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1465章 你总不能让我替你去吧
    温琼的房间内,母女俩和张禹都坐在床上,三个人已经有挺长时间没说话了。

    张禹脸色凝重,温琼和潘云都知道,张禹这是在帮她们解决问题。

    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快后半夜一点钟,一连串的手机铃声,打破了这片宁静。

    “铃铃铃......铃铃铃......”

    这是张禹的电话,他马上掏出手机一瞧,是叶凤凰的电话号码。

    叶凤凰完全能够熟练使用各种家用电器,以前还用手机看电视呢。张禹接听,说道:“喂,你好。”

    “张禹啊,果然不出你所料,今晚真的有高手使用大搬运术,准备偷走你那些东西。”电话里响起叶凤凰的声音。

    “那东西丢没丢?”张禹急忙问道。

    “有我在,怎么可能让东西丢了呢。”叶凤凰笑着说道:“不过真别说,你那阵法着实厉害,轻而易举的就破掉了对方养阴灵的法器。现在我都没看明白,你那阵法中的真正奥秘。”

    听了她的说法,张禹松了口气,安全就好。张禹跟着又是一阵好奇,问道:“你不都看出我那是阴阳大四象九耀阵了么,怎么这么说?”

    “就是你用作阵眼的那两条鱼,实在是太厉害了。眼下就好似太极图一般,让我眼睛都发花。”叶凤凰直接说道。

    “太极图......”张禹一愣,说道:“不至于吧。”

    “怎么不至于......”叶凤凰说道:“如此怪异的阵法,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对了,你什么时候回来。”

    “事情还没解决了......对了,你也是道家出身,正好有一个问题想要请教你。”张禹说道。

    “什么问题?”叶凤凰问道。

    “你听说过,有两个人体内的魂魄对换的事情吗?”张禹问道。

    “世上还有这种诡异的事情......”叶凤凰沉吟片刻,说道:“我从来没见过,也没听我母亲提过。”

    “那你可知道,有没有什么法子,能够将人的魂魄送回身体?”张禹问道。

    “这个应该是有法子的,不过应该是借助法器。就好像是我,那也是在魂魄离体之前,将魂魄给镇住,不让魂魄离体,才能有今天。”叶凤凰说道。

    “这个我也知道......”张禹无奈摇头,听得出来,叶凤凰也不懂其中的法门,“算了,先不说这个了,等下我就回去,看看你说的情况。”

    “好,我等你。”叶凤凰说道。

    挂断了电话,潘云终于忍不住问道:“张禹,你想出法子了吗?”

    张禹轻轻摇头,脸上露出一丝为难之色。

    温琼则是平和地说道:“不要着急,这种事情,十分的古怪,想要马上解决,哪有那么容易。小禹,你先慢慢想办法。”

    “嗯。”张禹点了点头。

    “可是......”潘云急切地说道:“我还有重要的事儿呢?”

    “什么重要的事儿?是不是去卧底什么的?”温琼沉声问道。

    “用不着你管。”潘云撅起了嘴巴。

    “我说就不说,现在也好,这个样子,你也不用去执行任务了!”温琼冷着脸说道。

    “这个任务很重要了,我必须去执行!”潘云说着,竟然从床上跳了下来,瞧那意思,现在就打算走。

    温琼立刻厉声说道:“你想去哪?”

    “执行任务去!”潘云执拗地说道。

    “你敢!那是我的身体!”温琼指向女儿,眼珠子都瞪了一眼。

    一听这话,再看着坐上坐着的“自己”,潘云一跺脚,只能悻悻地回来坐下。

    “这可要命了。”潘云苦着脸看向母亲,“妈,咱俩这个样子,怎么办?就算我不能去执行任务,可你怎么上班啊?”

    “我请病假!”温琼咬着牙说道。

    “那我呢?”潘云委屈地问道。

    “你也请病假!”温琼不假思索地说道。

    “话是这么说......可我这回家一晚上,第二天就生病,得让薛局和......”说到这里,潘云突然意识到,特总部对的事情不能说,只好咽了回去,接着说道:“人家得怎么想我......”

    “怎么想?我怎么知道?”温琼撇嘴说道:“你总不能让我替你去吧!”

    “让你去,你也白费......”潘云低着头说道。

    “你知道就好,明天咱们母女俩一起请病假!”温琼也是无奈地说道。

    现在她和女儿换了身体,让她去警队执行任务,那不是开玩笑么。就算是让女儿替她去区政府上班,那也不成啊。女儿对政府的事情一点也不懂,万一再出点什么事,那可就糟了。

    母女俩争吵一番,停下来之后,又一起看向张禹。

    张禹也没有好的法子,不过他已经拿定主意,自己不知道怎么做,但肯定有人知道。不行的话,就去问问太师叔,要是太师叔都不清楚,就只能白眉宫的打听了。

    发现这母女都在看他,张禹刚要宽慰几句,突然发现一个问题,就是这母女俩的脖子上都没有自己送的同心锁。

    要知道,如果有金锁护身,魂魄绝不可能这么容易就让人给换了。即便是真换了,也势必要破了他的护身符才行,自己也能感觉到。

    于是,张禹问道:“阿姨、小云,你们俩的护身符呢?”

    一听张禹提到护身符,潘云就有点尴尬,她知道这护身符的厉害,同样也想到,如果带着护身符,或许不至于这样。

    潘云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是去执行任务,不方便带那个同心锁,所以就让我给收起来了。”

    温琼则是摇头说道:“前阵子我倒是一直带着,可现在天热,我也不能穿的太多......你那锁的链子太粗了,不知道的,都以为我是戴着一条大金链子呢......我在政府部门上班,戴着一条细点的项链,倒还好说,但是戴这个......太扎眼了......”

    她的话一点没错,张禹送她们的同心锁,链子都不细。

    普通人戴粗点的金链子,旁人也说不出什么,多少有点家里有钱的象征。可是温琼这种人物,上班戴大粗金链子不是开玩笑么。

    以前天不是那么热,戴上倒是无妨,别人也看不清。现在天热,戴在脖子上确实不方便。

    “这倒也是。”张禹点了点头,说道:“是我当时考虑不周全,等我下次给阿姨换一个。眼下的事......我会尽快想办法,阿姨你们俩不要着急......都包在我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