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1439章 坑爹啊!
    养文宾的车队,一路来到民用机场。

    快到机场的时候,养文宾的手机响了起来,这次想起来的,玫瑰金手机。

    他一接听,就急切地说道:“情况怎么样?查清楚没有。”

    电话里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文宾,儿子是被北河省公安厅的人给带走的,关在什么地方,石家市政府方面根本不知道,我想办法到公安厅和省政府打听,结果他们说的都很含糊。”

    “混蛋!”养文宾骂了一句,接着说道:“那你有没有查清楚,那小兔崽子在里面陷得到底有多深?”

    “这个倒是查清楚了。市公安局方面已经拿到了那家公司的全部工商资料。法人代表是咱儿子,公司一共有三个股东,咱儿子占40%的股份,另外两个各占30%。咱儿子是公司的董事长,那两个是正副总裁。公司以养蝎子的名目,对外非法集资,每年对蝎子进行高价回收,这是常用的非法集资手段,最后自然会资金链断裂,老板卷款潜逃。不仅如此,他们公司还说用蝎子生产的药酒和药膏,能够治疗白癜风,拥有奇效。先前用人买了,却没什么用,后来他们公司便跟人家签约治疗......”

    电话里的女人说话的声音很急,看得出来,心中有多么焦急,说到这里,她顿了一下,喘了口气,才接着急切地说道:“言明半年之内能够根治白癜风,无效的话,不仅仅是退款,而且还要三倍赔偿。就在前段日子,有养殖户去公司办理回收蝎子的业务,结果那两个股东已经卷款跑了,公司根本拿不出钱来,咱儿子好像压根就不知情。随着来领钱的人越来越多,事情也包不住了,养殖户知道被骗,这才一窝蜂的来要钱,见要不到钱,就去了市政府和省政府上访堵大马道。眼下那两个股东不知道踪影,咱儿子是董事长,所有的黑锅......自然都得他来背了......又是回收蝎子的钱,又是白癜风患者的赔偿......这些钱加在一起,已经是一个天文数字了......特别是那些患者,白癜风比以前还重,咱儿子更是涉嫌到贩卖假药......一旦坐实,死刑都是有可能给的......”

    说到最后,女人也是恨得直咬牙。

    养文宾听完她的讲述,差点没气死。养文宾气鼓鼓地叫道:“这就是你生的宝贝儿子,他是傻子吗?还跑去给人家当董事长,有那个脑子吗?”

    “文宾,现在说这些能有什么用。他终究是咱俩唯一的儿子,你得想办法救他。”女人都好哭了。

    “救他!救他!我现在都泥菩萨过江!”养文宾恨恨地说道:“事情我知道,我这就坐飞机去石家市,你到机场等我!”

    “好。”女人赶紧答应。

    养文宾挂了电话,让司机加快速度,其实速度已经很快,但老板这么说,司机只能加速。

    坐在养文宾对面的张禹,看到养文宾这般,就知道肯定是得到了确切的消息。

    张禹问道:“养叔叔,又有什么新的消息?”

    养文宾苦笑一声,说道:“那小兔崽子,可要把我往死里坑啊......”

    当下,他就把妻子说的事情,原原本本地重复一遍。到了这个节骨眼上,张禹也就不算是外人了。

    听完他的讲述,张禹、鲍佳音、鲍诚文也都无奈摇头。

    坑爹!实在是坑爹啊!如此大坑,都有可能把全家人给埋里面去。

    鲍佳音皱了皱眉,说道:“这案子,即便说是有人故意坑害养天波,只怕也没有会相信。他是董事长,现在事情闹的这么大,必须要有一个人来承担责任,而这个人......除了养天波之外,也找不到第二个了......”

    养文宾苦笑一声,说道:“可不是么......为今之计,就是砸钱,好在我多年经商,手里还有一些钱......只是白癜风患者的事情,比较棘手......能洗脱非法集资的名声,只怕也洗脱不了卖假药的事情......”

    对于养文宾来说,能够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可眼下的情况,不是说有钱就能一下子解决的。

    说话的功夫,车子来的民用机场。

    养文宾进去亮明身份之后,就要调动飞机,前往石家市。

    机场的办公人员早就接到消息,禁止养文宾出境,可人家要去石家市,不是要出境,那机场的人就不能拦着人家。

    工作人员刚到放行,警方和廉政督察局的人就到了,曹劲与褚臻焕走在前面,后面跟着二十多人。

    “养先生。”曹劲率先好了起来。

    这么杂乱的脚步声,养文宾哪能没听到,回头一瞧,全都是穿警服的,他的心头就是一颤。可别又出什么事吧。

    张禹不认识曹劲,却认识走在前面的褚臻焕。

    这种情况,他不方便打招呼,只是微微点头。

    褚臻焕也是微微点头,很快和曹劲来到养文宾的面前。

    “你们是什么人?”养文宾平和地问道。

    “我是市公安局副局长曹劲,这位是市廉政督察局的褚副局长......”曹劲说着,便朝养文宾出示了证件,褚臻焕也向养文宾亮出证件。

    养文宾看了之后,微微点头,说道:“不知两位局长突然到此,有何贵干。”

    即便心中有底,多少也有点担心。

    “我们想问养先生这是打算去哪?”曹劲问道。

    “石家市。”养文宾直截了当。

    “那正巧,我们也奉命前往石家市。养先生是红顶商人,一向为国为民,不知能不能行个方便,让我们搭个便机。”曹劲客气地说道。

    搭便机,没听说过这个词。但事情明摆着,飞机是养文宾的私人飞机,飞机起飞之后,往哪飞就没准了。

    曹劲这也是在请示过之后,上面下达的命令,如果养文宾要上飞机的话,就得跟着他上飞机。

    镇海市是接到京城的命令,盯着养文宾,不能让人出国。没让抓人,也没让其他,这种盯法盯普通人还行,可养文宾是有私人飞机的人。又没有说将他的飞机禁飞,不是给人增加难题么。

    没办法,镇海市的领导研究了一下,干脆让曹劲跟着登机,确定人是留在国内,如果敢往外国飞,那就当场拿下。

    养文宾也知道对方的意思,他着急去石家市,也清楚不答应的话,只怕飞机都不能让他上。

    他点了点头,说道:“既然顺路,那就登机一起去吧。”

    ****

    更新有些迟来,愧对亲哥亲姐。老铁开始还以为只是喝酒头疼,起来之后才发现,是真感冒了,绝不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