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1398章 醒了
    “原来是行善积德的好人呀,那我知道了。”张禹微笑着说道:“我这边还有事,就先挂了。等回头忙完了,咱们明天见。”

    “好,那你先忙你的,明天见。”萧洁洁说道。

    挂了电话,张禹和露露、李明月等人走进房间。

    床上的中年女人还躺在那里,走到床边,见人还没醒,露露就急切地说道:“道长,我妈怎么还没醒。”

    “别着急,她的健康运被吸走很多,想要退回,也不是那么快,稍微等等。”张禹说着,在床边坐下,抓起中年女人的手腕。

    他已经看到,女人头顶的气运正在缓和,原本褐色的气流开始慢慢消散。代表健康的白色气流正在重聚。

    女人的脉象上,没有什么病症,就是脉搏偏弱。随着健康运的重聚,脉搏也开始跟着慢慢变强。

    “呃......”

    终于,中年女人的嘴里发出声响。众人一起看了过去,就见女人慢慢地睁开眼睛。

    “妈!”

    一看到女人醒了,露露忍不住心中的激动,大喊一声,眼泪竟然都夺眶而出。

    女人看到女儿这般,有点无力地说道:“露露......你怎么了......我没事,就是感冒睡着了......”

    她昏迷之后就没吃饭,人哪里受得了,声音还有些沙哑。

    “妈,你终于醒了,可吓死我了......”露露扑到母亲的身上,哭着说道。

    “露露,你别哭呀......妈没事......就是感冒发烧而已......”女人赶紧安慰女儿。

    在她看来,自己就是一个小感冒,睡了过去。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露露哽咽地说道。

    女人看着流泪的女儿,忙伸手帮女人擦拭眼泪。但旋即看到,床边还有五个道士。

    她登时一愣,好奇地说道:“露露......他们是做什么的?”

    “他们是我请来的道士,来帮你看病的。”露露说道。

    “给我看病......怎么还找道士给我看病......”女人不解地说道。

    她显然莫名其妙,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露露看了眼张禹,说道:“道长,你们能不能先到楼下坐,我想和我母亲单独说说话。”

    “好。”张禹点头。

    当下,他带着四个徒弟出了房间,朝楼下走去。

    在楼下大客厅坐下,孔屏就急不可耐地说道:“师父,这种借运的阵法,你都没给我们讲过,能不能给我们讲讲。”

    “是呀师父,给我们讲讲呗。”“风水阵法实在是太玄妙了,再指点我们一些吧。”......其他的三个徒弟也都来了精神。

    张禹点了点头,说道:“借运的阵法,大多都是左道之术,所谓有借有还,一旦偿还的时候,风险极大,都有可能搭上性命。为师不赞同你们替他人摆这样的风水阵聚财,或者是聚集其他的运气。但人在江湖,咱们又是做这行的,即便不用,却也不能不懂。就好像这次,既然遇到了,如果不明白其中关节的话,就会吃亏,甚至搭上性命,成为陪葬品。想要破阵,就必须明白阵法的原理,然后加以针对......”

    说着,张禹从袖口里掏出铜钱,开始排列起来。一边摆着,一边给徒弟们讲解。

    弟子们听的聚精会神,特别是李明月,在这方面的天赋特别高,张禹讲上一遍,他就能有一定的领悟。

    邱祖庙。

    在后院的静室内,唐真人盘膝坐在蒲团之上,正打坐行气。

    “当当当......”

    这时,门外响起了不大的敲门声。

    唐真人立刻收气,然后平和地说道:“谁呀?”

    “师父,是师伯、师叔和师兄他们回来了。”外面响起一个小道士的声音。

    “请他们进来吧。”唐真人说道。

    “吱啦”一声,房门敞开,两个年长道士和两个年轻道士从外面走进来。

    “主持。”“主持师兄。”“师父。”“师伯。”

    进来的这四位,正是在华山论道铩羽而归的。年长的自然是那个六旬道士和那个五旬道士,年轻的是凌空子和王道士。

    四个道士灰头土脸,六旬道士和五旬道士是被张禹用狂风术给卷出去的,摔到地上后,把脸都磕破皮了。凌空子的火符被张禹打散,反向吹了回去,身上的道袍都烧出来好几个窟窿,也就王道士的运气好点,没啥大碍。

    一看到四人这般回来,唐真人不禁暗自揪心,这是怎么回事,总不会是去了这么多人,还让无当道观的弟子给打了吧。

    他指了指边上的位置,说道:“坐下说话。”

    四人按照地位坐下,年长的坐前面,年轻的坐后面。

    唐真人看向徒弟凌空子,问道:“凌空子,此番前去华山论道,情形如何?”

    “呃......”凌空子一脸的尴尬,低着头说道:“师父,我们......让张禹给打了......”

    “让张禹给打了?”唐真人立刻眉毛一掀,怒声说道:“弟子们斗法论道,他堂堂一派方丈,怎么还能出手以大欺小呢!”

    “师父......这......”凌空子没敢多说,只是看了六旬道士和五旬道士一眼。

    像是在说,弟子斗法是不假,可是咱们这边,不也去了长辈么。

    唐真人看到凌空子的目光,跟着扫了两个老道一眼,将目光落到六旬道士的身上,说道:“师兄,出什么事了?”

    他早就看到六旬道士脸上有一块擦破皮的地方,以师兄的本事,无当道观的弟子怎么可能伤的了。

    “这个......”六旬道士也是尴尬,今天真是丢人丢大了。片刻之后,他才硬着头皮说道:“我们没有想到,张禹的竟然也亲自去了海华山,只是当时没有露面,跟我和师弟一样,都藏在暗处,只看两边弟子的较量......”

    说到这里,他看了凌空子一眼,这事说出来,实在是太丢人了。

    “较量的结果如何?”唐真人问道。

    在他看来,张禹的徒弟才毕业几天,自己派出的门下弟子都是精英,打不过张禹正常,总不能连张禹的徒弟都打不过吧。那就找块豆腐碰死得了。

    十有**是张禹见无当道观的弟子输了,所以强行出头,把自己这边的人给打伤了。

    凌空子知道,师伯不好意思说,他只能厚着脸皮说道:“我们......不是无当道观弟子的对手......眼瞧着就输了,师伯便暗中帮忙......不曾想,被张禹发现了......他不但出手打了师伯、师叔......还修理了我们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