认可,投票的事儿,也就休提,大家和和气气......呵呵呵呵......”

    他的笑容,比哭都难看。

    袁真人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像是在说,这就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吕真人当众表态不投票了,全真教的人一下子全都傻了眼。不过他们也知道,以张禹现在的身上,再投票把人家给开除,那也是不可能的了。

    来的时候,众人气势如虹,一个个都想分一块肉吃。搞这么大的阵势,结果成了白折腾,不少全真教的人都低下头去。

    正一教这边的人,当然跟张禹不对付,原本也是想凑热闹,分点好处。

    张禹突然成为国家道教的常务理事,让他们打消了念头不说,反而认定,张禹是不能轻易得罪的。

    眼瞧着全真教的人,好似斗败的公鸡,他们不禁好笑。

    长寿观的钟真人淡淡地来了一句,“忙活了半天,忙活出一个常务理事,真是有趣。怪不得人家进来就说考虑好了,一定会让某人满意,现在看来,你们是满意了吧。”

    他的声音不大,边上的人倒也听的清楚,摆明是冷嘲热讽。

    邱祖庙的唐真人距离他不远,自然听得到。

    张禹刚进来的时候,就是他唐真人将人家给拦住,质问张禹有没有考虑好。

    当时还以为张禹是认怂了,此刻回想起来,张禹那分明是有恃无恐,赤果果的嘲讽。

    唐真人直接是面红耳赤,刚刚是被张禹给当猴耍了。此事会议结束之后,必然也会成为正一教嘴里的大笑话,茶余饭后的谈资。

    上次自己的徒弟已经给他丢一次人了,这次自己又把人给丢到家了。以后邱祖庙还怎么在镇海市立足。

    他越想越是生气,旋即想到之前和吕真人的商定。

    先前的说法是,如果张禹不妥协,就把张禹给踢出道教协会。如果张禹妥协,那邱祖庙就向张禹提出来二次华山论道,把上次的场子给找回来,算是给张禹双重打击。

    不曾想,事情出了偏差,张禹没妥协就把问题给解决了。

    唐真人心中恨恨,已经顾不得其他,他猛地站了起来,大声说道:“我有话说!”

    这一嗓子,马上让在场众人吃了一惊,一同把目光集中在他的身上。

    袁真人见他突然跳出来,也有点好奇,于是问道:“唐道友有何话说?”

    “袁道友、吕师兄、张道友,投票的事情,不提也就罢了。我现在要说的是,上次我门下弟子与无当道观门下弟子在海华山论道一事。张道友当时亲自出手,坊间又有各种传闻,令我邱祖庙颜面扫地,我门下更是心中不服。此时此刻,我想替我门下弟子当众向张道友的门下弟子,发起二次华山论道之约,不知道张道友门下可敢答应?如果贵派敢答应的话,咱们就在明天于海华山光明正大的论一论,也请在座各家道派做个见证!”唐真人瞪着眼珠子,大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