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1467章 意外的来电
    “阴阳鱼!没错,一定是这样,阴阳鱼!”叶凤凰不住地点头,说道:“真没想到,竟然能误打误撞的弄出一对阴阳鱼来!这对阴阳鱼,身上充满灵气,假以时日,我敢保证,极有可能变成像金鳞龟一样的宝贝。”

    “那得多少年,不过用来传家,倒也真不错。”张禹笑了起来。

    “不对呀……你不是要把这东西捐出去么……”叶凤凰随即说道。

    “就算是捐,也是捐鱼缸,我不能跟连鱼都一块捐了。”张禹说道。

    “话是这么说……可这鱼缸和缸里的水,已经阴阳调和,换了鱼缸,未免不妥……搞不好还得从头再来……多麻烦……”叶凤凰皱着眉说道:“再者说,你这两条鱼只是刚刚有灵性,正是需要好好培育的时候,缸和水是万万不能换的……”

    “这个……”张禹不禁点头,“确实有点麻烦……”

    “要不然,就说打碎了一件?”叶凤凰提议道。

    “不成。”张禹摇头说道:“有心之人正打算用这个做文章呢,若是少了,岂不是给自己找麻烦。”

    话是这么说,但张禹真的不想捐这个鱼缸,琢磨一下,心中有了计较。

    张禹说道:“鱼缸好炼,像这种宝贝却是难见。实在不行,我去找鲍伯伯商量一下,就说鱼缸让他拿去鉴定了,过段时间再还。我这头再去买点类似的古董瓷缸,重新炼制一个,不就有了。”

    “这种事,我反正不懂,你自己安排。现在已经没我什么事了,我得去追剧了。”叶凤凰说完,就朝外面走去。

    这一点,也让张禹着实佩服。

    叶凤凰自从来到他家,就跟现代社会里的宅女差不多,每天就是追电视剧看。不难看到,再过一段时间,都有可能被同化。

    瓷器是订好早上四点押运离开,时间都快要到了。张禹赶紧解除了瓷器上的阵法,跟着将鱼缸给抱走,带回自己的卧室。

    今晚的萧洁洁也挺配合,都没有在张禹的房间睡,以免被鲍诚文给误会。

    张禹跟着就要去鲍诚文的房间,琢磨了一下,还是先去鲍佳音的房间,请鲍佳音帮忙撺掇一下,以免老爷子不答应。

    来到鲍佳音的房外,张禹没有敲门,而是拨了鲍佳音的电话。电话很快接通,里面响起鲍佳音懒洋洋的声音,“干什么?”

    “我在你屋外,开门。”张禹说道。

    “讨厌,就你自己么?”鲍佳音问道。

    “就我自己。”张禹说道。

    电话直接被鲍佳音挂断,很快张禹就听到里面的脚步声,“咔”地一声,房门打开。

    张禹站在门口,一看到门内的人,不由得下意识倒退一步,“你、你……”

    门内站着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鲍佳音。

    张禹之所以倒退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鲍佳音的身上没穿衣服。

    下面就是一条黑色的小裤裤,上面玉峰挺拔,完全呈现在张禹眼前。

    “你什么你?”鲍佳音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就转身朝里面走。

    张禹忙一个箭步窜了进来,回手将门关上锁好,跟着紧张地问道:“你怎么不穿衣服?”

    “我的习惯,你也不是不知道。刚刚都问你了,你不是说就你自己么,所以我才懒得穿……省的穿上再被你脱了…….”鲍佳音仰着脸,来到床边坐下,随后白了张禹一眼。

    “我脱你衣服干什么?”张禹皱眉说道。

    “你还少脱了?”鲍佳音红着脸反问一句。

    “呵呵……”张禹舔着脸一笑。

    “这两天,天天折腾,舟车劳顿的,你不累啊?”鲍佳音问道。

    “累啊。”张禹点头。

    “那你跑来干啥?”鲍佳音看着张禹说道。

    听了这话,张禹反应过来,原来是鲍佳音误会了,以为自己过来是想啪啪她呢。

    张禹赶紧解释,“我是有正事请你帮忙。”

    鲍佳音立刻不满地斜了张禹一眼,撇了撇嘴说道:“我还以为你是来慰劳我的呢,原来又有事啊。”

    “哈哈哈哈……”张禹嬉皮笑脸地来到鲍佳音身边坐下,双手将人抱进怀里,特别是右手,竟然还抓住一只呵呵。

    “没良心的!”鲍佳音贴入张禹的怀里,任由张禹抓着,嘴里说道:“小婵现在都跑去你的道观,到现在也没回来,我自己一个人天天办公,无聊死了。最可气的是,还戒烟了!”

    “你没事戒烟干什么?”张禹随口问道。

    “抽烟影响怀孕呗,小婵不抽烟,一下子就怀上了……”鲍佳音撇了撇嘴,又道:“找我什么事呀?跟你说,忙完之后,我不会放过你的。只要我怀不上,我就折腾死你!”

    “行行行,随便折腾。”张禹陪着笑脸说道。

    “真的才好,家里还有三个呢,不累死你。”鲍佳音故意嗔怪地横了张禹一眼,似乎有点吃醋。

    “别说三个,三十个我都能应付。”张禹舔着脸说道。

    “哎呦喂,没看出来,你小子挺花花……你家里三个,算上我和小婵都五个了,你还想找……”鲍佳音斜着半边脸,用冷冷的目光看向张禹。

    “我没要找!”张禹连忙解释。

    “你刚刚不是说三十个么!胸怀大志啊!”鲍佳音有点愤愤地说道。

    “我就是打个比方,没说要找三十个……误会、误会……”张禹又是解释,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笑着说道:“还是先说正事,那个鱼缸,我现在有用,还不能马上捐。如果实话实说,怕有心之人耍什么幺蛾子。所以我寻思着,能不能请你爹帮帮忙,就说他先把鱼缸拿走,进行研究了。”

    “光是我爹呀?”鲍佳音不满地问道。

    “就你爹一个人就成,不用找别人。”张禹说道。

    “我都让你给……霍霍了……”鲍佳音正色地说道。

    “呵呵……咱爹、咱爹……”张禹赶紧改口,不过心中暗说,咱俩刚开始的时候是谁霍霍谁呀。

    “这还差不多,帮我把衣服穿上,我帮你跟我爹说……”鲍佳音这才满意地说道。

    张禹立刻照办,把鲍佳音文胸什么的都给拿过来,亲手给她穿上。看到张禹如此殷勤,鲍佳音有点小得意地撅起嘴巴。

    其实,都不用鲍佳音帮忙,只要张禹开口,鲍诚文也能帮这个忙。因为这东西捐给国家之后,考古研究院也必须经手,然后才能去国家博物馆。

    鲍诚文表示没有问题,就说自己提前拿走研究去了,但是这事必须要有个日子,不能说时间太长,三五天倒是没问题。以张禹的修为,炼制一个鱼缸,有一天一宿就够了。

    温琼的家里。

    送走张禹之后,母女俩就在卧室里坐着,发生这种事,哪里还睡得着。母女俩看着对方,大眼瞪小眼,怎么看,怎么觉得别扭。完全有一种平常照镜子的感觉。

    恰在此时,潘云的手机响了起来。这是她另外的一个手机,知道号码的人不多,拿起来一瞧来电显示,显示的竟然是邱见月邱大善人的电话号码。

    她刚要接听,随即反应过来不对,自己的身体是母亲的,说话的声音也是母亲的,让她如何接这个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