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1469章 瞒天过海?
    早上四点准时,警方押运着张禹家里的瓷器出发,前往无当集团。当然,那个鱼缸并没有带走。

    一路之上,数量警车护卫,这个时间段车特别少,可谓畅通无阻。

    在路旁,停着一辆不起眼的丰田轿车,车内坐着两个汉子,盯着路上的一切。看到车队过来,其中一个说道:“车来了。”

    “我马上汇报。”另外一个说着,急忙掏出手机,拨了戚武耀的电话号码。

    电话一接通,里面就响起戚武耀的声音,“喂,什么事?”

    “戚少,您不是让我们盯着从吉祥别墅区通往无当集团的路么,看有没有警车和货车经过。我们现在有了发现。”汉子如实说道。

    “发现,什么发现?”戚武耀问道。

    “我们看到警车和货车都来了。”汉子说道。

    “都来了......没看错吧......”戚武耀诧异地说道。

    “没看错,我们哥俩一起盯着呢,千真万确。”汉子用肯定的语气说道。

    “我知道了。”见汉子这般说,戚武耀没好气地来了一句,跟着挂断电话。

    这一夜,戚武耀都没睡好,因为有心事,早上三点就起来等消息。

    戚桐伟跟他一样,也都睡不着,就等着消息。

    夫妻俩此刻正在套房的餐厅内喝早茶,戚桐伟见儿子没好气的挂了电话,疑惑地问道:“怎么了?”

    “刚刚咱们的人说,有押运的车队经过,这、这怎么可能......难道先生失手了......”戚武耀有些担心地说道。

    “这个......”戚桐伟不禁沉吟一声。

    戚武耀又赶紧说道:“父亲,要不然您给先生打个电话问问吧。”

    “也只能这样了。”戚桐伟点头,掏出手机,拨了轮椅人的手机号码。

    此时此刻,轮椅人正躺在郊区别墅的床上,脸如白纸,昏迷不醒。

    好在心跳、呼吸都有,只是受了重伤,应该没有生命的危险。

    小芸和青年人都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二人满是担心。

    特别是小芸,眼泪都淌出来了,委屈地说着,“都怪那个姓戚的,瞎打什么电话,在关键的节骨眼上,耽误义父作法,要不然的话,义父哪能这样......”

    青年人不明就里,忙问道:“师妹,这话怎么讲?”

    “义父说了,这宝贝必须要零点催动,威力才最大。迟了、早了的话,都会影响威力。就是因为姓戚在义父催动宝贝的时候打电话,耽误了时间,没有准时在零点完成,晚了差不多一分钟......要不然的话,怎么可能会这样......”小芸嘟着嘴,又是委屈,又是生气。

    在她看来,轮椅人道法高深,大搬运术绝不会轻易失手。之所以会这样,全是赖戚桐伟的电话。

    当然,那个电话大搬运术的影响,肯定是有的,但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大。

    如果说,当时鱼缸内没发生变异,形成阴阳鱼的话,胜负恐怕不会分的那么快,谁胜谁负都难说。可有一点能够肯定,那就是叶凤凰在,哪怕是所有的瓷器都被毁了,那个黑色的毯子也不可能再回去,势必会被叶凤凰给毁了。

    轮椅人的结局都是一样的。

    这一点小芸不清楚,因为先前轮椅人的一番话,她才把一切都归咎到戚桐伟的身上。

    恰巧此时,有手机铃声响了起来,“铃铃铃......铃铃铃......”

    小芸知道是义父的手机,连忙拿过来接听,一看来电显示,见是戚桐伟打过来的,不禁就有点生气。

    接听之后,小芸直接没好气地问道:“有什么事吗?”

    “我想问一下先生,昨晚得手了没有。”戚桐伟还算客气地说道。

    “得手了!”小芸一听这话,骂骂咧咧的来了一句,跟着挂断,将手机丢到一边。

    青年人见小芸如此,莫名其妙地问道:“师妹,谁呀?什么得手了呀?”

    “是姓戚的那个家伙打来的!王八蛋!”小芸扁着嘴骂道:“昨晚就是因为他,现在可好,打过来电话,一句关心的话也没有,直接就问得没得手,什么东西!”

    “他们有钱人就是这样的,怎么可能关心一般人的死活......”青年人低头说道。

    小芸也就是生气,所以啥也没考虑,直接来了一句。

    电话另一头的戚桐伟哪知道是怎么回事,本来还想再问问,结果那头就挂了。

    他算是闹了个灰头土脸,满是尴尬,晚上让轮椅人给怼了,现在一个小丫头都敢怼他,简直是太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

    对面坐着的戚武耀,小声问道:“爸,怎么样?”

    “他么的!”戚桐伟恨恨地来了一句,说道:“脾气都挺怪,不过也好,东西得手了。”

    “得手了......那、那警车押运的是什么呀......”戚武耀不解地说道。

    “我看......八成是欲盖弥彰、瞒天过海!”戚桐伟说道。

    “欲盖弥彰、瞒天过海?怎么讲?”戚武耀好奇地问道。

    “那么多瓷器,一下子不见了,张禹自己应该也清楚,若说是丢了,只怕根本说不过去,没人会相信。所以,他八成是临时准备了一批假的瓷器,打算蒙混过关!”戚桐伟用肯定的语气说道。

    “用假的蒙混过关......”戚武耀大吃一惊,旋即说道:“要是这样,这张禹的胆子未免也太大了吧,还敢糊弄国家,这是找死呀!”

    说到这里,戚武耀忍不住大笑起来,“哈哈哈哈......他找死更好!”

    “你懂什么?”戚桐伟严肃地说道:“我听先生说过,他说张禹不简单,而且还说了两遍......当时我没追问,现在想起来,或许那些瓷器能够发光另有蹊跷,搞不好是张禹做了什么手脚!”

    “做了手脚......”戚武耀思量片刻,跟着说道:“您的意思是,张禹还有办法做出一样的瓷器,他是准备先用这些假的蒙混一下,日后再用真的将假的给换回来?”

    “很有可能!”戚桐伟说道:“张禹现在和养文宾走的很近,出了这种事,他不可能不联系养文宾帮忙。养文宾也算是手眼通天,瓷器交付之后,也不可能马上送到京城,尚有时间给张禹准备。可以说,只要养文宾帮忙,买通现场的鉴定人员,这个瞒天过海之局并不难做!”

    “好呀!这家伙竟然这么狡猾!爸,咱们费了这么大的力气,绝不能让他得逞!”戚武耀听了父亲的分析之后,不禁咬着牙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