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1416章 值多少钱?
    青花麒麟,流光溢彩。

    不管是台上、台下的人,看到这个的时候,眼睛全都直了,一个个发出惊叹的声音,“这......”“这......”“怎么回事?”“怎么还能发光?”“这麒麟看起来真漂亮?”“不就是青花瓷么,我家也有......晚上没发现是这样的......”......

    众人并没有因为突然的黑暗而骚动,反而对这青花瓷瓶叹为观止。甚至在不少人看来,这是不是故意的。

    其实根本不是故意的,青花瓷瓶在黑暗中变成这个样子,张禹都不知道。

    张禹将瓷器给重新补好之后,就放到家里扔着呢,补得倒是不错,但在他看来,这就是练手,压根没往心里去。

    家里的几个女人,对这东西也不感兴趣。所以白天晚上都在空置的房间里放着,也就今早张禹随便拎了一个出来。

    现在他才意外的发现,竟然会有这样的效果。

    “吱”地一声,大厅的门推开,一个服务员紧张地说道:“不好意思,刚刚因为中央空调出了故障,电器跳闸了。请诸位稍等,马上就好。”

    说话的功夫,“刷”地一声,大厅内的灯光就再次亮了起来。

    而放在台上的大青花瓷瓶,又和先前一样,看不出有什么不同了。

    台下的人一见不发光了,刚刚还没看过瘾的,登时就有人喊道:“别开灯,把灯关了,我再看会。”

    这人的声音一落,一下子提醒了其他人,跟着就有好不少人喊了起来,“对对,关灯!”“关灯!”“关灯!”......

    服务员听了这话,不禁有点迷糊,这帮人怎么回事,不是拍卖会么,不开灯怎么拍卖?

    当然,这样的话他可不敢说,只能小心翼翼地看向台上的主持人。

    主持人对于突发的状况,明显准备不足,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按照大家伙的意思,再把等给关了。

    好在这时,鲍诚文朗声说道:“诸位贵宾静一静,这个大青花瓷瓶着实有点特殊,请让我和几位专家再鉴定一下,然后大家再继续欣赏。”

    “好好好,到底是怎么回事,鉴定完告诉我们一声。”“对对,我还没见过这样的大青花呢。”“是呀,我家的青花瓷好像不是这样的。”“检查检查,到底是什么问题。”......

    哪怕台下的人都是贵宾,都是有钱人,可对于这种从来没见过的异象,也难免好奇啊。

    鲍诚文等一众专家,现在已经重新审视起台上摆着的花瓶。

    先前看的时候,只是随便瞧瞧,没有太过往心里去,就是鉴定真伪。

    大青花的瓷瓶,他们又不是没见过,比这好的都有。再者说,这上面都带细纹,价值已经大打折扣,顶多能说补的还成。

    可夜明的青花瓷瓶,他们从来没见过。一个个拿出放大镜来,仔细地检查这个瓷瓶。

    专家们研究,张禹在一边看着。他也在心中琢磨,为什么会这样呢?自己就是加持了镇宅、辟邪的阵法在上面,好像也没做什么。张禹也有点想不通,其中缘由。

    台下的人,眼下倒是不再大声说话,不过却一个个的低声思议。

    好奇的人比比皆是,哪怕是蒋雨霖也不例外。蒋雨霖看向萧洁洁,低声问道:“洁洁,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萧洁洁摇了摇头。

    “你都不知道啊......这青花瓷瓶补完之后,就能发光了?真怪了......”蒋雨霖纳闷地说道。

    “这是他弄的,之前我也没发现。”萧洁洁低声说道。

    坐在他们后面的是江南商会的人。

    商会的人,大多都搞点收藏,有得还是大收藏家。

    此刻他们也难免好奇,有的说道:“这样的青花瓷你们见过吗?”

    “没见过。”“从没见过。”......

    “你们说,会不会是跟夜明珠有点像?”

    “这怎么可能,这以前是博物馆的东西。要是真能这样,博物馆早就宣传展览了,怎么可能没人知道。”

    “这倒也是。”

    “你们说,这瓷瓶能发光的话,得价值多少?”

    “这......”

    “难说啊......若真跟夜明珠一样,那就是稀世之宝......价值难以估算......”

    “那你说,有没有咱那个屏风值钱?”

    “玉石屏风虽然值钱,跟这个青花瓷瓶比,肯定还要差一些。”

    ......

    听商会的人议论起张禹这个青花瓷瓶的价钱,特别是说价值难以估算,比玉石屏风还值钱的时候,高云宝很是不爽。

    他直接撇嘴说道:“就那大青花,还能比我家的玉石屏风值钱,怎么可能,青花瓷瓶,我家里有七八个,我怎么就没见这东西能发光。刚刚柳叔说的那话没错,这东西以前是博物馆,如果能发光,张禹他们给撞碎了,那得赔多少钱,估计倾家荡产也赔不起吧。照我看,搞不好就是洒的夜光粉,在这里故弄玄虚!”

    他的声音不小,前面的萧洁洁等人也都听的清楚。

    萧洁洁有点忍不住了,不禁转头说道:“张禹招你惹你了,你还没完没了了!还洒的夜光粉,你当上面的专家是瞎子!懂不懂点尝试啊?”

    高云宝没想到萧洁洁突然发火,登时一怔。

    周边不少人听到萧洁洁的声音,都扭头看了过来。高云宝一脸的尴尬,就连边上的父亲高天展脸色也有点难看,他瞪了儿子一眼,像是在说,你一天怎么那么多话!

    高云宝觉得有点丢人,故意懒洋洋地来了一句,“我就是猜测一下子,到底怎么回事,谁知道呢?等会听专家说呗。”

    他从来被人这么顶撞过,特别是一个女人,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这让他心中无比痛恨,心中暗说,臭丫头,咱们走着瞧。

    正常来说,也就是按照科学的原理,青花瓷能发光,十有**应该是洒了夜光粉。否则的话,不可能这样,高云宝的猜测,也不无道理。

    如果是因为别的发光,那也得有科学依据,眼下是说不清道不明。

    当然,也如萧洁洁所言,台上的专家们不是瞎子,更不是傻子,要是洒夜光粉的话,早就被看出来了。如此一来,张禹就成大笑话了。这种愚蠢的事情,没人会做。

    蓦地里,台上突然响起鲍诚文的声音,“把灯都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