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1395章 借运
    听了露露的说法,张禹也明白了个大概,他轻轻点了下头,琢磨起来,该如何解决。

    露露心中着急,又是赶紧问道:“道长,这个房子看来真的很有问题,但是不知道问题到底在什么地方,您发现了吗?”

    张禹直接说道:“如果我猜的不错,这个房子之前的主人,十有**是在房子里布置了一种借运的风水阵。”

    “借运......”露露好奇起来。

    保姆的身体状况也不好,眼下听说这个,也紧张地说道:“借什么运,怎么讲?”

    张禹的几个徒弟,跟随张禹的时间不长,还没有学过这个。李明月当即好奇地问道:“师父,借运的风水是怎么回事?以前没听您讲过。”

    “是呀师父,能不能给我们讲讲。”孔屏还急切地说道。

    张禹点了点头,刚要说话,瞥眼间正好看到保姆。

    他随即微笑着说道:“阿姨,你就别留在这里了,现在回家去吧,过两天,你身上的病就能好。到时候再来。”

    “我……”保姆看向露露,征求露露的意思。

    露露明白,张禹应该是有什么话要说,但是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她冲保姆点了点头,说道:“那你就先回去吧,全当休息两天,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通知你回来上班。”

    “那……好吧……”保姆点了点头。

    她虽然也很想知道,借运到底是怎么回事。奈何人家不让她留下,她也只能离开。

    等保姆走了,露露就急切地问道:“道长,现在能说了吧。”

    张禹点头,正色地说道:“人有五运,分别是官运、事业运、财运、爱情运和健康运。所谓借运,就是借走别人的运气为自己用。有的人,可以指定借运的目标,但那不是风水,而是一种左道之术……另外一种,则是利用风水来借运,一时间聚集强大的运势,来做某一件事情。但是,既然叫作借运,那就只是借,天道有偿,有借有还,借了运之后,就要还的。不管用什么手段来借运,都要偿还……”

    说到这里,张禹指了指床上的中年女人,又接着说道:“原先这里的主人,就在这里布置了一个风水局,目的是聚集健康运。或许是他自己,又或许是他的亲人得了重病,命不久矣……在这种情况下,就需要大量的健康运,来保住这个人的性命……比方说,明月生了病,明天将要手术,手术成功的概率极低,如果采用这种方法,先来聚集健康运的话,就会增加手术成功的概率,令人重新恢复健康……通常这种人,都是将死之人,做了逆天之事,肯定是要还的,这该怎么还呢……势必要有人站出来,牺牲掉自己的性命。说白了,借健康运又是借命,一命还一命,甚至还要几条命来还一条命……”

    “啊?”……

    听了张禹的说法,房间内的人都是大吃一惊。

    江雪率先说道:“师父,是不是说,在以前住在这里的人,恢复了健康之后,接下来住在这里的人,就要进行偿还。”

    “没错。”张禹郑重地点头。

    “真的有这么悬吗?”露露表情严峻地说道:“道长,如果按照你的说法,只要有人愿意牺牲自己不就行了么。能买得起这样房子的人,又能想办法布置出这样的阵法,一定是很有钱的。如果想要有人还命的话,何必这么麻烦的低价卖房子……花一些钱,肯定有人稀里糊涂的中招……”

    张禹摇了摇头,说道:“如果说,随便一条命就能偿还的话,那未免也太简单了……先说这种借运的阵法,讲究的必然是天时地利人和,天时就是布阵的时间,不能早也不能晚,人搬进来的时间和离开的时间,必须恰到好处;地利则是布阵的地点,必须风水极佳,乃是颐养之地;这个人和,就更加重要了,之后搬进来的人,气运必须要跟借运的人大概匹配……不然的话,就是白白的往里面搭人命,该还的时候一到,还是要还的……”

    “气运大概匹配……这怎么讲?”露露诧异地问道。

    “天道不同于人道,想要糊弄,哪有那么容易。天道要收走的人,身家上亿,拥有相当气运,结果死的却是一个一无所有,毫无气运的人,那天道会答应么?说白了就是,替死的人,在气运上面,必须要和借运的那个人差不多。就好比张三从你那里借走一千万,李四表示愿意偿还,可他只有五百块钱,那你会答应么?”张禹慢条斯理地说道。

    “当然不答应!”露露直截了当,她跟着又委屈地说道:“照你这么说,我和我妈的气运跟借运那个人的气运,应该是差不多了。可是……我没多少钱啊……肯定是比不上人家的……我妈就更不用说了……”

    “这你就错了,气运又代表命数,你现在或许没有那个人有钱,但是不久的将来,你会跟那个人一样有钱。至于说你母亲,如果我看的不错,应该是母凭女贵之命。同样道理,借运之人,气运和你母亲一样,或许是母凭女贵,或许是父凭子贵……”

    说到此,张禹顿了顿,接着又道:“原先的房主以八百万的价格卖房子,又是现金成交,说白了就是要找有一定经济实力的人,然后从中筛选是父母给子女买房子,还是子女发迹给父母买房子住。通过你的气运来看,这套房子肯定是你出钱购买,并非你母亲出钱。像你先前所说,如果知道这房子有毛病,会丢掉性命,给你多少钱,你愿意到这里住,只怕价格再低一些的话,这套房子你都不敢轻易买了。”

    露露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也是……如果我知道这房子有毛病,哪怕是倒给我几千万,我也不会要……我妈现在这个样子,还请道长一定要想办法搭救……”

    “这个好办,只要找到此阵的阵眼,予以破掉就好。”张禹说着,不禁又打量了露露两眼,他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却又想不起来。

    张禹随口说道:“我见到你时候,好像在哪见过你,就是想不起来了。你对我有没有印象,刚刚见你也打量了我好一会。”

    “这个……”露露的脸上露出迟疑之色。

    看到她的表情,张禹就知道,露露肯定记得他,似乎有点不方便说。

    张禹看向徒弟,说道:“明月,你们几个先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