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1478章 自己找不自在
    张禹的这番说法,当即令接收小组的成员和刚刚上台的专家们连连点头。

    毕竟戚武耀质疑台上的东西是假的,那就是质疑他们。尤其是那位博物馆的老馆长,一直压着火气呢,就你们这些小崽子,还敢怀疑老子的眼光。你们算老几啊?

    张禹不仅让戚武耀道歉,还让戚武耀给文物保护事业捐款十个亿。这笔钱可不少,在场的这几家部门,也有可能分到钱,更加的喜悦。

    不过他们同样也纳闷,戚武耀这是怎么回事?脑子有病,还是怎么了?

    适才一直看戚武耀气势汹汹,显然是有百分百的把握,专家之中难免也有人怀疑起自己的眼光,但不管怎么样,等鉴定之后,一切自然会大白。

    温琼和邱见月坐在第二排,她是顶着“翁星竹”的名头。此刻见到张禹这般说,不禁满意地点了点头。这个做法,实在是太好了,既能给戚武耀点颜色看看,同样还能收买人心,赚个好名声。

    只是温琼也有点糊涂,戚武耀哪里来的自信?

    坐在她旁边的邱见月,除了在看热闹之外,偶尔也会将目光转过来看向温琼。

    见温琼又是满意的点头,脸上又露出狐疑,邱见月不禁仔细观察起来。

    温琼何等人物,别人注意她,她立刻就觉察到。

    温琼的脸上露出自然的笑容,说道:“有趣,真有趣。”

    “怎么有趣了?”邱见月微笑着问道。

    “台上的张禹有趣,这位戚先生更有趣。”温琼低声说道:“对了,你猜台上的东西,是真是假?”

    “这个......”邱见月迟疑一下,说道:“两个人都很自信,仿佛都很有把握,一时间让人还真叫人难以分清楚。你怎么看?”

    “这里面肯定是有问题,要不然的话,戚武耀怎么可能这样说。可若是真有问题,刚刚鉴定的人又不是瞎子,不可能看不出来。现在如果让我选,我就选择是真的......”温琼说完,故意顽皮地一笑。

    “那咱俩不妨打个赌。”邱见月笑道。

    “赌什么?”温琼好奇地问道。

    “你既然选择是真的,那我就选择是假的。如果你赢了,我答应你一件事,如果你输了,就答应我一件事。”邱见月微笑着说道。

    “那得看是什么事?我的那点本事,可比不上你,别到时候你说的事情,我办不到就糟了。”温琼故意笑道。

    “都得是对方力所能及的事情。”邱见月笑道。

    “好吧。”温琼微笑点头。

    邱见月这么做的目的,温琼不能确定,但有一点她可以肯定,那就是张禹不会输。

    这功夫,众人的目光都聚焦在戚武耀的身上,也有人在窃窃私语,只等待戚武耀的回答。

    戚武耀迟疑了一下,他也明白,要是不答应张禹那就没办法上去对瓷器进行重新鉴定,也显得自己怂了。

    想要父亲已经给轮椅人打过电话,那边也说得手了,那就肯定得手了。现在张禹喊得口号这么响,明摆着是在忽悠,自己绝不能被张禹给吓退了。

    拿定主意,戚武耀正色地说道:“好,我答应你!如果我输了,就按照你的说法,不仅向你道歉,还请刚刚跟我一样对你质疑的行家们向刚刚鉴定的接收组和专家们道歉。并且给国家的文物保护事业捐款十个亿!”

    “哗!”......

    这话一出口,现场就是一片哗然。

    简直无法想象,戚武耀是哪来的自信。

    对于张禹和戚武耀之间的矛盾,现场知道的人不多,最多也就是知道,在耀文慈善拍卖会上,张禹抢了戚武耀的风头,拿了状元,戚武耀只能屈居第二。

    难不成,是因为这个?

    又有人小声议论起来,“到底是真是假?”“不知道啊,这戚武耀也太自信了,似乎有百分百的把握确定台上的东西是假的。”“如果真是假的,他是怎么知道的。”“这谁清楚,但这里面,估计肯定有毛病。”......

    猜测的声音不大,张禹也不理会这些人说的,他只是面对戚武耀,郑重地说道:“好!既然戚兄答应,那咱们就对台上的东西重新鉴定。虽说空口无凭,但在场这么多嘉宾和记者朋友,我想戚兄也不会失言。只是我想多嘴问一句,一旦东西是真的,那十个亿的捐款,戚兄什么时候能够到位?”

    这是张禹故意挤兑戚武耀。众目睽睽之下,戚武耀不仅代表着他自己,而且也是代表戚家,说过的话,万不敢失言,否则的话,戚家就是大笑话了。之所以挤兑,也是不想到时候戚家来个拖字诀。

    戚武耀都已经豁上去了,自然也要光混,他大咧咧地说道:“十天!”

    “果然爽快!那我在此就先替国家的文物保护事业谢谢戚兄了。刚刚有谁质疑台上的东西是假的,请尽管上来,另外还要请先前上台鉴定的接收组成员和专家们上台,咱们一起重新鉴定。当然,咱们有言在先,谁要是不小心将这宝物给碰坏了,可是要照价赔偿的!”张禹也是爽快地说道。

    “你放心好了!”戚武耀直接来了一句,跟着转头看了眼后面坐着的隋家蟠,便带头朝台上走去。

    隋家蟠等人收了钱,自然要办事。这么老远,他们也看不出是真品赝品,一切等上台再说。

    是真是假,其实一看便知,想要胡说八道,接收组的人和那些专家,也不是吃素的。所以,都得如实而言。

    博物馆的老馆长也站了起来,带着刚刚一起上台的人,再次朝台上走去。他们也想重新研究一下,是不是真的走眼了。

    要知道,如果真的看错了,他们的责任也不小。

    众人来到主席台上,不可能说一下子都围上去,得分批鉴定。张禹请戚武耀和隋家蟠,以及老馆长并两个专家最先过去鉴定。

    同时,警方也走上去六个警察负责盯着,以免有人破坏。当然,在这么多双眼睛下,借戚武耀八个胆子,他也不敢当众把东西砸了。

    “关灯!”

    随着张禹的一嗓子,大礼堂内“刷”地一下,变得漆黑一片。

    众人跟着就见,台上有一个花瓶,还有一个瓷罐,身上发出流光溢彩,是那样的漂亮。

    “看!”“快看,真发光了。”“是真的。”“真好看。”“这光泽,要是晚上欣赏,也太棒了。”“无价之宝。绝对的无价之宝。”“好东西啊!”“会不会是荧光粉?”“怎么可能,这光亮浑然天成,什么样的荧光粉能这样。”“就是,刚刚上台的专家们也不是瞎子。”“会不会通电了。”“你才通电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