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1468章 老娘出马
    潘云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接这个电话,而手机铃声却不停地响着,“铃铃铃......铃铃铃......”

    温琼见女儿拿着电话不解,不由得说道:“怎么不接呢?”

    “我怎么接啊......现在我说话的声音......跟你一样......”潘云苦着脸说道。

    “这个......”温琼这才反应过来,跟着说道:“那就挂了别接了,大晚上的,谁没事闲的......”

    “不能不接,这个人很重要的。就是因为这么晚来电话,才肯定有事。”潘云有点犯愁。

    “什么人这么重要?”温琼好奇地问道。

    “怎么说呢......”潘云皱着眉,不知该如何说好。

    看着面前的母亲,也就是自己的身体,这个节骨眼上,她哭的心都有了。

    突然间,潘云眼珠一转,来了主意,“妈,要不然你帮我接吧?”

    “我帮你接?我都不知道是谁,都不知道是干什么的,我就帮你接?你是不是得先跟我说明白......”温琼正色地说道。

    “他、他是我跟踪的对象!”潘云也知道老妈的脾气,要是不说清楚,老妈肯定不能帮忙。现在没办法,只能实话实说。

    “铃铃铃......铃铃铃......”

    电话仍然继续响着,温琼听了女儿的说法,冷着脸说道:“果然是去卧底?”

    “妈,最后一次,我以后再也不去卧底了......”潘云赶紧用恳求的语气说道。

    “他是干什么的,你准备让我怎么说?”温琼问道。

    “来不及细说,反正......他说什么,你就先应着......”潘云嘴里说着,连忙将手里的手机递给母亲。

    温琼接过之后,扫了眼来电显示,便躺下去接听,她的声音显得懒洋洋的,仿佛是刚刚睡醒,“喂,什么事呀......”

    电话里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翁小姐你醒了,深夜将你吵醒,实在不好意思。”

    “算了......你这么晚来电话,是不是有什么急事......”温琼故意显得声音有点沙哑。

    “是这样的,明天无当集团将要把一些名贵的古董捐献给国家,这可是一个大壮举。我受养先生之邀,前去参加,寻思着想请翁小姐陪我一起去......”男人如此说道。

    “这个......”温琼明显迟疑一下,这事如何能够答应,她连忙看向女儿。

    潘云哪知道是什么事,见母亲看过来,只管一个劲的点头。

    电话里的男人听出“翁星竹”的迟疑,说道:“翁小姐明天不方便?”

    “还好吧,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就跟你一起去看看。”温琼硬着头皮说道。

    “那咱们明天电话联系,我七点钟就出发,要不要我去接你。”男人温和地说道。

    “不用了,我自己去。”温琼赶紧说道。

    自己住区领导大院,怎么让人来接。

    “也好,那明天无当集团见,到时候电话联系。打扰了。”男人又是温柔地说道。

    “好,明天见。”温琼说道。

    挂点了电话,温琼将手机丢到一边。

    潘云赶紧问道:“妈,他说什么事?”

    “他让‘翁小姐’明天一起去无当集团,陪他参加张禹的捐献仪式!”温琼一下子坐了起来,瞪着女儿说道。

    在说“翁小姐”三个字时,声音咬的特别狠。

    可看到对面女儿的身体时,又是皱眉啊,看着“自己”,怎么觉得这么别扭。

    “啊?是这事呀?你答应了?”潘云连忙问道。

    “废话!你不是让我答应的吗?而且刚刚,还一个劲的点头。”温琼没好气地说道。

    “我......我没想到,竟然是这事......早知道,开免提了......”潘云苦着脸说道。

    “你......”温琼指着女儿,“你怎么不早说!行了......反正是你答应的,跟我无关,你自己看着办吧......”

    “妈,我怎么看着办......我现在顶的是你......”说到此,潘云眼珠一转,小心地说道:“要不然......你明天替我去一趟......”

    “呸!”温琼直接重重地啐了一声,瞧那意思,根本没得商量。果然,温琼气鼓鼓地叫道:“你自己去卧底,还打算把你老娘给搭上呀!”

    “妈,这是重大任务......求您了......您要是不去,那我只能自己去了......”潘云委屈地说道。

    “你自己去,你现在怎么去呀?那身子可是我的!”温琼指着女儿叫道。

    “那我不管,你要是不去,我就盯着你去,不仅仅去参加捐献仪式,还去你单位!”潘云倔强地说道。

    “你、你这个臭丫头......现在反了你了!”温琼瞪着眼珠子说道。

    这要是让女儿顶着自己的身体瞎折腾,还不得让人把她当成神经病。眼下局势一片大好,若是让女儿给搅合了,那就糟了。

    “反正你就说,你帮不帮我吧。你要是不帮我,那我就豁上了!”潘云又是倔强地说道。

    “你......”温琼气鼓鼓地说道:“你让我怎么帮你呀?”

    “现在案情已经有了进展,我已经取得对方的信任。所以现在绝不能功亏一篑。我看这样,你先冒充我去参加这个捐献仪式,看看他有什么动作。要是没有的话,你就回来,等张禹把咱俩给换回来就好了。”潘云撅着嘴说道。

    “你、你这死丫头,你现在是准备将你老娘也给豁进去啊......”温琼听了这话,差点没吐血。

    “妈、妈......求你了......妈......”潘云见老妈也是动了真怒,刚刚来了硬的,现在得来软的了。她凑到母亲的身边,抱住母亲的胳膊,撒起娇来。

    不过,她抱的是自己的身子,叫起妈来都觉得不得劲。

    “我跟你说,就这么一次,绝无下次!”温琼难得见女儿撒娇,心不由得一软,但嘴上还是十分强硬。

    “就一次,就一次......”潘云高兴地说道。

    “那家伙叫什么名,是干什么的?”温琼问道。

    “他叫邱见月,是雪花面粉集团的老板。”潘云马上说道。

    “就是那个邱大善人了......”温琼淡淡地说道。

    “妈,您认识他?”潘云诧异地说道。

    “我不见过,但是他的名字,我还是听说过的。你们调查他干什么?他还有什么问题吗?”温琼问道。

    “这是最高机密,妈......我只能把简单的情况跟你说一下......以免穿帮......”潘云用扁着嘴,委屈地说道。

    紧跟着,她就将邱见月的大体情况,以及自己所扮演的身份,向母亲交代了一番。特别是自己的衣着,还有自己的一些举止,是万万不能出问题的。

    潘云看着女儿认真的样子,也是有点无奈。她一向不支持女儿当警察,但是女儿做事的风格,还真跟她这个当妈的一样。看来这一次,自己是真让这宝贝闺女给搭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