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1450章 晋身之资
    养文宾的办事能力,着实不容小觑。第二天一早,他就先给京城那边打了个电话,说了自己这边的情况,又说了一下张禹的事情。

    这些的成败,完全就在于白癜风患者的治愈情况,将张禹配置的药物给病人们涂抹,再到阳光下暴晒,果然是立竿见影,效果显著。估计有一两天,就能痊愈。

    紧跟着,养文宾对外公开宣布,养家有祖传的白癜风配方,纯中药的,一直都没拿出来用。如果自己真的知情,那用这个药方,不知道能赚多少钱。可是,我养文宾不屑于这么做。

    他最后提出,要将白癜风祖传药方捐给医院,以便让白癜风患者们能够尽快痊愈。

    这配方当然是张禹给他的,并非向日葵那个,而是张禹专门开的一个白癜风药方。

    好家伙,消息这一发布,网上立刻是铺天盖地的洗白。

    说法很简单,那就是人家养文宾有白癜风的药方,这买卖要是养文宾做的,把药方拿出来就好,签约治疗,能赚多少钱。再者说,以养文宾的身份和实力,用得着非法集资么,根本就如警方公布的那样,养天波被人陷害。

    这边他一洗白,京城的人就给他来了电话。对于养文宾的表现,京城的大佬很满意,张禹的事情,自然也没有问题。

    要知道,如此大的麻烦,被养文宾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化解,简直是奇迹,也能看出养文宾的办事能力。

    像养文宾这样的商人,国家是缺不了的,虽说养文宾下去,也能扶植其他的人,但做生不如做熟。加上这些年来,养文宾也算是立下汗马功高,除非迫不得已,挥泪斩马谡之外,能保是一定要保的。

    张禹红顶商人的身份,需要上面知会镇海市政府,稍微需要点时间。以张禹耀文慈善榜榜首的身份,进入镇海市议会,那是完全没有问题的,还是板上钉钉的全国十大杰出青年,如果再为国家捐献保护,进入镇海市议会当个副秘书长,也在情理之中。

    只是这个位置,通常不乱给,一来得靠谱,二来得有贡献。所谓的靠谱,那就是引荐人了,有养文宾当张禹的引荐人,肯定没问题。至于说贡献,又是献宝、又是捐款,也是不小的贡献。

    现在差的,就是时间,毕竟是个副秘书长,该走的程序,还是要走的,不可能直接下任命。

    这个张禹不是特别的急,他最着急的是,国家道教协会成员的身份。这件事,正常的程序,少不得要经过道教协会的批示,甚至于还得经过地方道教协会的推荐。

    可这是普通道观进入国家道教协会的程序。如果国家想要硬塞,谁敢反对。再者说,道教协会在很多人的眼中,没什么大不了的。于是,由京城的宗教管理总局一纸文件,都没知会道教协会,就给张禹安排了一个国家道教协会的理事。无当道观,也就正式成为国家道教协会的成员。

    养文宾下午就把消息告诉了张禹,这让张禹高兴得不得了,有了这个身份,镇海市道教协会还敢把他开了吗?到时候看看,你们怎么说。

    张禹趁热打铁,就在石家市,由养文宾、鲍诚文陪同,召开了一个小型的新闻发布会,高调宣布明天就将自己家里的瓷瓶捐给国家。同时宣布,明天上午十点,将在无当集团展览这些瓷器,举行一个捐献仪式。

    随后,他也不在石家市逗留了,直接坐养文宾的飞机赶回镇海市。

    参与新闻发布会的媒体不多,可当新闻一公布出来,其他的媒体也是争相转载。

    “轰动!无当集团董事长张禹先生愿意将家中藏宝捐献给国家!”“张禹先生家中藏宝,传闻无价,明日将全部捐给国家!”“张禹先生捐宝仪式,将在明天上午十点举行!无价之宝公开面世!”......

    镇海市,龙湖山庄。

    在生态园里,戚桐伟坐在椅子上,一边品茶,一边享受中生态园中清新的味道。

    儿子在耀文慈善拍卖会上,只拿了一个第二名,这让他的心情十分不好,对张禹的恨意,就更加不用说了。

    “铃铃铃......”

    这功夫,放在石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听到手机的声音,戚桐伟直接抓起接听,“喂。”

    “老板,刚刚收到消息,张禹在石家市宣布,要将家里的那些瓷瓶全部捐献给国家。”电话里响起一个中年人的声音。

    戚桐伟现在,已经不仅仅是关注无当集团的事情了,甚至开始全面关注张禹的动向。他要报仇,他要找回这个场子。

    “在石家市宣布......”戚桐伟纳闷地问道:“他怎么跑到那里去了?”

    “好像是跟养文宾一起去的。近日养文宾的儿子养天波在石家市惹了大麻烦,险些连累到养文宾。这个张禹过去,似乎给帮了养文宾什么忙,两个人一下子走的很近。”中年人说道。

    “他跟养文宾走的很近!”戚桐伟大吃一惊,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养文宾何等实力,红顶商人,耀文慈善榜的发起人。这样的人物,实力绝对不在戚家之下。

    他清楚,如果张禹和养文宾结成盟友,只怕自己再想报仇就难了。

    “嗯?”一瞬间,戚桐伟想起一件事来,跟着说道:“你刚刚说,张禹要将家里的瓷器全部捐给国家,就是那些发光发亮,在耀文慈善拍卖会上拍了三十五亿的吧。”

    “没错,就是那些。”中年人说道。

    “都捐给国家......他要做什么......”戚桐伟嘀咕起来,脸色越来越凝重,猛地他大声叫道:“不好!”

    “老板,怎么了?”中年人不解。

    “他这是想要以此为晋身之资,成为像养文宾那样的红顶商人!”戚桐伟急切地说道。

    “啊?不能吧......”中年人也是大惊。

    “没有什么不能的,你都说了,养文宾在石家市遇到了麻烦,张禹还跑到了那里。无缘无故的,他去那里做什么?还有,没有什么条件,他又凭什么将价值百亿的宝物捐给国家!”戚桐伟狠狠地说道。

    “那现在怎么办?”中年人担忧地说道。

    “这事你不用管了,我自有办法。”戚桐伟说完,直接挂断电话。

    他跟着又拨了一个号码,让人赶紧准备车,自己风风火火地出了生态园,坐车直奔郊区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