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1466章 阴阳鱼
    “这也怪我,如果不将同心锁拿下来,或许也不会出问题。”温琼见张禹提到同心锁,跟着也想到护身符的事情,心中多少有点后悔。

    她无奈地摇了摇头,接着说道:“小禹,你能不能想到,会是什么人用这种手段对我们母女下手。”

    一句话,也提醒了潘云,潘云马上说道:“是呀,是什么人能有这样的本事?”

    张禹摇头一笑,说道:“这个人到底是谁,我也不太清楚。但我知道,或许有一个人嫌疑最大。”

    “谁?”......温琼与潘云异口同声地问道。

    “戚家!”张禹说道。

    “什么?”温琼登时一怔,随即叫道:“你说是戚家,有证据吗?”

    这么大的事情,当然要有证据,否则的话,让她很难开口的。

    张禹摇了摇头,说道:“没有。”

    潘云则是说道:“妈,谁做这种事情,能把证据给张禹呀。”

    “这倒也是......”温琼点头,“戚家好大的胆子,竟然还敢对我母女下手!”

    “阿姨,我只是猜测。另外在我看来,即便是戚家做的,目标恐怕也是我。”张禹倒是实在。

    “目标是你?这话怎么讲?”温琼好奇起来。

    “阿姨应该知道,我将家里的宝物捐给国家的事情。如果说,那些东西今晚要是丢了的话,后果恐怕会很严重。估计没人会相信,这么多宝物会无缘无故的没了,一定会认为我突然反悔,不想捐了,有意戏弄国家。”张禹认真地说道。

    “这么多东西,如何能丢,只怕没有什么小偷能够做到。明抢还差不多。”温琼说道。

    “如果是明抢,我还真不怕,即便是偷,只要我在家里,也能轻描淡写的化解。可是,我却被人给引出来了,到了阿姨这里。说实话,若非阿姨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今晚是绝对不会出门的。”张禹认真地说道。

    “那你现在过来,家里出事了没有?”温琼问道。

    张禹点了点头,说道:“幸亏我早有准备,让对方偷鸡不成蚀把米。”

    “小禹......今晚真的有人去你家里偷东西......那么多东西,怎么偷呀?”温琼纳闷地问道。

    潘云也是问道:“是呀,怎么偷?”

    张禹淡淡一笑,说道:“这个世上,不仅仅只有我一个人会道术,有本事的奇人异士也不少。这个高手应该就是受戚家所托,先到你这边来调虎离山,跟着又去我那边偷盗。”

    他说出自己心中的想法,这个猜测,先前在来的路上他就想过。

    现在说完,他突然又觉得有点不对。原因无他,主要是自己在使用破镜术的时候,对方竟然没反应,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用破镜术破掉圆光术。

    要知道,一旦圆光术被破掉,以后就用不出来了。后果十分严重。所以,往往有高手看到对方使用破镜术的时候,都会马上收手。

    可先前偷窥那个傻13,竟然不收手,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太自信,不至于这么瞧不起老子吧。

    “原来是这样。”温琼点了点头,说道:“明天的捐献仪式,我作为镇东区区长,其实也理应参加。你若不提,也就罢了,现在知道,我更要去看看了。”

    “妈!那是我的身体,你去干什么?”潘云见母亲这般说,连忙急切地说道。

    “这个......”温琼皱了皱眉,说道:“总不是现在的角色,也是要命了。要不然,咱们母女一起去吧。”

    “不是说好了生病么......妈,我不能乱出门的,我现在的身份......”潘云急切地说着,说到这里,也发现说走嘴了。

    “还说不是卧底!”温琼瞪了女儿一眼,说道:“算了算了......那就不去了......”

    其实她倒是想让女儿替自己去,但她不放心,女儿根本表现不出来她平时的姿态,加上到场的人不少,女儿也不认识,出了还不得穿帮。

    温琼可不想落下一个,得了失忆症的名头。

    张禹又安慰了这母女俩一番,方告辞离去。温琼和潘云都不想让他走,要是张禹走了,母女俩可就真没主心骨了。毕竟这种事,谁也没经历过。

    奈何张禹真的有急事,而且还要找高人寻问解决问题的办法,总不能一直留下。

    送张禹出门的任务,自然是由温琼来完成,毕竟她现在的身份是“潘云”。

    以前她也不方便亲自送张禹,现在顶着的身体,倒是能够堂而皇之。

    张禹出了小楼,上车离开,直接前往吉祥别墅区,自己的家。

    回到别墅院子,彪哥等人还严阵以待,见面之后,难免客套一番。张禹表示他们现在可以回去休息,今晚的事儿,实在是麻烦大家伙。

    等彪哥带着人马离开,张禹这才上楼,赶到二楼的库房。

    叶凤凰已经听到他回来的声音,在屋里等着,只一见面,张禹率先说道:“辛苦你了。”

    “有什么辛苦的,举手之劳罢了。你快看看这个......”叶凤凰说着,就急不可待地指向鱼缸。

    对鱼缸的情况,她一直都在研究,也没研究出个所以然。

    张禹几步来到鱼缸旁边,朝里面一瞧,也不由得一愣。

    鱼缸内散发着白光,这个倒是正常,不过鱼缸内的水,有点发黑,跟白光相得益彰,隐约有点黑白不分的意思。

    一黑一白两条鱼,正在缸内慢慢悠悠的游着,黑鱼身上有个白点,白鱼身上有个黑点。时而看起来是两条鱼,时而看起来像是一个太极图形。

    “这是怎么回事?”张禹也疑惑起来。

    听张禹这么说,叶凤凰问道:“连你也不知道?”

    “不知道。”张禹摇头。

    “这不是你摆的阵法吗?怎么能连你自己都不知道?”叶凤凰不解。

    张禹挠了挠头,说道:“我真不知道......我这阵法,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说到这里,张禹迟疑了一下,接着问道:“对了,我走之后,这里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也就是有人使用大搬运术前来偷盗,上面有不少黑烟涌入鱼缸中,那黑烟还带着蜡烛味......”当下,叶凤凰如实将当时发生的一切,原原本本,详详细细的讲述了一遍。

    听了叶凤凰的讲述,张禹轻轻点头,眼睛猛地一亮,说道:“我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了?”叶凤凰赶紧问道。

    “我摆这个阵法,虽然叫阴阳大四象九耀阵,可这所谓的阴阳,难免是阳盛阴衰,主要靠阳气来对付大搬运术。因为对手的反抗,饲养的阴灵难免要用阴气来攻击,进到水中的阴气,不想竟然和这两条鱼产生了反应,一下子阴阳互补,成就了一对真正的阴阳鱼。”张禹有点激动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