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1484章 果然
    邱见月和张禹、温琼、孙大夫出了病房,两个保姆没有跟着,两个护士则是留在病房内给邱明堂量量血压什么的。

    病房是套间,他们都没在外间屋说话,而是来到走廊,一直去到尽头的墙角。

    “孙大夫,我父亲的情况怎么样?”一停下脚步,邱见月就急切地问道。

    “癌细胞已经被切除,前些天恢复的很好,不像是有再生的可能。可是今天给老爷子做检查的时候,意外的发现,癌细胞又复发了。”孙大夫说到最后,无奈地摇了摇头。

    通常来说,癌症就是这样。如果发现的早,切除之后,就不容易复发,能够保住性命。

    可如果是中后期,那基本上就相当于判了死刑。即便做手术切除,癌细胞还会复发。二次复发的时候,可谓是神仙难救,就算是在手术也没有用了。

    听了这话,张禹即刻又想到那个小木人。看来跟自己当时的猜测一样,确实是有人得了重病,正在治疗,这是想要借一条命给顶过去。

    如果说,借命成功的话,露露的母亲死掉,那邱明堂的癌细胞切除之后,很有可能不会复发,保住这条命。

    可惜的是,遇到了张禹。

    借运这种手段,那是绝对的旁门左道,张禹即便是会,也不会使用,同样也不准门下弟子轻易使用。要知道,借财运什么的,就已经够过份的了,更不要说是借命了。

    张禹有吸运**,而且吸来的运气还能给转化为真气。饶是如此,张禹都不会轻易使用,除非遇到了那种可恶之人。这一招实在是太过有违天道,有悖人伦。

    邱明堂癌细胞复发,可以说是报应,也可以说天意,命该如此。

    但要是说邱明堂是什么恶人,张禹从面相上没看出来,倒是慈眉善目,应该是个好人。人都躺在病床上了,还劝儿子不要在他的身上乱花钱,应该多做善事。

    这可不是说临时表演的,张禹能看出老人的真挚。

    “那怎么办?不管花多少钱,我都要把我父亲治好!”这时,邱见月严肃地说道。

    张禹下意识地打量起邱见月,此刻的邱见月,瞪着眼珠子,有点吃人的意思,可见心情的急迫。张禹上次就看过邱见月的面相,手里是有人命,说是善良之人,实在看不出来。当然,邱见月以前是特种兵,萧洁洁还说人家是兵王么,若说执行任务杀过人,似乎也很正常。

    “邱先生,令尊的病,不是钱的事情了。我们医院已经尽力,用了最好的医疗设施,最好的药物,真的是回天无力,顶多是能让老人家多撑些时日。哪怕是去外国治疗,我看......也差不多的......”孙大夫说着最后,无奈地摇了摇头。

    癌症晚期,手术一次又复发了,即便现在去国外,基本上就是这么回事,谁也救不了。

    这一点,连张禹都可以肯定,谁也没办法,包括他张禹在内。除非是真能炼出什么灵丹妙药,当然张禹也没有那个材料。

    “你们......”邱见月恨恨地指向孙大夫,似乎就要发作,但随即压住火气,将手放了下来。他苦笑一声,摇头说道:“算了算了,我知道你们也尽力了......这样吧,好好照顾我父亲,我再想想办法,看能不能找到什么偏方......”

    “放心好了,我们医院一定会用最好的药给老爷子治疗。”孙大夫认真地说道。

    邱见月叹息一声,跟着看向张禹和温琼,说道:“多谢二位陪我来医院,我父亲恐怕......我想多陪陪他......”

    温琼看了张禹一眼,随即又看向邱见月,温和地说道:“这也是应该的,咱们一起进去看看老人家吧。”

    “嗯。”邱见月点了点头。

    刚刚温琼看张禹,只是在征求张禹的意思,她知道张禹的本事大,但该怎么办,你自己拿主意就好。

    对于这种绝症,张禹也没办法,就算有办法,这种事他也得掂量掂量。毕竟,对方都能干出借命这种缺德事,让他去救这样的人,几乎没有可能。

    他们重新回到病房,刚刚进去的时候,也没介绍,这回进去,邱见月给父亲介绍了一番。张禹和温琼也陪老人家说了几句话,然后由张禹提出告辞。

    温琼见张禹提出要走,她也起身说道:“邱总,我就不在这里打扰老人家休息了,正好让张总送我一路。”

    “那也好,我送你们出门。”邱见月点头。

    他将二人送出房间,望着二人进到电梯下楼之后,便掏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号码。

    张禹和温琼下楼,也不说话,现在温琼的身份终究是“翁星竹”。

    来到停车场,张禹的两个司机都在那里等着,先一同上了车,让司机开车走出老远,张禹这才吩咐停车。

    他跟着让二人自己搭车走,自己亲自送“翁小姐”回家。

    司机一听老板这么说,马上会意,这肯定是老板要泡妞,哪敢当电灯泡,乖乖的打车离开。

    张禹不会开车,开车的任务自然是交给温琼了。他俩在前面重新坐好,由温琼开车前往镇东区。

    先前有人,二人不方便说话,现在没有他人,张禹笑着说道:“阿姨,您可真是演技派,你演的翁小姐,一点破绽也没有。”

    “小猴崽子,少来取笑我。不过你倒是挺聪明的,知道不能让我单独跟他走。”温琼一边开车,一边笑着说道。

    “那是当然,你要是这么跟他走了,我哪能放心啊。”张禹连忙说道。

    温琼白了他一眼,撅起小嘴说道:“还蛮会讨人喜欢的。”

    她现在顶着潘云的身体,穿的又是那种抹胸的衣服,性感妖娆。此刻撅起小嘴,显得既是俏皮,又是诱人。

    “多谢阿姨夸奖。”张禹嬉皮笑脸,接着说道:“对了,这个邱见月,就是潘云要调查的对象吗?”

    “肯定是没差了。”温琼说道。

    “他是涉嫌什么案子呀?”张禹好奇地问道。

    “这丫头不告诉我,说是什么最高机密!”温琼撇了撇嘴,有点不满地说道:“就像我挺稀罕知道一样,连自己老妈都信不过。”

    “这也是她的工作,阿姨就体谅一下她。”张禹赶紧陪笑着说道。

    “你小子,还帮她说起话来了。”温琼故意横了张禹一眼,心里却是十分高兴,她又说道:“我要是不体谅她,今天能帮她出来么。不过这种事,下次是绝对不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