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1443章 就说我让人砸的
    养文宾彻底傻了眼,让他在中午十二点之前将事情平息,开什么玩笑。如果真能摆平,早就摆平了。特别还是怕啥来啥,他就怕那些白癜风患者出什么事,这样的话,官司就打不起了。

    “养先生,现在能动身了吧。”对面站着的杨光又是客气地说道,并且做了个请的手势。

    车内的人一看警察要把养文宾给带走,顾文淼率先急了,直接冲了出来,嘴里叫道:“我们家文宾可是议会副秘书长!你们有什么权力带他走?”

    紧跟着,张禹也从车内出来。

    杨光看着养文宾,还是十分的客气,“养先生,我也是奉命行事。”

    养文宾的来头,他还是知道的,所以在面子上,必须得过得去。养文宾也知道,自己不去是不行的,再者说,京城都打过来电话的,让他过去。

    “文淼,你就不要管我了,我自己去就好。”养文宾说着,又看向张禹,说道:“张老弟,拜托了。”

    张禹点了点头,同时也在琢磨,现在该怎么办。

    养文宾把话说完,就挺胸昂头,拿出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来,朝前面走去。警察当然也不敢像普通犯人一样对待他,是相当的礼敬。

    人在外面才能看到,他们前后都被警车给堵住了,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养文宾就这么跟着走了,警车也都跟着离开,顾文淼已然懵了,完全是没了主心骨。

    本还指望养文宾回来把儿子给捞出来,现在可好,儿子能不能捞出来是一回事,丈夫眼下都给搭进去了。

    “怎么会这样呢......”这时,张禹嘀咕了一句。

    听到张禹的声音,顾文淼才算恢复了一点意识,她马上看向张禹,随即想到张禹在这里说的话,还有丈夫临走前对张禹说的话。

    彻底没了章法的她,直接就把张禹当成最后的救命稻草,急切地说道:“张老弟,你看现在怎么办?文宾的事儿,全都靠你了。”

    她已经顾不上儿子了,不管怎么样,先想办法把丈夫给弄出来才是真格的。

    张禹面色凝重,思量了片刻才道:“原本养叔叔身上的问题已经解决......不应该再这样,除非是有人又做了手脚......”

    “什么手脚?”顾文淼急声问道。

    张禹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自顾自地说道:“养叔叔就在我的身边,如果有人想要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对他做手脚,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唯一的线索,应该就是在那个关联之人身上......”

    说到这里,张禹的眼睛一亮,马上说道:“阿姨,你儿子在什么地方,你是不是还不知道?”

    “不知道。”顾文淼担忧地说道。

    “连你都不知道,那只怕知道他在哪的人也不多吧?”张禹又问道。

    “除了一些高层之外,只怕没有几个人知道了。”顾文淼无奈地说道。

    “嗯。”张禹点了点头,说道:“肯定有人在昨天晚上对他做了手脚,他关的地方既然那么难找,估计戒备也十分森严,不是谁随随便便就能接近的。所以,不出意外的话,动手脚的地方肯定是在他住的地方。阿姨,你儿子在石家市有住的地方吗?”

    “有的,他就住在彩云间别墅区。”顾文淼说道。

    “好,那咱们现在就过去。”张禹说道。

    言罢,他就钻进车里。

    “去他那里......”顾文淼纳闷地来了一句,可见张禹已经上了车,她只好跟进去。

    “没错,事不宜迟,赶紧开车吧。”张禹说道。

    “好,那就去那。”顾文淼立刻吩咐司机,“去彩云间别墅区。”

    眼下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听张禹的。

    司机用对讲机通知其他车辆,赶紧前往彩云间别墅区。

    这个别墅区是在机场和市政府之间的位置,他们也算是路过,只是因为稍偏,没有没经过那条道。

    现在是赶时间,自然不能慢慢悠悠的开,只用一个来小时,车子就到了彩云间别墅区。

    养天波作为养文宾独子,居住的别墅自然不能小了,是一栋三层的大别墅,院子也很大。

    不过现下,别墅已经被警方给查封。这也十分正常,养天波涉嫌的可是非法集资,他名下的财产必须冻结,以便作为日后的赔偿。

    别墅的院门上贴着封条,虽然并没有人看着,但别墅大门上却挂着一把大锁。

    张禹、顾文淼等人从车内出来,顾文淼一看到封条和大锁头,心头就一阵恨恨。她毫不客气地说道:“把锁头给我砸开!”

    警方查封的东西,就这么砸开,可是要担责任的。顾文淼的那些手机,似乎并不畏惧,马上就有人从车里拿家伙。

    这当口,突然几个保安跑了过来,嘴里喊道:“你们干什么、干什么?”

    “你说干什么?”一个保镖大声豪气地吼了起来。

    保安看到对方车队,料想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他们赶紧苦哈哈地说道:“几位大哥,这里是警方查封的,让我给看着点,不许任何人进去。你们这要是把锁给砸了......我们怎么交代......”

    “就说我让人砸的!”顾文淼毫不客气地说道。

    “那、那也不成啊......”保安小心翼翼地说道。

    “你哪来那么多废话!出了事,跟你没关系!”一个保镖指着保安就骂,看那意思,就差动手了。

    保安一个月才挣几个工资,哪敢跟他们扯这个,是赶紧后退。有一个领头的,把事情汇报给物业。

    “哐!”“哐!”

    顾文淼的保镖已经动手,三两下就把锁头给砸开了。院门推开,顾文淼当先朝里面走去,张禹一看,这红顶商人的老婆也确实有派头。

    当然,顾文淼是什么也不顾上了,就是死马当活马医。同样,她也知道,这根本就不算什么事,如果丈夫和儿子搭进去,那什么都没了。如果丈夫没事,那砸个破锁又算什么大不了的。

    张禹跟在她的身边,很是自然地抬起手来,用牙咬破中指,在眼前划了一下。

    再次一瞧,就见别墅的上方,笼罩着一片深灰色的气流。如此气流,预示着这里的主人必然有牢狱之灾,

    房子出现这样的状况,只能说明一点,就是有人来这里招官非了。

    众人一直来到别墅门前,儿子家里的门钥匙,顾文淼肯定是有的。她一把撕掉上面的封条,打开房门,接着说道:“再怎么办?”

    张禹更是直接,“去你儿子儿子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