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1464章 快跑
    一黑一白两条锦鲤飞快的游动,可看鱼缸之内,似乎根本看不到鱼,只有一个太极图在缓慢的转动。

    太极图中,飘出一黑一白两团气雾,缓缓将上面悬浮的黑色毯子给包裹起来。

    毯子不禁剧烈的颤动起来,竟然还跟那太极图一样,随之缓缓转动。

    蓦地里,毯子猛地停下,“噗”地一声,化作一团暗红色的血雾。血雾之中,夹杂着凄厉的惨叫声,“啊......”“啊......”“啊......”“呀.......”“呀......”

    凄厉的叫声,一共有五个,完全被阵法所包裹,只有距离最近的叶凤凰能够隐约听到。

    叶凤凰立刻转过身来,已然看不到黑色的毯子,只有那淡淡的血雾,悠悠然地飘入鱼缸之中。

    叶凤凰下意识地朝鱼缸里看去,只一瞧就愣住了。

    “这......”

    她第一眼看出,鱼缸内是一张太极图,紧跟着才看清,是两条鱼儿在游动。而这两条鱼,仿佛跟相比有了明显的变化。那就是白鱼的身上有个黑点,黑鱼的身上有个白点。

    旋即,鱼缸内又幻化为太极图,一秒钟只有,又能看到两条鱼在游动。

    就好像是画面一样,反复变幻,叶凤凰都觉得自己的眼睛有点发花。不过她心里清楚,这两条鱼似乎是受到了阵法的感染,发生了奇妙的变化。但怎么变成的,那就不得而知了。

    大货车的车箱内。

    蜡烛融化的速度越来越快,小芸的脸色满是担忧,义父从来没有这般。她一双眸子,不是看向一圈蜡烛,就是看向轮椅人。

    轮椅人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小芸越发的担心起来,再看蜡烛之时,蜡烛已然快燃烧到底部。

    “噗!”“噗!”“噗!”......

    突然间,一连串的响声从蜡烛上发出。原本还没有燃尽的蜡烛,在这一刻,火光竟然一下子全部爆开,化作点点火星,进而消失不见。

    车箱内本就黑暗,全靠这蜡烛照明,烛光全部灭掉,顷刻间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这?”小芸又是一惊,刚要寻问轮椅人,发生了什么。

    可都不等她开口,边听旁边“哇”地一声,跟着又是一连串痛苦的咳嗽声,“咳咳咳......”

    “义父!”小芸心头一紧,连忙摸到一旁的灯光开关。

    “刷”地一下,车箱内有了光亮,小芸这下看的清楚。

    轮椅人的身子都在颤抖,嘴上都是血,脸色苍白无比不说,更是平添了许多皱眉,仿佛一下子老了二十多岁。

    轮椅人身前的一圈蜡烛,眼下只剩下一点点的蜡油,而在中间的地方,溅了好多血,也不知是不是刚刚轮椅人从嘴里喷出来的。

    小芸急切地来到轮椅人的身边,扶住轮椅人的胳膊,紧张地说道:“义父,您怎么了?”

    “我没事......”轮椅人无力地说道:“快让你师兄回来......咱们马上走......”

    “是、是......”小芸连声答应,跟着掏出手机,拨了青年人的手机号码。

    电话一接通,她就急切地说道:“师兄,你快回来......师父受伤了,咱们快走......”

    “我马上回去。”青年人立刻答应。

    此刻的他,还藏在暗处,用阴风旗作祟。听到师妹急促的声音,让他也为之紧张,哪敢逗留,是赶紧往回跑。

    如果说,现在叶凤凰出来追杀,莫说是青年人,就连那轮椅人都得被一勺烩了。奈何叶凤凰的注意力都在鱼缸上面,根本顾不上别的。

    再者说,她的任务是看着这些东西,以免有外力侵入,所以并没有出去。

    但她能够清楚地感觉到,阴风已经不见,手一收,先前散发出来的尸气也就跟着不见。

    院子里的彪哥等人,同样也感觉到阴风不见,夜风轻轻的微风吹在身上,明显和先前的森凉不同。而那鬼哭之声,更是没了。

    “我突然觉得不冷了。”“我也是。”“刚刚那鬼哭的动静,好像也没了。”“对,我也听不到了。”“彪哥,这是怎么回事?”......

    彪哥撇了撇嘴,跟着大咧咧地说道:“你们一天到晚疑神疑鬼的,像不像是走江湖的,有没有点气质啊!告诉你们,就算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对老子来说,那也不叫个事儿!老子有关二哥庇护,那些都算个屁!”

    “对对对,咱们有关二哥罩着,有什么可害怕的!”“不仅仅是关二哥,还有彪哥罩着!”“跟着彪哥混,咱们无往不利,所向披靡!”“没错,跟着彪哥混,咱们无往不利,所向披靡!”......

    好家伙,手下的那些人马上开始拍彪哥的马屁,就差高喊‘文成武德,一统江湖’了。

    幸亏彪哥还有自知之明,老脸都有点微微发红,连忙说道:“行了行了......我还是跟张老弟混呢,咱们都是跟着老弟混的,才有今天。”

    “这一点没错,张总少年有为,商海纵横,我们能有今天,全都是靠着张总和彪哥。”“我们能追随张总和彪哥创业,是我们的福气。”......

    也有明白事理的,见彪哥提到张禹,一个个又连带着拍起张禹的马屁。

    这边热闹,拿着阴风旗的青年人已经飞快的逃回车上。一上车,他就听到小芸的哭声,“义父、义父......”

    青年人吓了一跳,慌忙扭头朝后面问道:“师父怎么了?”

    “义父刚刚吐了很多血,现在人已经昏过去了。他昏倒之前,让你赶紧开车回去。”小芸哽咽且又气促地说道。

    “好好......我这就开车......”青年人说着,直接一脚油门,驾车飞驰而去。

    师父的厉害,他是知道的,能让师父昏迷,显然是受了伤,而且还不轻。

    一点没错,车箱内轮椅人现在已经昏迷不醒,脸色惨白,好似白纸,就跟死人都没什么区别了。

    小芸急的是手足无措,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

    轮椅人为什么会受这么重的伤,原因很简单,使用大搬运术必须饲养阴灵,这是一门邪门的法术,比养尸还要诡异。

    这其中还存在一个重大的问题,那就是饲养的阴灵和主人生命共享,如果主人死了,阴灵全都得跟着死。而阴灵死了的话,主人即便不死,也得被牵连的身受重伤。这也是为什么轮椅人不敢用这个直接面对张禹的原因。

    跟张禹正面动手,他或许不惧,可用这个到张禹的面前找茬,他可不敢。不曾想,即便张禹不在,大搬运术还是被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