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1435章 好朋友
    “另外一个身份……什么身份?”张禹好奇地问道。

    “这里只是镇海市,镇海道教协会罢了。如果你能够拿到全国道教协会成员的身份,那镇海市道教协会还能把你怎么样?难道还敢将国家认可的道教协会成员,从镇海市道教协会里给踢出去吗?”温琼说道。

    “这……”张禹的眼睛一亮,精神为之一阵。自己如果只是镇海市镇海市道教协会的成员,哪怕是副会长,也得看人家的脸色,毕竟自己没有根基。倘若成为全国道教协会的成员,那谁也不敢小觑。

    可随即,张禹又是微微皱眉,说道:“阿姨,这事说起来容易,我怎么可能在短短三天之内,成为全国道教协会的成员呢?”

    “据我得到的最新消息,养文宾打算将三十五亿拍来的花瓶捐给国家。因为这花瓶不是独一无二,所以在价值方面打了折扣,花大的代价从你手里购买花瓶的可能性已经不大。现在你想要成为红顶商人,想要成为国家道教协会的成员,那就需要一个引荐人。”温琼说道。

    “引荐人……谁?”张禹问道。

    “养文宾!”温琼直截了当。

    “他……我和他并不熟……”张禹说道。

    “不熟悉不要紧,只要你能够展现出自己的实力,那养文宾自然会进行考虑。他作为引荐人的话,能够起到很大的作用。到时候你把花瓶无条件捐给国家,换个好名声,一切不就都顺理成章了。”温琼正色地说道。

    “没错。”张禹点了点头,说道:“多谢阿姨的指点,我这就去找养文宾。”

    “养文宾好像是明天就会带着花瓶去京城,你最好在他走之前找到他。他的住址应该是在镇南区,具体的位置我暂时不清楚。我看不如这样,你这就出发前往镇南区,我会让人立刻调查,确定了住址之后,第一时间通知你。”温琼说道。

    “好,那我这就出发。”张禹点头,跟着就站了起来。

    事态紧急,张禹知道不能耽误,这就出了温琼的办公室。下楼之后,来到停车场上车,直接吩咐司机前往镇南区。

    车子开出区政府,还没等行驶到路口的红绿灯,张禹兜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铃铃铃……铃铃铃……”

    “这么快。”张禹嘀咕一句,马上掏出手机,他以为温琼打过来的,可当看到来电显示,却是一愣。

    原来,显示的不是温琼的电话号码,而是鲍佳音的。

    “又有什么事……”张禹纳闷,但还是接听,“喂,佳音吗?”

    “是我,你在哪呢?”电话里响起鲍佳音的声音。

    “我在外面呢,找我有事吗?”张禹问道。

    “我和我爸正去你家,你赶紧回家等着。”鲍佳音大咧咧地说道。

    “你和伯父来我家干什么?”张禹不解地问道。

    “还不是你那个花瓶给闹的。”鲍佳音不满地说道:“我爸一听说你家里还有能够发光的花瓶,就好像着魔一样,一定要去你那看看。我们已经离你家不远了,你快点回来。”

    “我今天有急事,恐怕不成。”张禹为难地说道。

    “什么天大的急事呀?”鲍佳音好奇地问道。

    “我要去见养文宾,估计你也不认识。他明天就要坐飞机走,我得赶在他走之前,找到他。”张禹如实说道。

    “切!”鲍佳音不屑地来了一句,“我怎么就能不认识养叔叔,我爸和他的交情好着呢。前两天耀文慈善拍卖会的时候,就住在他家,要不是看到花瓶,都不能赶回来。”

    “啊?”张禹一惊,急切地说道:“伯父和养文宾是朋友?”

    “我爸在国内到处考古,养叔叔也是古玩爱好者,一来二去的就熟了。养叔叔淘到什么好东西,都得找我爸帮他把关呢。”鲍佳音大咧咧地说道。

    听了她的说法,张禹心中大喜,这可真是缺什么来什么。

    张禹立刻说道:“佳音,现在我遇到麻烦了,这事你可得帮我。能不能让伯父帮忙引荐一下,说实话,我现在连养文宾的家具体在哪都不知道。”

    “你可真是要命啊,连人家家门都不知道,还去找人家。你等着,我问问我爸……”鲍佳音说完,也没挂电话,让张禹能够听得清楚。

    “爸,张禹遇到点麻烦,着急见养文宾叔叔,他又不知道养叔叔的家在哪,想请你帮忙引荐一下。”

    “好吧,我给养老弟打个电话。”张禹跟着就隐约听到鲍诚文的声音。

    “我爸这就给养叔叔打电话,你等消息吧。”鲍佳音这次是冲电话里的张禹说道。

    “好,多谢伯父了。”张禹感激地说道。

    等了能有不到一分钟,电话里又响起鲍佳音的声音,“我爸要跟你说话。”

    “好。”张禹答应。

    “喂,小禹么。”电话里响起鲍诚文慈和地声音。

    “伯父是我。”张禹马上笑着说道。

    “你到底有什么急事要找养文宾呀?十分着急吗?”鲍诚文关心地问道。

    “十万火急。”张禹说道。

    “这样啊……”鲍诚文有点为难地说道:“刚刚我给他打了电话,听他说话的语气,显得十分着急,好像是遇到了什么麻烦,正在想办法。说有什么事的话,等他从京城回来再说。”

    “伯父,真的是要紧的事儿,等他从京城回来就来不及了。您现在能不能带我去他家……”张禹急切地说道。

    “那好吧……既然你这么着急,我就豁上脸皮,不请自到吧。”鲍诚文说道:“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我在区政府这边。”张禹说道。

    “你往镇南区方向走,我和佳音绕立交桥那边过去。他家在滨海路的别墅区,咱们在路口集合。”鲍诚文说道。

    “谢谢伯父。”张禹感激地说道。

    挂了电话,他让司机赶紧去镇南区的滨海路别墅区。

    过了几条街,便接到了温琼打过来的电话,说的地址也是滨海路别墅区。

    到了地方,张禹等了没一会,就看到那辆熟悉的悍驴呼啸而到。

    悍驴停到张禹的车旁,鲍佳音探出头来,跟张禹打了个招呼,示意跟上她的车。悍驴直奔别墅区,看来还真挺熟悉的,鲍诚文一露脸,别墅区的保安就放行。

    两辆车前后脚的来到一栋别墅大院前,鲍诚文独自下车,跟院门口的保镖通气,保镖赶紧和里面取得联系,片刻后开了院门。

    鲍诚文重新上车,一起进到院子里,等车挺稳,张禹下车和鲍诚文打了招呼,连声感谢。别墅的门打开,由鲍诚文引领,张禹和鲍佳音一起进到别墅之内。

    一进门是偌大的客厅,养文宾亲自迎了过来,“鲍老哥……佳音,张禹老弟……这是那阵风,把你们都给吹来了……”

    鲍诚文、鲍佳音、张禹也先后打招呼。

    打招呼的功夫,张禹就发现养文宾的气色不对,跟那天见面的时候不同,印堂发黑,好像是要倒霉。

    也就这档口,大客厅内突然响起“啪嚓”一声,应该是什么东西碎了。

    ****

    特别鸣谢:全新指南者,木木不哭,土豆西红柿,乌龟公子,听~被辜负的声音,黑天马,一起三疯,淡淡的哭泣,书友201707,无奈何,幻寂天下,wower05,鱼乐无限,行行行行行,爱比甘蔗糖大大的打赏,还有这两天的150多张月票和1000多张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