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1384章 华山论道
    这件事,两边都有问题,年轻人互不相让,邱祖庙是先到的不假,但是言语之中,也不好听。李明月也自认为无当道观不是好欺负的,加上当时两边的雇主又是竞争关系,结果就出了这档子事。

    可现在王道士在讲述的时候,没实话实说,自己和李明月算是单挑,结果没火符烧伤。到他的嘴里,那就成了无当道观这边有十多个人。

    毕竟,一看李明月年纪轻轻,就是今年的毕业生,而他在邱祖庙都混好几年了。若是说单挑打不过,那还不如找块豆腐碰死呢。

    此刻眼瞧着方丈唐真人发火,王道士旁边的小道士跟着说道:“主持师伯,无当道观的人实在是太欺负人了。”“人多打我们人少。”“而且还各种叫嚣,根本不把咱们邱祖庙放在眼里。甚至都不把咱们全真教放在眼里。”

    这帮小子也机灵,知道横竖都是这样了,就跟在学校受了委屈的孩子一样,开始不停地和家长述说委屈。

    反正是怎么夸大怎么来,怎么拱火怎么来。

    唐真人气的是眼珠子都瞪起来了,他咬着牙恨恨地说道:“无当道观,张禹,实在是可恶!”

    今年招生的事儿,他就憋了一肚子火。除了阳春观和白眉宫能够正常收到弟子之外,他这边都没来人。

    现在张禹的徒弟都敢打他邱祖庙的弟子了,事情传扬出去,让他唐真人还怎么混。

    “主持师伯,您看怎么办......可得给我们做主啊......”王道士又趁机委屈地说道。

    “打你们的那些人,都在什么地方?”唐真人问道。

    “应该是在无当斋。”王道士说道。

    “好!那你们现在就去给他们下战术,请他们去华山论道!把场子给我找回来!”唐真人恨恨地说道。

    “是,师伯......只是......以谁的名义......他们若是惊动了张禹......”王道士战战兢兢地说道。

    对于张禹的实力,他是清楚的,其实谁都清楚。当日的受篆大典,张禹威风八面,还能使用蓝色的符纸,根本就是法师的实力。主持唐真人都没达到这个境界,要是跟张禹动手,那还不得被打死。

    “这......”唐真人迟疑了一下,显然对张禹也是忌惮。动手不是动嘴皮子,靠的是真才实学,在整个镇海市,能跟张禹叫板的,恐怕也只有白眉宫的袁真人和阳春观的吕真人了。

    请袁真人去跟张禹动手,那是扯蛋。请吕真人去和张禹打,明显也不太靠谱。这种高手,除非是生死相搏,否则的话,绝不会互相动手。输了的话,那就真没法混的。这就是所谓的王不见王。

    “张禹终究是道教协会的副会长,算是长辈,他若跟你们动手,岂不是以大欺小。这件事,全当我不知道,你们去找你们的师兄凌空子,以弟子间的纷争为由,请无当道观的弟子华山论道。你明白了吗?”唐真人沉声说道。

    “明白明白。”“明白。”“明白。”......王道士四个人是连连点头,唐真人的意思,他们是真明白了。

    这件事,就以弟子间的矛盾处置。无当道观的情况,邱祖庙的人大概也都知道,是新近崛起,道派中除了张禹之外,好像再没什么高手。

    唐真人嘴里的凌空子,那可是邱祖庙年轻一代的高手,年纪没有王道士大,但入门要比王道士早多了。师兄弟是以入门先后为序,不分年纪。凌空子不到三十,当初在道教大会上,曾经代表邱祖庙出马。

    打不过张禹,那是肯定的,对付张禹的徒弟,那还不是小菜一碟。

    王道士四个欢喜无比,当即就去找凌空子去了。

    无当斋。

    李明月四人得胜而归,心里那叫一个高兴。

    他们跟张禹学徒才多久,没想到就已经可以打败邱祖庙的道士了。按照这个发展,日后肯定会越来越强。

    对于张禹的敬佩,那就更加不必说了。

    四人回来之后,先得意的吹嘘一番,跟着就开始研究阵法,明天好去露露家把问题给解决。

    李明月没找到阵眼的所在,所以他打算用张禹传授的大四象阵。

    他们四个不停地研究讨论,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已经天黑。

    这时候,门外突然响起敲门声,“当当当......”

    无当斋外面是玻璃门,一般关门的时候,会把上面的卷帘门给放下来。因为四人研究的起劲,竟然把这茬给忘了。

    四人扭头瞧去,外面站着的是四个身穿道袍的家伙,看起来还挺眼熟,不正是白天碰到的那四位么。

    “师兄,他们怎么来了?”江雪有点担心地说道。

    “不用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李明月大咧咧的站了起来,朝门口走去。

    他当先把门打开,瞧了眼外面的四人,领头的还是那个头发被烧焦的王道士。

    看到王道士的样子,李明月就忍不住笑出声来,“呵呵呵呵......道友,不知道这么晚光临,有何指教......”

    听到李明月的笑声,王道士恨不得上去拼命,好在有自知之明。

    王道士从怀里掏出来一个信封,说道:“这是我师兄给你的请柬,邀你明天上午十点到海华山,咱们来个华山论道,你可有这个胆子!”

    说着,他将信封递到李明月的手里。

    李明月接过瞧了一眼,咧着嘴笑道:“怎么事,回去告状了!”

    王道士有点尴尬,旋即说道:“就是道家切磋论道罢了。我们邱祖庙的师长都不知道,只有我们晚辈弟子,你们大可以召集你们无当道观的师兄弟一起前来。不过咱们门人弟子之间的切磋,就不要麻烦师长了!如果够胆,咱们海华山见!”

    说完这话,王道士是转身就走。

    等四人离去,李明月将门关上,回到桌旁坐下。

    杨得胜、江雪、孔屏忙说道:“师兄,怎么回事?”“他们这是什么意思?”......

    “还能什么意思,就是想找回场子呗。华山论道......哼!谁怕谁呀!”李明月傲然地说道。

    “师兄,话不能这么说,他们邱祖庙人多势众,咱们四个要是去了,还不得被打死。”杨得胜赶紧说道。

    “他们人多,咱们就没有师兄弟了。我现在就给张清风他们打电话,让他们过来商量对策。”李明月很是激动地说道。

    华山论道!对于刚刚入门的人来说,确实是一件值得激动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