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1401章 耀文慈善榜
    明天便是慈善拍卖会的日子。

    时间定在中午,按照流程,先是吃午饭,然后是慈善拍卖会,晚上还有舞会。

    这次慈善拍卖会获得的善款,据说将全部用于长江以南各个高中、大学的奖学金与助学金。保证优秀学生在求学期间的生活费用,特别是那些学习好的特困生,不仅仅可以得到奖学金,还能得到助学金。这些钱,足够让他们度过整个求学的历程。

    当然,钱也不是白捐的。用萧洁洁的话说,这个慈善拍卖会不是一般人能来的,必须得是相当有实力的企业,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得到了上流社会的认可。

    高端的企业家,钱对于他们来说,其实就是个数字了。名望什么的,反而比钱还要重要,多少人打破脑袋想要往这个圈子里钻。

    为了这次的拍卖会,主要也是萧洁洁第一次受邀参加,在见到张禹之后,把公司的事情处理完,她就拉着张禹往她家的别墅赶去。

    萧铭山去世,名下的所有财产自然都是萧洁洁的。现在住在张禹那边,房子也不回来住,但看房子的人却不少。

    回到家里,她带着张禹来到二楼的房间。这个房间与众不同,门都是大铁门,而且是两道,将门打开,里面黑压压的,连窗户都没有。萧洁洁将灯打开,张禹这才看明白,里面放着的都是古玩字画什么的。

    很显然,这是萧铭山的藏宝室。萧铭山喜欢搞收藏,主要也是附庸风雅,没事拿出来炫耀一下。

    来到这里,张禹十分纳闷,好奇地问道:“洁洁,你带我来这干啥?”

    “你帮我找找,这里面什么东西最值钱。明天的拍卖会,我一定不能丢人!”萧洁洁十分认真地说道。

    “用得着么,不就是一个慈善买卖会么。”张禹皱皱眉,“这些都是萧叔叔,你还直接就给卖了。”

    “这你就不懂了吧!”萧洁洁马上神气活现起来,挺了挺胸脯,撅着小嘴说道:“我虽然没有参加过这种最高档次的慈善拍卖会,但是我跟我爸也参加过一些别的慈善拍卖会。拿出去的东西,大多都是自己给拍回去,一般很少有人抢,评估一个底价出来,基本上底价就能给买回来。”

    “这不是没事闲的么,直接捐钱多好。”张禹摇了摇头。

    “上流社会就是这样,直接给钱多俗啊。”萧洁洁撇了撇嘴,又道:“你快点帮我把最值钱的找出来,我一定要上那个耀文慈善榜!”

    “耀文慈善榜,那是什么东西?”张禹好奇地问道。

    “幸亏有我,要是你自己去,真成土豹子了。服不服富豪榜你听说过没?”萧洁洁问道。

    “服不服富豪榜我当然听说过,那是资产,或者是一年赚多少钱的榜单。”张禹说道。

    “有赚多少钱的榜单,就用捐多少钱的榜单。耀文慈善榜就是专门捐助学生的榜单,另外国内现在还有各种捐款排行榜。反正,耀文慈善榜在国内是很有名的,只要能上榜前十名的,就能成为各大省市议会的议员。我爸说过,这东西相当于一张护身符,即便真犯了什么事,只要不太出格,都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好像每年这个榜单的竞争都很激烈,咱们第一次去,万万不能丢人!”萧洁洁很是认真地说道。

    “那不还是捐多少钱么。用得着非得找最贵的,随便拿一个呗......”张禹嘴里说着,就朝里面走去,顺着古董架,他很快看到一件熟悉的东西。

    这物件不是别的,正是当初自己卖给萧铭山的金印。

    张禹将金印拿了起来,不仅有些感慨,这可真是物是人非。想想当初,萧铭山也是风光无限,用不菲的价格买下了这枚金印。

    可是今天,萧铭山化作尘土。而他张禹,当初卖金印得到的钱,对今天的他来说,已经不算什么大钱了。

    两千万啊!曾几何时,张禹做梦都不敢想的数字。

    萧洁洁走到张禹的身边,说道:“你当上流社会就是过家家,随便玩的。要是那根针过去,然后再花一个亿去买,这不叫个性,会被人嘲笑的。听我爸说,暴发户和上流社会的层次,那是不一样的。有钱还要有品味。要不然的话,我爸花大价钱买这些东西干什么?”

    “那你就不怕,拿出来的东西太好,让别人眼红,高价跟你抢呀?一件心爱的东西,被人给抢走了,你不觉得心疼。”张禹说道。

    “我爸虽然没去过这个拍卖会,但是蒋伯伯去过。我昨晚专门去打听了,说是拍卖会上会有一个估价,不会让东西随便乱叫价的。同样还有个规定,以保证原主的心爱之物不被人抢走。如果遇到别人抢夺这个物品,只要出到估价的十倍价格,正主也愿意出的话,就能优先将东西买回,别人不得再争。但是这种事情,很少发生,不过也有,通常耀文慈善榜的第一名就是这么出来的。当然,东西的原本估价也得高。”萧洁洁摇头晃脑地说道:“除了这一方法之外,还有一个方法可以拿回东西,那就是临时提出不捐了。这种事,目前还没发生过。”

    张禹点了点头,心中暗说,去那种大场面玩慈善募捐,东西都摆上去了,然后又不捐了,那不是开玩笑么,估计当晚就成大笑话了,谁好意思。不过,以十倍的价格给强买回来,也够要命的。

    张禹那是不懂行情,在国内这种慈善捐款,真的是比比皆是。他曾经的对手,南都恒二的老板王家印,一年都捐了八个多亿,还没排在前头。因为排名第一的某企鹅老板,一年捐了一百多个亿。

    在萧洁洁的催促下,张禹最终帮她选了一个玉观音。这个玉观音是个老物件,玉质通透,价值多少钱,张禹不敢确定,但是上面蕴含的古气可要比张禹的金印浓郁多了,像是唐宋时期的物件。

    给萧洁洁选完,萧洁洁又道:“你给你自己也选一样。”

    “我......”张禹迟疑了一下,突然想到了一样东西,说道:“我就不在你这选了,咱们家里有东西,我拿一件就行。”

    “你家里有什么好东西?我怎么没见过。”萧洁洁不信。

    在她看来,张禹除了保险柜里的法器,也没别的了。

    “咱们不是有花瓶,花五个多亿买的。我都给粘上了,拿一个去就完事了呗。”张禹大咧咧地说道。

    “那些花瓶......你不怕丢人啊......”萧洁洁马上扁起了嘴巴。

    ****

    明天爆发!明天爆发!明天爆发!

    重要的事说三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