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1407章 志在必得(第六更)
    张禹独自出了房间,朝自己那边的桌子走去。房间内发生的事情,让他一时间忘记去找翁星竹了,只想先回去把这事跟蒋宪彰说一下,探讨探讨。

    没等他回到自己的位置,就听斜侧方不远的位置上,响起一个自己比较熟悉的声音。

    “明昊,你借我那东西,值一亿五千万吗?”

    张禹好奇地扭头看去,果不其然,真碰到熟人了。

    不远处的桌子那里,坐着两个人男人。这两位都穿着礼服,好似新郎官,一个他不认识,另外一个,正是镇海镇港俱乐部的老板孔叔捷。

    “你放心好了,这个九龙盏在市面上最少值一亿五千万。拍卖会的几位鉴定专家都是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去年的耀文慈善榜的状元,才是十三个亿,今年你放心吧,状元肯定是你的。”叫明昊的年轻人如此说道。

    “话是这么说,可是我心里没底。上次镇海一花落户镇东区的事儿,厉区长已经很不高兴了,这次虽然没明说,但是对十大杰出青年的名额,也是志在必得,希望我一定要拿到。一旦有什么闪失,我就没脸去见厉区长了。你也知道,那几个家族,还有那几个商会,哪个不是对这个名额眼……”孔叔捷没等把话说完,突然闭上了嘴吧。

    原来,说话的功夫,他看到了张禹正在往他这边看。

    叫明昊的年轻人见孔叔捷不说了,只是看着斜侧方,不禁好奇地看了过去。

    张禹的目光正好和孔叔捷相对,他知道自己被发现了。于是,笑呵呵地走了过去,说道:“孔兄这么巧,咱们又在这见面了。”

    “呵呵……”孔叔捷干笑一声,站了起来,等张禹来到面前,主动伸手跟张禹相握,“张老弟真是巧啊,这是不是就叫,人生何处不相逢。”

    “或许吧。”张禹又笑着说道。

    见二人这般,年轻人站了起来,好奇地问道:“孔三哥,这位是?”

    “忘了给你介绍,这位就是无当集团的董事长张禹。”孔叔捷介绍起来,“张老弟,这位是我的好朋友,龙跃集团的大公子吴明昊。”

    龙跃集团在全国都很有名气,原因自然是在每个客运站都有龙跃快客。但凡经常做大客车出门的,没有不知道龙跃快客的。

    “原来你就是张禹,幸会幸会。”吴明昊马上伸出手来。

    张禹也跟他握了手,笑着说道:“幸会幸会。”

    “张兄弟,我听说你是无当道观的,我没事就喜欢一些风水什么的,你们道观是不是也有。有空的话,能不能指点一二。”吴明昊真切地说道。

    “有机会来无当道观。”张禹说道。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吴明昊说道。

    闲聊了两句,张禹便告辞离开。

    等张禹走远,孔叔捷就皱眉说道:“怎么又碰到他了!”

    “碰到就碰到呗,能怎么了?他这个人,看起来不错呀。”吴明昊说道。

    “你知道什么,我连续栽在他手里两回,他这次不会又要跟我抢十大杰出青年的名额吧。”孔叔捷从最初的不把张禹放在眼里,到今天见到张禹的时候,都有点紧张。

    原因太简单了,足球场上输的不明不白,自己球队从无当道观足球队还买了几个球员,结果买回来之后,发现都是废材,根本没有以前在道观队踢球的一半本事。要知道,自己可是花了高价买的。

    爱睡手机的问世,更是让人瞠目结舌。厉君傲大搞科技建设,结果镇东区随便出来的金当科技,基本上就把镇南区的所有科技产业的风头给抢了。

    如果这次十大杰出青年的头衔再让张禹给抢了,孔叔捷真担心回去之后,没法跟厉君傲交代。

    吴明昊摇了摇头,说道:“三哥,不至于吧。这还没开始拍卖呢,你怎么就先没底气了呢。我跟你说,我这九龙盏绝对是好东西,除非是从博物馆拿出来的极品,否则能比我这东西值钱的物件不多。”

    “希望如此吧……”孔叔捷竟然祈祷起来。

    张禹继续往自己的桌子那边走去。这一刻他心中嘀咕起来,先前没把什么十大杰出青年的事儿放眼里,现在可好,竟然都在争。搞不好,就连蒋雨霖也有这个想法。

    他原本就是想走个过场,见见世面,此刻不禁让他有了与之一争的年头。

    不过,按照目下的情况来看,就算是想争,只怕也争不到。

    原因很简单,自己事先没做准备,就带了一个补好的破花瓶过来。虽说那花瓶是自己用阵法补的,补的倒是还可以,但补的就是补的,上面还带纹路呢,一眼就能看出来。就算那花瓶能够用来镇宅,算是一件不错的东西,奈何在场没人认识。

    就这么一个花瓶,想要拍出天价,几乎没有可能。就算自己给自己抬价,可拍卖有规定,最高就是拍卖品的十倍价格,不能再高了。萧洁洁要拍卖的玉观音,最多几千万,刚刚吴明昊都说了,人家的九龙盏,市面上最低也得一亿五千万。拉倒吧!

    张禹微微摇头,看来也没别的办法,还是按照原定计划,全当是来看热闹。

    快回到自己位置上的时候,张禹随便选了点吃的带回去。

    萧洁洁和蒋宪彰、蒋雨霖都在等他,见他回来,蒋宪彰就低声说道:“小禹,怎么样?是不是江南商会的人找你了?”

    “您老怎么知道的?”张禹好奇地说道。

    “这么长时间,猜都能猜出来。”蒋宪彰说道。

    张禹暗说,我原本也得用这么长时间,只是为了找人。天晓得人没找到,遇到了江南商会那帮人。

    他点了点头,说道:“正如伯伯所说,他们找我了,而且正是来时说的那件事。”

    “看来你是没答应。”蒋宪彰说道。

    “条件也很伯伯说的差不多,只是多了一个全国十大杰出青年的名额。”张禹低声说道。

    “这么说,他们也算是下血本了。”蒋宪彰笑道说道。

    “这就算下血本了?”张禹有点不以为然。

    “看似这次的拍卖会,最高十几二十个亿就能拿到状元,可是你要知道,拍卖需要拿出相匹配的东西来。有些东西是不能露白的,这就导致,即便是真的有钱,也未必能够使得上力。去年江南商会就志在必得,结果却让别家抢去。今天他们开出这个条件,显然是找出什么能够露白,又值钱的东西。镇海市一年就这么一个名额,何等难得可贵。当然,你的爱睡手机所能带来的利益,也远超这个。”蒋宪彰认真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