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1426章 你真把我张禹当成土鳖
    “跟我商量事情......”张禹故意沉吟一声,跟着谦逊地说道:“韩馆长能有什么事情用得上我张禹呢......不会是开玩笑吧......”

    “张总,你看我大老远的过来,像是开玩笑吗?”韩馆长正色地说道。

    “那韩馆长请说,如果有什么事,我能帮得上忙,我一定帮忙。”张禹微笑着说道。

    “事情其实也不大,在这里,我先恭喜张总荣获耀文慈善榜的榜首。不日便会成为获得全国十大杰出青年的殊荣。”韩馆长客套地说道。

    他说这话,摆明是告诉张禹,三十五亿那个瓷瓶的事儿,我是知道的。

    “多谢多谢,侥幸罢了。”张禹谦虚地说道。

    “据我所知,张总拍卖的那个瓷瓶,是从我们博物院买去的瓷瓶碎片,然后予以加工补上。这个没错吧。”韩馆长说道。

    “没错。”张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要不说,为人比较低调,要是再说什么多亏韩馆长把瓷瓶卖给我,那未免有些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嫌疑。

    “张总买下的瓷瓶,可不止这么一个,我们博物馆琢磨着,张总能不能将那些补好的瓷片,还给我们博物馆。当然,当初张总出的那五亿八千万,我们博物院会一分不少的还给你,不仅如此,我们还愿意另外再给张总两千万的补瓷费,一共是六亿。不知道张总意下如何?”韩馆长用商量的口吻说道。

    张禹听了这话,心中暗说,你怎么不去抢啊。老子一个瓷瓶就拍了三十五个亿,这个钱是养文宾出的,从萧洁洁的手里抢的。这说明什么,说明这个瓷瓶值三十五亿。

    一个瓷瓶就值三十五个亿,家里还有三个呢,你出六个亿就想买走,糊弄傻小子呢。

    当然,这样的话张禹不能说,他只是说道:“韩馆长,这事怎么说呢......其他的瓷瓶,还没补好呢。那些东西,让我交给了一个补瓷的朋友,现在只补好了一个,就是拍卖会上的那个。余下的都在他的手里,最近又联系不上,也不知道是不是私吞的。我手头事情太多,还没去找他呢。”

    答应是不可能答应对方的,却也不能直接拒绝,所以张禹来了个缓兵之计,先把这事拖过去再说。

    可他没想到,韩馆长听了这话,大笑起来,仿佛是听到什么十分可笑的笑话。

    张禹不解其意,问道:“韩馆长这是笑什么?”

    “你这话未免有些......”说到这里,韩馆长没继续往下说,而是包里掏出来一份报纸,递给张禹,“张总不妨先看看这个,这是我在路上买的,当天的报纸......”

    张禹接过,一看头版头条,登时就傻了眼。

    原来,上面几幅醒目的大照片,正是家里存放花瓶的房间,黑暗之中,三个花瓶散发着不同的光彩。甚至还有一张张禹和方彤、方涛、傅雪凝的合影。

    标题上写着“惊!据知情人士透露,张禹先生家中尚有三个稀世瓷器!一件价值三十五亿,此三件又价值几何?”

    自己刚刚撒了个慌,现在可好,竟然被直接打脸,张禹不禁一阵尴尬。

    他反应也快,立马就明白了,昨天晚上方涛带着女朋友来了,跟方彤一起去看了楼上的花瓶。搞不好是方涛的女朋友拍的照片,然后发网上了。

    事已至此,张禹再狡辩恐怕也是徒劳的,只能硬着头皮说道:“这东西能发光么......我怎么以前没发现呢......呵呵......”

    “张总是否发现了也无妨,东西既然在张总家里,那不如就物归原主吧。”韩馆长微笑着说道。

    张禹直接心里暗骂一句,你说的就算了。

    他也是微微一笑,说道:“通常来说,钱财不可露白,否则必生是非。现在看来,一点也没错。说到物归原主,这话......从何说起呢......东西是我花钱买的,按照市场价格,一分也不少......你现在让我再原价卖给你......似乎没有这个道理吧......”

    “张总,你要知道,这些东西本来就是国家,属于国宝。你当初撞毁国宝,那可是天大的罪名,国家没追究你刑事责任,就不错了。现在国家要买回去,你凭什么拒绝!”这一次,说话的是随同韩馆长来的那位办公室主任。

    “王主任......你先稍安勿躁......”张禹朝他轻轻摇了下手,接着说道:“你说当初撞毁国宝,是不是国宝,咱们另说,但肇事司机可不是我。你要追究什么法律责任,那谁撞的你找谁去。至于说,你想把东西给买回去,我拒绝很正常的。一个大青花瓷瓶,尚且拍卖了三十五亿,你们怎么不按照原先的价格,去养文宾那里买呢?剩下的这些东西,我打算明天就拿去拍卖,如果你们想买,那到拍卖场去买吧。”

    “这话可是你说的,你擅自鲸吞国宝,还想私人拍卖,信不信我们走法律程序告你!”那主任又用恐吓的语气说道。

    “你真把我张禹当成土鳖了,咱们白纸黑字签的合同,那些瓷器的剩余价值都归我,从合同签订之日起,随我处置。现在用这话来吓唬我,我看你多余了,如果你想起诉,我张禹绝对奉陪到底。到时候我将合同公布于世,是非公道,肯定会有个说法!”张禹见对方咄咄逼人,他也不客气了。

    要知道,张禹已然今时不同往日,可不是以前去派出所找杨颖时的那个张禹了。那个时候的张禹,如果遇到这种事,估计直接就被对方给吓住了,得老老实实将东西交给对方。

    今时今日,张禹是无当集团、金当科技的老板,又是镇东区议员,道教协会副会长,耀文慈善榜的状元。凭着这些,也不是任人宰割的。

    岂能让一个小小的博物馆办公室主任给震慑住。要是镇海市市长来跟他说这样的话,那还差不多。

    “你......”王主任立时气急。

    可不等他接着往下说,韩馆长赶紧咳嗽一声,将他给拦住,“咳咳......”

    随后,韩馆长认真地说道:“张总,合同是没错,但今时不同往日,这东西一下子成为无价之宝,又是从我们的手里损失出去的......要是拿不回来,真的没法交代......我希望你能够认真的考虑一下,毕竟对文化产业十分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