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1438章 转运
    “真的这么管用?”养文宾马上看向张禹。

    张禹自信地说道:“咱们上天台吧。”

    “上天台?”养文宾不解地说道。

    “放心好了,我一定会帮养叔叔逢凶化吉,遇难成祥的。”张禹从容地说道。

    见张禹说的如此把握,养文宾点了点头,说道:“那好,咱们这就上天台。”

    说完,他就率先朝楼梯那里走去。

    养文宾家的别墅一共三层,在三层楼顶,有一个休闲长廊,能够喝茶什么的,旁边还有护栏围成的小型篮球场,看来养文宾的业余活动还挺丰富。

    张禹进到篮球场里,让鲍诚文、鲍佳音、养文宾先在外面等着,他独自一个人在里面转悠起来。

    紧跟着,他选好方位,从怀里掏出来一把令旗,按照福星的位置丢到地上。

    养文宾、鲍佳音、鲍诚文三人紧瞧着,意外的事情,他们瞠目结舌。

    篮球场是塑胶的,根本插不住令旗,可令旗却能整整齐齐站成一圈。鲍佳音倒还好说,养文宾都使劲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看花眼了。

    张禹随后嘴里又是振振有词地念了起来,等他念完,在旁人的眼中,一切正常,可张禹确定看到,一道白光落入令旗所在的位置。

    这就是请福星。

    除了福星之外,张禹跟着又请禄星,请完禄星请寿星。这叫做三星报喜。

    张禹看向养文宾,说道:“养叔叔,你现在过来,进到这个令旗的圈里,三拜之后,再到这里三拜......”

    他所指的位置,正好是按照福禄寿三星的顺序来的。

    这叫作迎三星,三星降临气运会马上好转。

    养文宾已经有点懵了,他好奇地走了进来,近距离的观察令旗摆成的圈子。

    令旗看似是在地上,近距离的时候才能确定,令旗其实是悬浮起来的,距离地面还有那么一点点。

    “这、这是怎么回事?”养文宾诧异地问道。

    “养叔叔,没时间没解释......你赶紧按照我说的做,去去身上的晦气。”张禹认真地说道。

    “好......”养文宾也不迟疑,毕竟张禹展现出了实力。

    他按照张禹说的,跨步进到令旗的圈里,跪在地上拜了三拜。随后,他又进到禄星、寿星的圈子里跪拜。

    三个全部拜完,再看养文宾的头顶,那深灰色的气流已经不见。

    紫色的官运虽然仍然比较淡,可一切正常,应该不会有什么牢狱之灾了。

    “铃铃铃......”

    就在这时,养文宾兜里的电话响了起来。

    养文宾掏出手机,张禹记得,先前养文宾用的手机的玫瑰金的,而现在这个,却是银白色的。这个手机特别的小巧,跟打火机的大小差不多。

    养文宾直接接听,说道:“喂,您好。”

    电话里响起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养兄,我父亲他们刚刚开完会,会上的决定是,你必须在三天之内,平息舆论,处理完所有的善后。如果说摆不平,北河省省政府还有类似的事情发生,你儿子只怕就保不住了,而你么......谁会相信你不知情......所以,你一定要好自为之......”

    “谢谢、谢谢......”养文宾赶紧连声道谢。

    那边直接挂了电话,养文宾将手机揣回兜里,明显松了一口气。

    他看了眼地上三个令旗圈子,又看向张禹,忍不住说道:“这、这么管用......”

    “情况怎么样?”张禹问道。

    “那边让我尽快善后,我得马上去石家市,张老弟相助之恩,绝不敢忘。”养文宾说道。

    “现在就去?”张禹又问道。

    “没错。上面给我三天时间,我必须争分夺秒。”养文宾说道。

    “那我跟你一起去吧。”张禹真挚地说道。

    “好,有老弟相助,更能事半功倍。”养文宾点头说道。

    当下,他们也不耽搁,马上下楼离开。鲍诚文和鲍佳音听张禹也要跟着去,便一同跟着。

    张禹始终不提请养文宾帮忙的事情,毕竟现在养文宾也有急事,现在提了也没用。

    几个人出了养文宾的家,一同坐上养文宾的加长林肯,朝外面驶去。养文宾的身边少不得一干保镖,又乘坐两辆奥迪,一前一后的护卫。

    别墅外,现在就停着两辆面包车,一台是在左拐的路口,一台是在右拐的路口。这可是富豪小区,平常可没有这种破烂车停在这里,说句难听的,开个别克君威住在这里,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

    就这俩破面包车,看起来是何等扎眼。

    养文宾的车朝别墅区外驶去,路过一辆面包车,那面包车里的人不少,看到加长林肯出来,马上有人打电话。

    而在别墅区外,挺着六辆轿车,车里都是穿着警服的警察。带头的中年警察,警衔极高,乃是镇海市公安局副局长。在副局长旁边,坐着一位张禹的熟人,正是目前镇海市廉政督察局副局长褚臻焕。

    副局长曹劲的手机响了起来,接听后得知,养文宾的车出来了。

    随即,他就看向褚臻焕,说道:“褚局,里面盯着的人出来了,你看怎么办?”

    他们是奉命前来盯着养文宾的,但是养文宾的国家议会的副秘书长,他们可没权力抓,只能等高层发话。至于说叫上褚臻焕,那是因为担心实在不行的情况下,警方先不出面,由廉政督察局先出手,请养文宾去喝咖啡。

    毕竟廉政督察局有任何官员喝茶的权力,不一定就是逮捕,总而言之,可以把人先给拖住。

    眼下听说人出来了,他们还没得到任何命令,副局长不知道该怎么办?去拦养文宾,级别上也不够格,凭什么呀?上面只叫盯着点,别让人跑了,特别是不能逃出国外,没说限制人家自由。

    褚臻焕迟疑了一下,说道:“你给你们局长打个电话,问问该怎么办?这种事,我也做不了主。”

    他是帮忙的,所以哪敢做主。

    说话的功夫,养文宾的车队都出来了,一看外面的这些破车,养文宾就知道是警察的车。他倒是淡定,只管按照原定计划,前往飞机场。

    养文宾是有私人飞机的,飞机停在民用机场,朝机场方向开去。后面的副局长和褚臻焕一看这个架势,是赶紧跟上,却也不敢把车队给拦下来。

    副局长跟着打电话,向上级汇报,进行请示。

    而养文宾现在都有点后怕,如果上面一声零下,门口的警察就得冲进来。他对张禹更是刮目相看,虽然不敢确定,自己的平安无恙是不是跟张禹有关,可眼下终究是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