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1460章 梅花
    “好、好......”......

    温琼母女一听说张禹要给她俩把脉,知道这是真的出手,赶紧连声答应。

    “那你们俩谁先来?”张禹顺口问道。

    潘云当即答道:“我妈先来吧。”

    说完,她看向母亲。

    所谓的母亲,外表就是她潘云自己,潘云又是一阵头疼,这不相当于自己管自己叫妈么。

    她跟着又指了指自己,自己现在的身体才是母亲的。

    温琼看出她的窘迫,说道:“谁都一样,治好一个,不就全都治好了么。”

    要不说,还得是当领导干部的。她直接来到床上躺下,伸出手腕,等待张禹给她把脉。

    张禹走到床边坐下,伸手抓向温琼的手腕,眼睛不经意地撇向温琼。

    温琼的身体是潘云的,潘云晚上睡觉的时候,不喜欢带罩子,只穿着一件白色薄薄的睡衣。刚刚张禹没仔细去看,此刻睡衣贴到身上,那白兔的轮廓少不得呈现在张禹的眼前。

    更为扎眼的是,在左胸一上,还有一串娇艳的梅花。

    “嗯?”一看到这个,张禹登时就愣住,眼睛死死地看向梅花。

    他记得清楚,上次见到翁星竹的时候,在翁星竹的左胸之上,就有这么一串梅花。也就是因为这串梅花,让张禹不敢确定翁星竹就是潘云。

    温琼躺在床上,发现张禹的手在触碰到自己手腕的时候,突然顿住,不禁有点纳闷。她望向张禹,随即发现张禹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她的身体。

    被张禹这么盯着,温琼多少有点不自然,她不经意地看了眼“自己”的身体,跟着便发现,那一对的轮廓实在是有点清晰。

    她忍不住在心中暗说,你这小子,现在是看这东西的时候么。能不能有点正经。

    温琼心中害臊,转念反应过来,这是自己闺女的身体。可这不管是谁的,你小子也不用这么盯着看吧。她刚要咳嗽一声,提醒一下张禹,不想旁边的潘云一个箭步冲了过来,抬手压住温琼的左胸,其实也就是她自己的。

    “你看什么呢?”潘云急切地叫道。

    原来,她已经发现张禹在那盯着瞧,生怕被张禹看出来。

    “呃......”张禹这才反应过来,转头看向潘云。

    温琼见女儿这么大的反应,还以为女儿是害羞呢。她赶紧说道:“小云,你也不要这么大的反应,要不然我先去换件衣服。”

    “也好......”潘云立刻点头,但随即连连摇头,“别别别......那个......”

    “怎么了?我去穿件内衣,不就好了么。”温琼平和地说道。

    “但是......我......”潘云明显有点手足无措,显得着急忙慌,嘴上结结巴巴。

    身体现在在母亲那,母亲暂时没有发现梅花纹身,可一旦去换衣服,脱掉身上的睡衣之时,不可能看不到。自己身上以前是没有纹身的,这让母亲看到,难免是要问她,到时候怎么回答。

    温琼一下子就发现不对,立刻正色地说道:“怎么回事?”

    “没怎么......”潘云小心地说道。

    “没怎么?”温琼往身上看了一眼,跟着严厉地说道:“你把手拿开!”

    “我挡着点,不让他看......”潘云急忙说道。

    张禹听了这话,心中暗说,又不是没看过,就怕发现那个梅花纹身吧。

    他眼下隐隐能够确定,潘云肯定是去执行什么特别的任务,十有**又是卧底。这种事,是万万不能让温琼知道的。

    可是眼下的情况,不是张禹能够左右的,毕竟潘云的身体现在由温琼操控。

    “小禹,你先转过去。”这时,温琼的声音响起。

    “好。”张禹无奈,只好转过身子,这件事,就看潘云怎么解释了。

    “他已经转过去,把手拿开!”温琼说着,立时坐了起来。

    潘云没有准备,没拦住母亲。温琼一起来,立刻从上到下朝身上看去。

    这一次,她瞧得清楚,可不是么,在左胸之上,正有一串娇艳的梅花。

    可以说,如果换做以前,温琼早就发现了。主要是先前心中也是惊慌,都没留意到身体的情况。

    此刻看到多了一个纹身,温琼旋即问道:“小云,这事怎么回事?”

    “这是假的......我看着好玩,贴上去的......洗洗就掉了......”潘云吞吞吐吐的解释。

    “我不是说真假?你是警察,以前最反感的就是纹身,现在怎么就觉得好玩了?”温琼可不糊涂,结合到女儿先前的紧张,她已经意识到,这里有问题。

    “那不是以前么......现在......不同了......”潘云就是支支吾吾。

    “不同?”温琼严肃地问道:“去了趟特别培训,人的性格就改变了?”

    “我......”潘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母亲太过精明,着实难以糊弄。她只好说道:“那个啥......咱们还是先让张禹给咱们看看,这是怎么回事吧......你变成我,我变成你,这也不是个事儿......”

    “这个不用你说,我明天还得上班呢!但是,你得先把这件事给我说清楚,你是上哪特训去了?”温琼沉声问道。

    “这是机密......”潘云硬着头皮说道。

    “呵......”温琼轻笑一声,说道:“你跟薛战倒是一个口径啊。”

    “确实是机密......”潘云低下头去。

    “我看不是特殊培训,而是机密任务吧!小云,你是我女儿,你是什么性格我清楚,不要以为能瞒得过我!”温琼正色地说道。

    见被母亲点破,潘云低着头,也不知道说点啥了。

    张禹生怕这母女俩再有什么冲突,急忙说道:“阿姨、小云......这事回头再说吧......眼下你们俩,这个样子......也不合适,还是赶紧先把正事搞明白,其他的事......回头再说......”

    “嗯。”温琼轻轻点头,跟着下床说道:“我先去换件衣服,这件事,等咱们回头再说。”

    墙边就有大衣柜,张禹见她要换衣服,又行说道:“我先出去。”

    “不用了,把头转过去就好。”温琼说话的功夫,人已经来到大衣柜前,将柜门打开。

    张禹转回身子,面向床这边。潘云站在边上,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潘云满是委屈,皱着眉头。

    没片刻功夫,温琼就换好衣服,其实也没怎么换,就是里面加了一条黑色的文胸。

    她重新回到床上躺好,让张禹给她把脉。

    张禹抓住她的手腕,脉搏一切正常,跟着张禹闭上眼睛,平心静气,用心眼去查看起温琼的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