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1390章 师父出马
    这一嗓子,差点没把凌空子给气死,他心中暗骂,是谁这么不开眼,人家张禹正找茬动手呢,这还主动送给人家机会啊。

    果然,张禹立刻大笑起来,“说的没错!那咱们这就好好的论一论!”

    说话的功夫,金钱剑已经出现在张禹的手中。

    凌空子更是为难,明摆着打不过,还打个屁。可箭在弦上,不打恐怕又不行。

    张禹见他满是踌躇,还不出手,又笑着说道:“道兄,你们邱祖庙要是不先出手,那我就先出手了!”

    “好!那就请无当道观的道友赐教了!”

    凌空子眼瞧着不打不死,横竖都得动手,若是让张禹先出手,天晓得还有没有还手的机会。

    自己这边人多,以多打少,未必就不行。

    凌空子咬了咬牙,跟着掏出两张火符,嘴里叫道:“既然张道友要一个人跟咱们论道,那咱们就好好的陪张道友论论道!准备好了吗?”

    站在他后面的邱祖庙弟子,纷纷亮出家伙,有的用火符,有的用桃木剑,有的用金钱剑,有的用木鱼,反正是什么都有。

    张禹只是面带微笑,也不先出手,但他的左手指间,已经夹住了一张狂风符。

    见张禹从容自若,凌空子的心里明显发虚,他偷眼左右瞧瞧,自己这边的人都已经准备好了。他心中暗想,大家伙如果一起出手,张禹就算本事再大,也应付不来这么多法器吧。

    想到这里,他的心中多了几分信心,毕竟在他的眼中,师父唐真人就已经很厉害了,估计也没有把握一下子应付这么多人的攻击吧。

    “上!”拿定主意,凌空子底气大增,猛地大喝一声。

    声音落定,他手里的两张火符一同朝张禹射了过来。

    其他的人看到凌空子出手,一个个跟着大喝一声,手里的符纸、桃木剑什么的,一股脑都朝张禹砸去。

    张禹的那些徒弟们,现在勉强从地上爬了起来,本想给师父助阵,当看到这一幕,登时就傻眼了。

    一个人想要挡住这么多的攻击,简直是开玩笑。

    然而,站在那里的张禹巍峨不动,仿佛什么事情也没发生。当火球率先射来之时,张禹只是将金钱剑往胸前一横,“噗”“噗”两声,火星四射,那火球直接被震散。

    紧跟着,在张禹的身体周围,猛地狂风大作。

    “呼......”“呼......”“呼......”

    这些风,就好像平从张禹的身边刮起一样。射向他的那些火球、桃木剑、木鱼什么的,直接被狂风的势道给顶住,随即向后砸去。

    “砰!”“噗!”“砰!”“噗!”......

    邱祖庙的弟子们立马被自己射出去的法器打中,一个个发出痛苦的叫声,“啊!”“我的妈!”“怎么回事?”“好大的风!”“疼死我了!”“我身上着火了!”......

    不过,他们的声音很快就被狂风给淹没。

    飞沙走石,掀起漫天的沙尘、黄雾。

    有那体重轻的身子都被吹起来了,有的则是被吹的连连向后倒退,最后一屁股摔到地上,有的更是当场就在地上打起滚来。他们的样子,别提有多狼狈。

    地上躺着的两个老道,现在还没爬起来,看到这一幕,简直都傻了。同样是狂风术,什么叫狂风。

    张禹的门下弟子们,则是精神大振,原本躺在地上还没爬起来的,就好像突然吃了兴奋剂一般,直接从地上跳了起来。

    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师父真棒!”

    紧跟着,几乎所有的无当道观弟子们纷纷喊了起来起来,“师父真棒!”“无当道观最强!”“师父道法无边!”......

    伴随着喊声,狂风渐渐停歇。再看邱祖庙的地上,全都躺在地上,已经爬不起来了。一个个痛呼呻吟,灰头土脸,样子要比张禹这边的弟子狼狈多了。

    张禹看了眼地上躺着的俩老道,有扫了眼邱祖庙的众弟子,已然找不到凌空子在什么地方了。

    一身白色八卦仙衣的张禹,此刻巍峨如山,像标枪一样耸立在那里。显得无比高大,好似神仙下凡。

    他用高亢的声音说道:“华山论道!好一个华山论道!如果说,光明正大的弟子斗法,我无当道观的弟子输了,那也是心服口服,哪怕是我张禹,也不会多说半个字。可若是有人打着论道之名,以大欺小,暗中耍那阴谋诡计,那就不要怪我张禹不客气了!不要只以为你们邱祖庙这边有师长帮忙,我无当道观就没人了!回去告诉你们唐真人,如果还想论道,那就光明正大的到无当道观找我,我张禹一定奉陪!”

    邱祖庙的人,各个狼狈不堪,都让张禹给彻底打服了,谁敢接茬。如此道法,估计住持唐真人也白扯。怪不得无当道观能在短短时间内闯出如此名号,看来不是没有原因的。

    张禹弟子们都站在后面,见对手全都哑巴了,师父又是如此霸气,各个心头激动。

    又有徒弟大声喊了起来,“师父万岁!”“师父万岁!”“师父万岁!”......

    整个山顶,充满了兴奋的喊声。

    张禹让他们稍微喊了几声,然后才扭过头去,故意怒声喝道:“别喊了!你们犯了什么事儿,自己不清楚么?”

    弟子们听了这话,吓了一跳,赶紧低下头去。

    李明月舔着脸,向前走了几步,小心地说道:“师父,犯了什么事儿?”

    “你还好意思问我。”张禹直接来了李明月的面前,在他的大脑袋上来了个爆栗,“擅自纠集弟子到此论道,也不向我汇报,谁给的你这个胆子?”

    师徒间平日里的关系相处的很好,可以说是亦师亦友。

    李明月也看得出来,师父是护短的,他低着头,小心地说道:“师父,是他们请我们来华山论道的......言明不许找师长帮忙......我们也是怕坠了无当道观的名头,所以......才没向您汇报......这事都怪我,您别责难师弟他们......”

    “他们说不让你汇报师长,你就不汇报了?”张禹指了指地上的俩老道,又指了指邱祖庙的一帮人,跟着叫道:“你们不找师长帮忙,人家可找!今天我若是不来,你们还不知道被打成什么样呢?”

    “我们没想到他们竟然这么卑鄙,以后不敢了。”李明月老实地说道。

    “他们太卑鄙了。以后我们再也不敢了。”“没想到他们这么阴险。”“师父,我们错了。”......

    弟子们也知道,张禹是关心他们的安危,大家伙的年纪也不小,大四的毕业生,哪能没有是非观。一个个抢着认错、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