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1445章 桃之夭夭
    对于顾文淼的说法,鲍佳音点了点头,作为律师,她自然明白其中道理。但是,她并没有多嘴。

    顾文淼看着张禹手中的木头人,随即说道:“老弟,你既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那能不能有办法将这个给化解了?”

    道家之中,招官非的数术不少,但基本上都是大同小异。起码要知道生辰八字,这才能管用。大体上,只是招来官非,到底有没有问题,那就要看本人到底做没做犯法的事情。如果没做的话,那就没事。

    像这种能把人给钉死的,几乎不让使用。因为这属于强行扭改人的气运,容易出现冤死鬼。

    张禹的师父老王头除了教张禹招官非之外,自然也要传授破解之法,同样也说了一些道派之中类似的法术。茅山术的刑网就是其中之一。

    不过,老王头只知道刑网是怎么回事,具体怎么化解,他并不知道。所以,张禹也不知道刑网该怎么化解,好在张禹现在的修为不比以前,要高出很多。

    张禹琢磨了一下,说道:“阿姨,我应该有七八成把握能够破掉这个。但是我需要点东西,得进来买来。”

    “什么东西?”顾文淼马上问道。

    “桃子。给我来九个就行,不能多也不能少。”张禹说话的时候,比了一个“九”的手势。

    “还有什么?”顾文淼随即又问。

    “九个桃子就够。”张禹认真地说道。

    “就九个桃子......”顾文淼有点不敢相信。

    “其他的东西,我身上都有,就缺桃子了。”张禹微笑着说道。

    “这个好办,你等着,我马上就让人买。”顾文淼说着,就匆匆地跑到房间门口,开门之后,便冲走廊上喊道:“赶紧去给我买桃子,要九个,不能多也不能少!”

    “是是是......”走廊上的保镖赶紧答应,却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老板要桃子,那就赶紧去买吧。

    房间内,鲍诚文好奇地看着张禹。以前就觉得这小子有点特殊,现在看来,似乎更加特殊了。

    鲍佳音也看着张禹,在她看来,买桃子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当初张禹在鲍诚美家里摆阵的时候,还是摆着花呢。

    顾文淼折了回来,眼睛又盯住张禹手中的木头人,紧张地说道:“桃子我已经派人去买了,只要买回来,是不是就没事了。”

    “只要时间来得及,在被钉死之前,将刑网给破掉,那养叔叔和你儿子就会安然无恙。”张禹肯定地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顾文淼勉强算是吃了一颗定心丸,跟着又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电话一接通,她又是直截了当地叫道:“九个桃子,快去快回!”

    张禹现在,走到了窗户边,只管盯着木头人瞧。

    他能够断定,别墅内的深灰色霉运,都是因为这个而起。而这个小木人,就是这些霉运的死穴。

    小木人看似简单,其实上面布有阵法,不能轻易给少点。用师父的说法,上面的头发是两个人的,一个是施术者本人的,一个是被施术者的。

    施术者用红绳和自己的头发先将写有被施术者名字和生辰八字的木头人的缠上,这里是一个阵法。然后再将被施术者的头发缠上,缠的越多,被施术者就越倒霉,就被钉死的越快。

    上面的发丝和红绳,不能强行给撤下来,因为撤下来也没用。

    也不知别墅区的物业有没有报警,进来这么半天,也没有警察前来撵他们。

    没过多久,顾文淼的保镖就回来了,拎着一个大口袋,里面不多不少,一共九个大水蜜桃。

    看来顾文淼的手下也不知道这桃子是干什么用,只管买最好的。

    桃子到手,保镖就直接退下,顾文淼急切地看着张禹,“桃子买回来了,现在能破了这东西吗?”

    “交给我好了。”张禹自信地说着,拎着水蜜桃来到屏风前面的位置。

    他找了一个光线最好,阳光最为充足的地方,先将小木人摆在地上,跟着将口袋里的九个桃子拿出来,摆了一个圆形。

    说是圆形,也不是彻底的圆形,别的位置都很紧凑,只有冲着张禹的这一边,露出一个大口子来。摆好之后,他又拿出来九张护身符,摆到九个桃子的外围,接着又将九个铜钱压到了符纸之上。

    忙完这些,张禹站起身来,沿着摆好东西,脚踏罡步的转动起来。

    说来也怪,随着他的转动,每经过一个铜钱的时候,那枚铜钱竟然自动的站了起来,随后开始原地打转。

    看到这一幕,除了见识过张禹的鲍佳音之外,鲍诚文和顾文淼都懵了。

    “这是怎么回事,还能自己转?”顾文淼张大着眼睛,小声嘀咕。

    等张禹转完一圈,九枚铜钱已经全部转动起来。张禹又继续转圈,这一次,被铜钱压住的护身符竟是开始轻微的煽动,瞧那意思,如果没有上面的铜钱压着,只怕都有可能飘走了。

    转完这一圈,张禹又转起了第三圈。这一回,更为让人惊诧的事情发生了。

    被铜钱压住的护身符先后自动点燃,而在上面转动的护身符,仍然还在转动。黄红色火苗子,配上不停转动的铜钱,煞是好看。

    张禹再次回到原位,也就是露出的那个口子,他盘膝坐到地上,右手抬起,伸出二指,左手抓住右手的手腕。只听他的嘴里,开始振振有词的念叨起来,“十面埋伏,四方楚歌;网开一面,桃之夭夭……”

    伴随着他嘴里的念叨,鲍佳音三人突然闻到了一股清香,这股香味是桃子的香味,嗅起来是那样的清爽。

    “怎么这么香。”顾文淼诧异地说道。

    “好像是桃子的香味。”鲍佳音说道。

    “可是……为什么会突然香味这么重,以前没觉得……”顾文淼满是不解。

    随着桃子的香味越发的浓郁,燃烧的火符终于化为灰烬。也就在这一刻,桃子中间摆放的那个小木人身上,突然自己着火了。

    “哧哧哧哧……哧哧哧哧……”

    发丝和红绳,一同点燃,冒出黑色的烟雾。未几,就全部烧的一干二净,只剩下那个小木人。

    张禹一伸手,将小木人抓入手中,再一瞧,在木人的正面刻着“养天波”的名字,在后面,则是生辰八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