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1482章 病情恶化
    “刚来就走!我再不走,我怕被你们父子活活给气死!”戚光恨恨地说道。

    老爷子跟着一用力,甩开戚桐伟的胳膊,又指着儿子,怒声叫道:“马上把这件事给我摆平!”

    “是、是……”戚桐伟冷汗直冒,不住地点头答应。

    媳妇阳春雪都吓得不敢出声了,只管低着头。

    “还有……大米科技明天就移交给二房!如果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那你以后就专心养你的花草去吧!”老爷子这次根本不跟戚桐伟商量了,直接下达命令,然后拔腿就走。

    戚武宣扶着爷爷,一句话也不说,戚桐辉则是朝哥哥无奈一摇头。仿佛是在说,跟我无关。

    只有朱丹,满脸得意地看了眼阳春雪,颇有点示威的意思。

    戚桐升拉了把女儿戚玲玲,赶紧去送老爷子。很快养龙亭这里就只剩下戚桐伟两口子。

    阳春雪的心中又气又恨又着急,见人都走了,她才咬着牙说道:“桐伟,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会这样?”

    “我、我怎么知道!”戚桐伟皱眉说道。

    “你不是说,先生已经把那些宝物都给偷走了么,张禹是欲盖弥彰、瞒天过海,武耀去揭穿他,是万无一失!现在……武耀反而成了大笑话,就连咱们辛辛苦苦拿到手的大米科技都要交给二房……要是这样的话,以后家里还有咱们立足之地么……”阳春雪急切地说道。

    “我这不是正在想,到底发生了什么吗?”戚桐伟也没什么好心气,“先生明明说已经得手,天晓得张禹为什么还能拿出真的宝物来。气死我了!”

    说完这话,戚桐伟的牙关差点没咬碎了。

    “先生说得手,那怎么还会有真的……你说……”阳春雪正说着,脸上突然露出狐疑之色,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怎么了?”戚桐伟疑惑地问道。

    “你说会不会是先生表面上帮咱们,其实暗中已经被二房收买,在这件事上算计咱们……”阳春雪猜测道。

    “这不可能吧……”戚桐伟轻轻摇头,“二房一直都在南都,先生都是在这边……先生虽然脾气古怪,但也不可能说参与咱们家族中的事情……之所以帮我,那也是看在老爷子的面子上……”

    “如果不是先生算计咱们,怎么会这样?”阳春雪又道:“要不然,你现在给先生打个电话,问问是怎么回事?”

    “先生的心气不顺,我看暂时先不要打电话,等我晚上亲自走一趟,问问出了什么状况。咱们的当务之急,是赶紧给戚武耀擦屁股,你现在赶紧联系这兔崽子,了解一下详细情况。如果真的是他做了什么承诺,咱们戚家不能背上食言而肥的骂名,下午就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开道歉,该花多少钱就花多少钱。”戚桐伟皱眉说道。

    “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阳春雪赶紧点头。

    他们两口子想办法给儿子擦屁股,而戚武耀在从无当集团逃出来之后,就赶紧上车回家。

    今天这个人可丢大了,他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但他心中也在纳闷,明明说先生得手了,这是怎么回事,不带这么坑儿子的吧。

    他准备回家问问老爹,这算什么?

    车子开的也快,一路狂飙,闯了好几个红绿灯,赶到龙湖山庄。车子开进山庄没多远,他就看到有几个人朝外面走,这几个人他都认识,走在前面的是爷爷和自己的堂兄弟戚武宣,后面还有二叔、三叔一家。

    见到爷爷到来,戚武耀也不知道是老爷子现在的心情,他赶紧停车,朝老爷子跑了过去,“爷爷、爷爷……您来了……”

    戚光火气正大,儿孙都在劝他,勉强压下点火气。此刻一看到戚武耀这个龟孙子跑来,戚光的火气一下子又被勾起来了。

    戚光指着戚武耀骂道:“别管我叫爷爷,我没你这么争气的孙子!”

    “我……”本来见到爷爷,还兴冲冲的戚武耀一听这话,立刻石化,“爷爷……我怎么了……”

    “你怎么了?你还有脸问我!戚家的脸都让你丢光了!滚!”戚光嘴里骂着,从戚武耀的身边走过。

    其他的人又赶紧劝说老爷子,倒是戚玲玲和戚武耀的关系不错,朝戚武耀挤了挤眼睛,又往院子里指了指,低声说道:“去养龙亭……大伯在那边……”

    “啊……”戚武耀都傻了眼,什么都没干,就被劈头盖脸的骂。现在听妹妹这么说,他赶紧点头,不敢再招惹爷爷,立刻朝里面跑,想要问问老爹老妈,又出什么事了。

    镇东区,方家私房菜。

    酒店之内,现在十分的热闹,高朋满座,推杯换盏。

    来无当集团参加献宝仪式的人,几乎都来了,只有潘云等少数几个人,提前走了。

    潘云之所以告辞,那是因为她很有自知之明。自己是顶着老妈的身体来的,以“温琼”的身份,要是到这里吃饭,必须是主角。主动来个“温琼”敬酒的人还能少了。

    潘云虽说也有点酒量,可喝酒是小,场面上的事情,并非她所擅长,万一露出什么马脚,万一给老妈惹出什么麻烦,那就糟了。

    所以她也不吃饭,推说区政府还有事情,直接就走了。对于女儿如此表现,温琼还是比较满意的。

    这种场合,吃饭也是要分座次的,养文宾和政府官员坐在首席,后面各有排场,张禹算是主人,他不能坐下吃饭,得挨桌敬酒。

    温琼和邱见月坐在第三席的位置,也算是档次比较高,同桌的还有蒋宪彰等人。

    正喝着呢,邱见月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铃铃铃……”

    “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邱见月显得彬彬有礼,跟着掏出手机接听。

    “喂,你好……啊……怎么会这样……好、好……我马上就过去……”

    等他挂了电话,温琼故作关心地问道:“怎么了?”

    “是医院打过来的,我父亲的病情突然恶化,我得立刻赶过去……”邱见月焦急地说道。

    “怎么出这样的事了……”温琼马上拿出一副关心之色,但也就是随口一说,“那我陪你去吧……”

    她本来就是意思意思,邱见月要是说不用,也就这么过去了。

    不曾想,邱见月竟然点头说道:“那也好,才想起来我喝酒了。就麻烦你,帮我开车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