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1409章 慈善拍卖会
    镇海市是国际大都会,有钱人数不胜数,能够参加今天这个拍卖会的,说难听点,穷人就是那些来蹭热度的明星了。

    但凡能收到邀请函的,基本上都是资产几百亿。大家都是有钱人,当长辈的,为人都低调一些,可年轻的富二代、富三代们,都是含着金钥匙长大的,谁服谁呀!

    即便不少人对今天的耀文慈善榜志在必得,想要拿到杰出青年的这个资格,表面上也不会说出来,顶多是跟要好的朋友小声嘀咕嘀咕。像戚武耀现在这样目中无人,直接喊出来的,估计就这么独一份。

    当然,戚武耀也是有一定修养的,只是被张禹气的。不见到张禹,不听到张禹的名字,他一切正常,现在只要碰到张禹,杀人的心都有。

    此刻听到张禹前面响起一个女人冷冰冰的声音,戚武耀不禁冷眼看出。旋即就见,一个女人转过脸看向他。

    这个女人,看起来能有二十三四岁,一脸的雀斑。若是长得好看,戚武耀或许能比较客气,见对方长这样,不禁有点厌恶。

    可他终究还知道好男不跟女斗,低声嘀咕了一句,“哪敢那么多赶横儿的......”

    “武耀......”一旁的阳春雪也看到这个女孩子,忙在下面碰了下儿子的手。

    “怎么了?”戚武耀看向母亲,小声说道。

    “她是花家的花蓥月......别找事......”阳春雪低声说道。

    “花蓥月......”戚武耀低声沉吟,接着小声说道:“好像听说过......”

    “废话!”阳春雪瞪了儿子一眼,“以前给你介绍我,你嫌人家一脸雀斑,没答应......”

    “她呀......我想起来了......”戚武耀摇晃了一下脑袋。

    母子俩小声嘀咕,倒是再不跟花蓥月说话。坐在张禹前面的花蓥月,也只是看了戚武耀一眼,跟着转过头去。

    戚武耀此刻又低声说道:“花家这么有钱,就不能美美容,看她长那样......”

    “花蓥月的雀斑很难治,因为太重,如果用激光打掉的话,会留下很多疤痕。找了不少大夫,用了不少药,也没有用。听说花家为花蓥月的婚事,也是操透了心。”阳春雪嘀咕道。

    “他们家那么有钱,还用得着操心啊。”戚武耀撇嘴说道。

    “如果低就的话,以花家的财力,自然是大把人愿意娶。可花家一直打算把花蓥月嫁给门当户对的,亦或是身家更高的。这样一来就难办了,她一脸的雀斑,难登大雅之堂......高门大族,就好像咱们家,你愿意娶么......”阳春雪低声说道。

    戚武耀马上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不要......”

    “那就得了呗......花蓥月的两个堂姐都嫁出去了,就剩她一个还没嫁出去......我看这次,她搞不好是想争个十大杰出青年的名号镀镀金......”阳春雪又低声说道。

    “费那个劲......她弄上什么青年,就凭她这张脸,我都不要......”戚武耀低声说道。

    “话不能这么说,要是她今天真弄到耀文慈善榜的状元,成了全国十大杰出青年,你爷爷背不住就能下死命令,让你娶她......”阳春雪低声说道。

    “啊?”戚武耀吓了一跳,旋即自信地说道:“绝不能让她弄出......再者说,我今天是志在必得,怎么可能让别人拿去!”

    他母子俩在那小声嘀咕,旁人虽然听不到,但张禹却能听的清楚。

    听了他俩的话,张禹不禁好奇地看了眼前面的花蓥月。他看不到正脸,就是能看个后脑勺。

    对于雀斑的病症,张禹当然清楚。雀斑又叫雀子斑,是指发于颜面等处并散布在脸上的黑褐色的斑点。雀斑是发生在日晒部位的黄褐色斑点样色素沉着性疾病。雀斑一般在三到五岁左右出现,到青春期时加重,随着年龄增长有减淡的趋势。多由肺经风热,遗传所致,其患者大部分都有一定程度的气血两亏症状。

    如果说小时候有雀斑,这是很正常的,没什么大不了。可如果随着年纪的增长,雀斑仍然不掉的话,麻烦会很大,特别是对于女性来说,影响十分的严重。

    虽然刚刚张禹也没见到花蓥月的正脸,可听阳春雪和戚武耀的说法,花蓥月的雀斑应该很严重。

    对于治疗雀斑,张禹虽然没出手给人治过,但病理他是知道的,也知道一些手段。寻常的手段,估计别的中医也会,花家那么有钱,请的有名中医绝不会少了,估计镇海市的大道观也有可能去过。

    所以,张禹直接就给总结出来三个字不好治。

    这功夫,拍卖厅的人基本上坐齐了。接下来就是主持人登台,宣布今天的拍卖会开始,顺便讲了一下规则,就跟张禹知道的规则一样,一点没有变化。

    等主持人讲完,接下来上台讲话的是耀文慈善榜最初的发起人,红顶商人养文宾。

    这位老兄将近六十岁,但保养的很少,头发染成黑色,看起来就是四十多岁的样子。他脸色红润,显得平易近人,谈吐文雅。

    养文宾简单地讲了几句,跟着请江南的几位大学代表上台讲话。

    都是长江以南的著名学校,镇海大学是少不了的,另外还有三所高中的代表。其中有学校的校长,亦或是学生会主席,亦或是贫困生代表。发言的内容,无非是感激之类的话。

    等他们讲完,养文宾又介绍起来今天鉴定嘉宾。这些嘉宾也不得了,一个个都有老长的头衔,不是教授,就是专家。

    张禹原本没当个事,不想在养文宾介绍最后一位嘉宾的时候,让张禹为之一惊。

    “现在有情最后一位鉴定嘉宾,国家考古研究院院士,鲍诚文先生。”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声音落定,台上台下又响起激烈的掌声。

    张禹以前就知道鲍诚文是考古的,好像还很有名气,但是不知道具体的工作,他也没问鲍佳音。此刻一听说字号,难免诧异。

    国家考古研究院的院士,在社会上有一定名气的。女儿是个拉拉,这要是传出去,估计老脸就丢光了。距离拍卖台有点远,张禹只能看到鲍诚文的轮廓,却是看不到模样。但从声音中能够听出来,绝对是鲍佳音的老爹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