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1408章 挑拨(第七更)
    张禹点了点头,说道:“蒋伯伯,那你说江南商会邀请任何人入会,开出的条件都是这个吗?”

    “没错。”蒋宪彰点头。

    “要是这样的话,岂不是授人以柄。您先前说过,如果没有爱睡手机,我是划算的,那是为什么呢?”张禹不解地问道。

    “做生意最重要的是什么?”蒋宪彰没有回答张禹的话,而是反问了一句。

    “最重要的......”张禹沉吟一声,随即眼睛一亮,“诚信!”

    “没错,就是诚意!”蒋宪彰点头说道:“江南商会邀请企业入会,开出这样的条件,而且一视同仁,自然不会轻易如何。要不然的话,岂不是成了骗子商会,以后谁还敢入会。起码据我所知,目前还没有发生类似的事情。”

    “这倒也是。”张禹也是点头,但还是说道:“现在人家是看中我的潜力,所以才来邀请我入会。正如蒋伯伯所说,如果是以前的无当集团,肯定没有风险。可若是金当科技日后做大,真的有跟爱疯、三星叫板的那一天,一切就不好说了。”

    “没错!”蒋宪彰低声说道:“他们的财力比你雄厚,小来小去的还好说,一旦成了气候,什么事情都会发生。那个时候,哪怕他们真豁上脸皮,以经验不善为借口,将你从董事长的位置赶下来,你也只能干瞪眼,去当你的股东。”

    说真的,张禹倒是不怕金当科技被人给吞了。因为爱睡手机只有他一个人能够生产。

    但问题在于,成了气候之后,资产必然增加。偌大的基业给了别人,自己在旁边当股东,换谁也受不了。

    不需要什么商会帮忙,他靠着爱睡手机,也能把金当科技做大做强,凭什么给别人分一杯羹。

    张禹拿定主意,管他什么第一大商会,想捡这样的便宜,做梦去吧。

    吃过午饭没多久,便有司仪前来通知,拍卖仪式即将开始,请大伙前往楼上的拍卖大厅就坐。

    所谓的拍卖大厅,其实就是一个大型的宴会厅,临时用来操办拍卖仪式。

    最前面是拍卖台,下面是排好的桌椅。桌子上都有标签,并不是像吃饭的时候随便坐。

    众人陆续进来,寻找自己的位置入座。很快,张禹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一到地方就看到了熟人。在自己的后排,坐着江南商会的人。

    这个位置是江南商会事先排好的,就是为了拉拢张禹,给张禹造势。临时想改也改不了。当然,人家也没打算改。

    高会长等人见到张禹,场面上自然要过得去,彼此打了招呼。高会长同样认识蒋宪彰,也都客气了一下。

    唯有高会长宝贝儿子高云宝,看到张禹之后,脸上闪出一丝不屑。

    张禹不可能跟他说话,同萧洁洁、蒋宪彰、蒋雨霖就坐。很快,在他的前面的座位处来了一票人,张禹并不认识。

    紧接着,左侧的位置,走过来两位,只一瞧真够巧的,竟然是孔叔捷和吴明昊。再次相遇,难免还要打个招呼。

    看到张禹,孔叔捷又是皱眉,越不想碰到这小子,越会碰到。

    又过了两分钟,张禹右侧的位置来了四个人。张禹也有点服了,这拍卖会也太小了,谁安排的位置。

    原来,过来的人正是戚武耀和龙华池。在二人的身边,还有两个中年女人,张禹并不认识。

    张禹看到了他们,他们自然也看到了张禹。戚武耀登时撇了撇嘴,说道:“真特么的晦气,在哪都能遇到么,阴魂不散啊。”

    走在戚武耀和龙华池身边的两个中年女人,是二人的母亲。

    阳春雪听儿子来了这么一句,当即说道:“怎么了?”

    “还能怎么了?遇到张禹了呗。”戚武耀恨恨地来了一句。

    以前在张禹面前,还能假装客气,保持风度。可经过几次打击,戚武耀已经把张禹当成了最大的仇人,现在一点都不带掩饰的。

    阳春雪看了张禹一眼,她在报纸上见过张禹,当即阴阳怪气地说道:“现在主办方的眼界也越来越差了,谁那么不开眼,连这样的人都请。”

    说着,她和戚武耀、龙华池母子先后坐下。

    阳春雪的话,纯是在嘲讽张禹,可听在江南商会那些人的耳朵里,是那样的刺耳,埋汰谁呢?

    高云宝故意看了老爹,没有出声。

    高天展则是冷冷地看了阳春雪一眼,但是脸上马上又露出平日里招牌式的微笑。

    戚武耀那边,龙华池的声音响了起来,“真是有趣,现在不管是什么人,都敢跟戚少争了。今年的十大杰出青年,非我们戚少莫属,不相干的,就别瞎掺和了。”

    张禹没出声,反正龙华池和戚武耀就这个德性了。自己和他们逞口舌之快,他都觉得掉价。

    萧洁洁则是有点忍不住了,刚要发作,让张禹一把将她的手给攥住。张禹跟着笑呵呵地说道:“戚兄何等俊杰,杰出青年的荣誉,非戚兄莫属。我这次来就是看看热闹,根本不敢跟戚兄争。但是别人争的话,我可管不着。”

    “就这里,还有谁敢跟戚少争啊?”龙华池傲然地说道。

    这里的人,他可不是谁都认识。再者说,戚家何等声势,在这里不说数一数二也差不多。

    戚武耀得意洋洋,淡淡地说道:“除了某个人不开眼之外,我看也没有别人敢不开眼了。”

    这话一出口,张禹身后马上响起了一个声音,“是戚武耀吧,用不着这么嚣张吧!有谁规定,杰出青年的名额就一定是你的了!”

    说这话,不是别人,正是高云宝。

    大家都是娇生惯养的,谁服谁呀。戚武耀嘲讽张禹也就算了,现在扔出这个口号,简直是不把人放在眼里。

    “你是谁呀?”戚武耀没想到还冒出赶横儿的了,当即怒目而视。

    高云宝刚要报上字号,高天展立刻瞪向儿子,说道:“哪那么多话?”

    “是是是......等下拍卖会的时候再说......”高云宝悻悻地说了一句。

    戚武耀不认识对话,他是第一次来。听对方的口气,隐隐觉得有点不对劲。对方不出声了,他也不出声了。

    不想,在张禹的前面,突然响起一个女人冷冷的声音,“现在就把这个名额给预订了,未免也太不把人瞧在眼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