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1389章 出师有名
    “哎呦,我的妈啊。”“哪来那么大风。”“眼睛都睁不开了。”“疼死我了。”“我怎么有种被吹飞的感觉。”“是不是师伯刮的风的。”“我好像听到师叔的声音。”......

    突如其来的大风沙,让邱祖庙的弟子们有些慌乱,沙石刮在脸上,更是生疼生疼的。有点瘦小的弟子,差点被大风给刮飞了。

    相较之下,倒是躺在地上的无当道观弟子好一些,起码受力的面积小。

    很快,大风停歇。

    “扑通!”“扑通!”

    两个老道凭空从天上掉了下来,恰好摔在凌空子等人的面前。

    这两位,此刻是灰头土脸,头顶的道冠都不知道被刮到哪里去了,手上的发髻散乱开来,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凌空子见状大惊,诧异地说道:“师伯、师叔,你们这是怎么回事?”

    王道士也是不解地说道:“师伯,师父,这做法刮风,怎么还把自己给吹过来了。”

    “师伯,师叔......这是......”......其他的道士们,也都是七嘴八舌。

    在众人看来,先前的风沙,肯定就是这两位做的法。可是现在,怎么做法做的,把自己都给吹飞了,还有这样的法术么。

    俩老道现在,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哪好意思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当口,一个青年人的声音响了起来,“两位道长,怎么跑到这里来了,真是让我好找。”

    这个声音一出现,立刻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众人一起看了过去。

    紧跟着,无当道观的弟子们就沸腾起来,“师父。”“师父。”......

    不过这声音中,有得兴奋,有得沮丧,毕竟是被人给打了。

    没错,话说之人正是张禹。

    邱祖庙这边,好像凌空子等一些弟子,都是见过张禹的。看到张禹到来,都有点发懵。饶是那些没见过的,此刻一听无当道观那边的喊声,也猜出来人是谁。

    王道士倒也机灵,立刻恶人先告状,指着大胖子李明月喊道:“你们无当道观的弟子也太卑鄙了,说好了不惊动师长,竟然把师父喊来助阵。简直是无耻。”

    “太无耻了!”“竟然喊师父来。”“果然够卑鄙。”......

    邱祖庙的一些道士,马上都跟着王道士嚷嚷起来。

    李明月等人都被打蒙了,一时间都不知道说点啥。

    张禹冷冷地瞧了王道士一眼,背着手,慢慢悠悠地来到两个老道的身前。

    他低头看着俩老道,淡淡地说道:“二位,刚刚你们邱祖庙的弟子说了,这次他们华山论道,不得惊动师长,你们跑来做什么?还暗中出手帮忙,是不是太卑鄙,太无耻了。就连你们自己本门的弟子,都觉得说不过去了。”

    俩老道尝到了张禹的厉害,哪还敢出声。特别是现在,当着本门弟子的面,被张禹这么质问,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王道士等人刚刚还倒打一耙,等听了张禹的话,特别是自家的两位师长如此德性,事情已经很明白,适才的大风沙是张禹造成的,而这两位,显然也是被张禹给收拾过了。

    邱祖庙的弟子们,整个都震住了,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两位师长躺在地上,他们只能下意识地看向凌空子。不少人小声说道:“师兄,怎么办?”“师兄,你看......”“师兄,现在......”......

    凌空子曾经亲眼目睹了张禹的实力,现在连本门的师伯、师叔都不是对手,自己就更白扯了。

    奈何眼下,众弟子以他马首是瞻,他不能不出头。

    凌空子硬着头皮向前走了两步,打了个揖手,“无量天尊,张......张道长......幸会、幸会......”

    他本来想称呼张禹为张道友,毕竟张禹的年纪在那里摆着,还没有他岁数大。可这么称呼,就显得张禹辈分小了,现在这种情况,还是让张禹的辈分显得大点好。

    然而,张禹哪不知道他的那点心思,只是微微一笑,说道:“道兄不必客气,当初你我在白眉宫相识,贫道对道兄的修为十分敬佩。今日能够再遇,真是一件幸事。”

    张禹的话,直接就把凌空子拉到跟他一个辈分上来了。

    凌空子吓了一跳,赶紧说道:“道长谬赞了。”

    “道兄何必客气。”张禹又是微笑着说道:“不必道长长、道长短的叫着。你是唐真人座下高徒,我的临度师是白眉宫贾真人,你我兄弟相称便可。”

    “呵呵......”凌空子尴尬一笑。

    张禹跟着又笑道:“道兄,本派弟子张清风、李明月等人,也不知跟贵派有何过节?这华山论道,都是小辈的事情,怎么还惹得道兄亲自出面,甚至连贵派的前辈也跑来了?”

    别看他有说有笑,但谁都知道,这叫先礼后兵。

    道派之中讲究面子,而且还得出师有名。起码要把自己摆在一个正义者的高度上来。

    “这个......”凌空子一脸的苦涩,当初在道教大会上,自己真的是跟张禹一个档次的,虽然各属正一教和全真教,可辈分上没差。

    此时此刻,张禹已经给他扣上一个以大欺小的名头,搞不好等下就要动手了。

    凌空子只能硬着头皮说道:“好像只是一场误会......”

    “误会?”张禹这次冷笑一声,说道:“你我本是同辈中人,你率众前来欺我门下弟子,已然不该。而你邱祖庙更是连门派师长也藏于暗处,对我门下偷袭,突施冷箭,这又算是哪门子误会!此地不是华山论道之所么,既然你们邱祖庙要论道,道兄又亲自坐镇,那咱们不妨就继续论一论!道兄,请吧!”

    说完这话,张禹直接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凌空子吓得直接向后倒退一步,跟张禹动手,那不是找揍么。

    他赶紧赔上笑脸,“道长,真是误会、误会......”

    “今天是华山论道,没有什么误会不误会的。你我平辈,也谈不上什么以大欺小,你邱祖庙的师兄弟,也大可以一起出手。咱们好好的切磋一番。”张禹傲然地说道。

    “这......”凌空子下意识地转回头,看看自己的那些师兄弟。

    邱祖庙的道士,也都知道张禹的厉害,不过终究也有那年轻气盛的。张禹都这么说了,大家都是平辈,还让一起上,简直是瞧不起人。

    也不知道是谁,愤愤地来了一句,“既然要论道,那就好好论一下!咱们邱祖庙,哪能让他一个人就给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