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1397章 木头人
    张禹蹲下身子,伸手在地上敲击起来。

    “砰!”“砰!”“砰!”......

    在别人听来,好像没有什么问题,可张禹何等耳力,只敲了几下,他就发现问题了,这里的地砖明显有点发空。

    掌中的金钱剑直接向下刺去,“啪”地一声,地砖被金钱剑砸的粉碎。

    扒开瓷砖,下面是一层水泥,轻轻地敲了两次,这次发空的声音十分明显。

    张禹再次用金钱剑向下刺去,别看金钱剑只是用铜钱组成的,并非什么利器,可在张禹的手中,不亚于铁杵。

    “噗”地一声,水泥地面破开,露出一个空洞。

    音像室内灯光明亮,一眼就能看到,里面放着一个不大的坛子。

    张禹收了金钱剑,双手将坛子给捧了起来,然后放到茶几上。

    “这、这是什么?”看到坛子,露露大吃一惊,紧张地问道。

    如果说,先前她还对张禹说的东西,抱有一点怀疑的,现在则是完全相信了。

    自己新买的房子,地下室里面,竟然埋着一个坛子,这坛子若是没有问题的话,只能是糊弄傻子了。

    “这里就是阵眼所在,毁掉之后,你母亲就会痊愈。”张禹说完,便用手中的金钱剑在坛子边上轻轻敲了一下。

    他的动作看起来十分随意,用的力道也不大,可当金钱剑跟坛子触碰之后,却是“啪嚓”一声,坛子粉碎。

    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坛子上。坛子破碎,跟着就见里面露出一个物件。因为有瓦片挡着,看不太清楚,具体是什么。

    张禹用金钱剑将瓦片拨开,这下谁都看明白来,里面的东西是一个木头人。在木头的身上,还有用朱砂写的字。

    张禹距离最近,马上能够认出,上面写的是一个名字邱明堂。张禹拿起木人,翻了个身,嘴里说道:“这后面应该就是此人的生辰八字了。”

    果不其然,在这后面刻着的就是一个生辰八字xx年xx月xx日x时x刻。

    “师父,这就是借运人的生辰八字?”一旁的李明月问题。

    “没错。”张禹点头。

    “这人是干什么的?也太坏了吧!难道就他的命是命,别人的命就不算命!”孔屏气鼓鼓地说道。

    “世上损人利已者多也。”张禹只是摇头。

    露露现在,脸上有点紧张、有些痛恨,她担心地说道:“道长,现在该怎么办?要怎么毁掉这东西,日后不会有什么影响吧?”

    “不瞒你说,能布置出这样阵法的人,也算是高手了。我现在将木人毁掉,阵眼一破,也就是这个叫邱明堂的人,必然要亲自还债,必死无疑。到那时,邱明堂的子女恐怕不会轻易放过你,难免要找你麻烦,替他报仇。”张禹正色地说道。

    “那......”露露听了这话,心头登时一颤,担忧地说道:“那怎么办?可我总不能不救我妈呀......”

    “我会让人保护你和你母亲的。”张禹说道。

    “好,谢谢......谢谢......”露露马上感激地说道。

    她心中明白,这可不是危言耸听。对方能够干出这样的事儿,阵法一破,报应回到原先那人的身上,人家岂会轻易罢休。

    要知道,那个人既然能想办法借命,肯定视旁人的性命如草芥。那人就算有心找破阵的张禹报仇,但未必有那本事,如果找她算账,自己一介女流,还不得被人给整死。

    不破掉这个阵,那肯定不行,自己现在都满是病态,母亲更是昏迷不醒,活不了多久了。自己母女俩凭什么就该死啊。

    这个阵,她不想破也的破,因为张禹肯定得给它破了。

    四个徒弟刚刚催动大四象阵的时候,触动了这里的阵法,结果成为了陪葬品。看起来没什么事,其实已经中招,要是不把阵法破了,李明月四个就得搭进去。

    张禹又打量了一下手里的木头人,然后看向露露,问道:“你这房子,是在什么人的手里买的?”

    “是一个叫章永贞的人。”露露说道。

    “不姓邱,看来是用别人的名字了......”张禹沉吟一声,说道:“但这个章永贞能在房产登记,肯定不会是假名字,想要找到应该不难。我会顺藤摸瓜,找到正主儿,如果对方敢耍什么手段,我也不会让他好过。”

    “那就全靠你了。”露露已经没了章法,自然是全靠张禹帮忙了。

    张禹跟着取出一张符纸,用符纸抱住木头人,“噗”地一下,符纸点燃,包括里面的木头人一并烧着,转眼化为灰烬。

    木头人烧掉,又重新看向露露,这次再瞧,只见露露脸上的病态和蜡黄之色,渐渐消退。

    李明月他们,也发现了这一点,不仅仅如此,他们还发现同伴的脸色变化。

    “师兄,你脸色变好了。”“你的也是。”“都变好了。”……弟子们高兴地喊了起来。

    露露也发现他们四个的脸色变化,赶紧问道:“我的呢?我的呢?”

    “你的也好了。”江雪笑着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不知道我妈现在的情况怎么样?”露露激动地说道。

    “咱们上楼瞧瞧去。”张禹微笑着说道。

    几个人从地下室出来,重新上楼,直奔露露母亲的房间。

    刚到二楼,张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铃铃铃……铃铃铃……”

    张禹掏出手机一瞧,是萧洁洁的电话号码。

    他马上接听,说道:“喂,洁洁吗?”

    “是我,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忙活完了吗?”电话里响起萧洁洁的声音。

    “已经完事了,明天就能拉回来。”张禹说道。

    “那就好,正好赶趟。”萧洁洁欢喜地说道。

    “本来就赶趟,咱们的产品这么赚钱,量那些经销商也不敢如何。”张禹笑着说道。

    “我说的不是这个事,是后天有个重要的聚会。”萧洁洁认真地说道。

    “重要的聚会……什么聚会?”张禹纳闷地问道。

    “是雪花面粉集团和江南商会联手举办的慈善拍卖会。能够有资格出席这种拍卖会的,都是上层社会的人物。人家现在给咱们下了请柬,说明咱们已经正式进到上流社会了!”萧洁洁有些兴奋地说道。

    “原来是这样,我说你怎么这么激动呢……咦……”说到此,张禹突然反应过来一件事,“雪花面粉集团……卖面粉的很赚钱么?怎么还能跟商会联手举办慈善拍卖会?”

    “这就你不知道了吧……”萧洁洁故意卖了个关子,跟着才道:“雪花面粉集团虽然不是特别有钱,但是集团的老板邱大善人,那在镇海市,乃至全国都是很有名气的。每年都会做很多善事,要不然的话,哪能从一个不大的面粉厂成为大的集团公司……”

    ****

    特别鸣谢:无奈何,清风徐嗖,乌龟公子,淡淡的哭泣,患得患失,黑天马,开心坏人,轻歌,华哥大大的打赏,还有今天的20多张月票和400多张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