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1487章 还投不投票了
    “什么?”“作罢!”“你这什么意思?”“这算什么?”“戏弄我们呀。”“耍戏人呢!”“我可是大老远挤二路车来的。”“这就是满意的答复,谁满意了!”......

    张禹的话一落定,会场登时大哗,无数道派聒噪起来,显然对于张禹说法都不满意。

    而张禹丝毫不在乎,脸上仍然带着微笑,缓缓地坐回椅子上。

    坐在他旁边袁真人扫了他一眼,心中暗说,你小子胆子不小呀,等下就看看,你能怎么收场,到时候可别说我白眉宫不帮你。

    坐在张禹另一侧的,还有临度师贾真人,贾真人轻轻皱眉,为张禹捏了把汗。这可是大事,一旦引起道教协会所有成员的不满,那事情就糟糕了,张禹势必要被清除出道教协会。

    更为着急的是站在远处的上官宁,她手心上都冒出汗来。对方就是要钱,你现在这么有钱,少拿出来点,就把他们给打发了,难道真的要抗衡到底。这样一来,吃亏的是你张禹,还有无当道观。无当道观刚有起色,这要是被道教协会给除名,不就完了么。

    聒噪的声音,慢慢停歇,紧跟着,邱祖庙的唐真人就站了起来,朗声说道:“无量天尊,张道友,你适才说的好好的,难道这就是给我们的答复。你要知道,你这可是用道法赚钱,乃是我道家大忌。这个说法,我们可不认同,若是你一意孤行,就不要怪我们不顾道门情谊了!”

    他是最痛恨张禹的,上次弟子被打的事情,已经成为笑柄。所以,这种机会他一定不会放过,绝不能让张禹好受了。

    “无量天尊,张道友,唐道友说的一点没错......”吕祖庙的周真人跟着站了起来,正色地说道:“你犯下道家大忌,又一意孤行,那就不要怪我们不顾道门之谊了。”

    “对!那就不要怪我们不顾道门之谊了!”“没错!张道友,你若是这般,就不要怪我们了!”“实在是太过分了,我们清凉观已经看不下去了。现在就别怪我们不顾道门之谊了!”“我们三清观也看不下去了。”......

    有唐真人和周真人带头,下面那些小道观又都纷纷喊了起来。

    现场那叫一个热闹,跟菜市场都没什么区别了。

    袁真人也不阻止,只是时不时地看一眼张禹,看一眼吕真人。

    袁真人也是狐疑,张禹的胆子怎么这么大,难道还有什么依仗吗?不太可能啊。难道说,不想在道教协会里玩了,只想当商人,要是这样的话,谁也没办法。但是你的无当道观,只怕就得被取缔了。

    “咳咳......咳咳......”终于,吕真人重重地咳嗽了几声。

    会场安静下来,大家伙一起看着吕真人。谁都明白,现在该吕真人出手了。

    吕真人朗声说道:“上次的会上,原本就打算举手投票,看看废除无当道观在道教协会的资格。考虑到袁真人的面子,这才给了张道友三天考虑的时间。现在期限已到,张道友的说法,大家伙也都听到了。袁道友,我想现在是不是可以对无当道观的道教协会成员资格进行投票了?”

    说完这话,他看向袁真人。

    要知道,眼下都不会针对张禹的副会长头衔,直接就是针对道教协会成员的资格。没了这个资格,副会长直接也就没了。

    袁真人心中暗说,张禹啊张禹,你可真是个犟种,宁可退出道教协会,也不舍得钱。

    既然这样,谁也没有办法。涉及到大家伙的利益,估计到时候一投票,连正一教这边都得举手赞成。

    袁真人看向张禹,说道:“张禹,吕道友提议投票,你还有什么说的吗?如果没有,现在就要投票了。”

    “我还真有话要说。”张禹微笑着说道。

    “那请讲。”袁真人平和地说道。

    “咳咳......”张禹故意清了清嗓子。

    可没等他开口,台下后面就有一个家伙喊道:“你说别的没有用,必须按照吕真人的提议,拿出股份给道教协会。”

    随即,又有人接茬说道:“现在40%都不行了,最少50%!”

    “对!最少50%!”......

    坐在后面的都是一些小道观,根本叫不上名字,这次前来,根本就是起哄的,尽可能的分一杯羹。

    反正他们看眼不怕乱子大,道观横竖都这样了,也不怕你张禹报复。

    吕真人、唐真人、周真人得意地看着张禹,眼下就算是张禹认怂,都得扒他一层皮。

    然而,张禹不慌不忙,从怀里掏出来一个文件袋,转手递给了袁真人。

    “师伯,请看这个。”张禹用不大的声音说道。

    袁真人接过文件袋一瞧,只见上面有硕大的“国家道教协会”的字样。

    “嗯?”她沉吟一声,旋即将文件袋给打开。

    吕真人坐在袁真人的另一侧,同样也看到了信封上的字样,这让他心中也充满了好奇,目不转睛的盯着瞧。

    袁真人抽出里面的文件,红头文件的标题是“委任书”。再往下看,内容很是简单,特邀无当道观为国家道教协会的成员道观,而无当道观的方丈张禹为国家道教协会的常务理事。

    看完上面的内容,袁真人不由得大吃一惊。

    要知道,她白眉宫也是国家道教协会的成员,她袁真人也是国家道教协会的常务理事。两个人可以说,一下子就在国家道教协会里平起平坐了。

    更为吃惊的还不是她,而是旁边的吕真人。吕真人也看到了上面的内容,瞬间就傻了眼。

    阳春观也是国家道教协会的成员,可他吕真人只是国家道教协会的理事,并非常务理事。在档次上,差袁真人一头。眼下可好,又被张禹给压了一头,这还有天理么。张禹的这个国家道教协会常务理事是谁任命的呀?

    当然,他也清楚,这种事是不可能有假的。张禹若是干造假,那就是全国道家的公敌了,无当道观瞬间就得被取缔,甚至还有可能更惨。

    “国家道教协会常务理事......”吕真人心下嘀咕,脑门子上都冒汗了。

    台下的人和台上坐在两侧的人,根本看不到袁真人手中文件写的内容。只是任谁都能看出两位真人神情大变,张禹则是从容自信。

    特别是吕真人,脸上写满的错愕之色,仿佛是活见鬼了。

    大家伙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免小声嘀咕起来,“这是怎么了?”“上面写的啥?”“我拿知道。”“吕真人这是怎么了?现在没动静了。”“咱们这股份,还能不能有了?”“不是投票么,怎么一下子就没动静了。还投不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