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1456章 求救
    潘云看着镜子里的母亲,人已经彻底手足无措。不管自己怎么动,母亲的身体就跟着怎么动,仿佛自己能够操纵母亲的身体。亦或者,自己就是这具身体的主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梦,还是幻觉......还是什么......”潘云在心中嘀咕,紧张的她,连身子都在颤抖。

    过了片刻,潘云猛地想起一件事来,“我明明睡在自己的房间,怎么会到这里,怎么会变成母亲的样子......那我呢?我呢?我哪去了......”

    想到这里,她一个箭步冲出卫生间,跟着打开房门,来到走廊,朝自己的卧室冲去。

    来到卧室门外,她一把拧开房门,抢了进去。

    房间的灯点亮,卫生间的门敞开,里面也是光亮。她一步来到卫生间门口,朝里面看去。

    在房间内,只站着一个身穿单薄睡衣的女人,看到女人的模样,潘云忍不住惊叫一声,“呀!”

    “你是谁?”卫生间内的女人,也看到了潘云,同时发出一声惊呼。

    确切的说,这个女人看到的人,应该是“温琼”才对。

    一点没错,在潘云眼前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也就是说,自己的身子就站在自己的面前。

    而卫生间内的“潘云”之所以也惊呼,那是因为她看到了自己。

    “我是潘云,这身体是我的!你又是谁?”潘云大声叫道。

    “你是小云......我是你妈呀......”温琼震惊地喊道。

    她和潘云的经历一样,先是一阵痛苦,然后睁开眼睛,发现房间不是自己的。到了卫生间,看到自己变成了女儿,也是傻了。

    “妈......”潘云看着面前的母亲,确切的说,是看着自己,她又是一阵眩晕。叫妈的时候,显得是那样的别扭。

    “小云,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突然变成我了,我怎么突然变成你了?”温琼急切地说道。

    “我、我也不知道啊......”潘云都好急哭了,“我开始还以为做梦呢......现在是不是也在做梦......”

    温琼苦着脸说道:“我也觉得是做梦......可如果是做梦......这个梦也太真了......我连掐自己都觉得疼......”

    “我也觉得疼......”潘云哽咽地说道:“为什么会突然这样......怎么办......妈......怎么办......”

    管“自己”叫妈,估计这个世上,没有几个人经历过。

    “冷静......冷静......”温琼还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迟疑了片刻,她又说道:“现在咱们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我相信,有一个人应该有办法......”

    “谁?”潘云忙问道。

    “张禹!”温琼郑重地说道。

    “对、对......张禹......他一定有办法,我这就给他打电话......”潘云说着,立刻朝床边冲去,拿自己的手机。

    吉祥别墅区,张禹的家。

    张禹等人是晚上八点多钟回来的,鲍佳音和鲍诚文跟他在一起。

    对于鲍老爷子来说,他的目的就是好好的研究一下发光的花瓶。

    先前他认为,瓷器是因为氧化变成的这样,可一下子出现这么多,难免让人心生疑惑。

    特别是当他见识了张禹的本事之后,隐隐意识到,这里面很有可能是张禹耍的花样。

    鲍佳音不是外人,张禹也就没有隐瞒鲍诚文,补瓷的人就是他自己。同样,张禹也有不解的地方,那就是这些瓷器都是一起补出来的,怎么就有的发光,有的不发光呢?

    鲍诚文听了张禹的说话,自然也被勾起了好奇心,便仔细研究起来瓷罐、瓷瓶和鱼缸上面到底存在什么问题。

    还真别说,鲍诚文在这方面的见识,确实超过常人。张禹没搞明白的问题,让鲍诚文给发现了。

    众所周知,瓷器是用瓷土烧成的。瓷土又名高岭土,是陶瓷的主要原料,由云母和长石变质,其中的钠、钾、钙、铁等流失,加上水变化而成的。

    这三件瓷器,以及让养文宾买走的,都是宋朝时期的瓷器。而且,瓷器的质地,说白了就是瓷土,应该是一个云母矿区出来的。

    但是到底是哪个云母矿区,这就无从追究了。

    研究出来这个问题,时间也就不早,快到十点钟了。

    这两天来舟车劳顿,都没怎么合眼,张禹表示,晚上也别回家了,在我这边睡。跟着就让杨颖给安排房间。

    听了他的话,鲍佳音还特意斜了他一眼,像是在说,是不是有什么企图。

    不过她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都折腾成什么样了,谁有这个心情,只想好好的睡觉。毕竟明天早上得早起,将这些瓷器押运到无当集团。

    这当口,张禹的手机响了起来,“铃铃铃......”

    张禹掏出手机,一瞧来电显示,是潘云的号码。

    潘云失踪有一阵子了,张禹都打算忙完现在手头的时候,专门用八字寻命术去找找。

    现在电话打过来,实在是太好了。张禹立刻接听,说道:“喂,你好。”

    “张禹,你在哪?”电话里响起“温琼”急切的声音。

    “是阿姨啊,你怎么用潘云的手机给我打电话呀?”张禹问道。

    说话的是潘云不假,可潘云现在的身体是温琼的,说话的声音,同样也是温琼的声音。

    张禹经常跟温琼说话,能听不出来谁的动静么。

    “我不是我妈,我是潘云!”潘云又是急切地说道。

    “嗯?”张禹听了这话,登时就是一愣,什么叫我不是我妈呀。

    张禹不解地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明明是阿姨的声音,怎么叫我不是我妈......到底怎么回事?阿姨,你这是玩的哪一出儿.....”

    “怎么跟你说呢......你先说,我现在是不是在做梦?”潘云问道。

    “咱俩在这用电话通话呢,怎么可能是做梦呢?阿姨......你这到底怎么了......”张禹本来折腾的就累,被潘云这么一说,现在更迷糊。

    “这么跟你说,我是潘云,可是现在,我变成了我妈......而我妈现在变成了我......这话说出来,其实我都不信......但又千真万确......张禹,你赶紧来我妈家,帮我们想想办法......”潘云都好急哭了。

    “你真的是潘云……”张禹隐约听出了问题。

    在他的印象中,温琼素有大将风度,处变不惊,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没有这种快要急哭了的声调。可若说,电话那边的人是温琼,还真叫人多少不敢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