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1385章 反了你们了!
    李明月当即给张清风、王春兰、赵秋菊打了电话。

    他们四个是最早入门的,也是张禹的四大弟子,关系也最好。

    出了这种事,当然得先沟通一下。

    张清风也闯出了名号,王春兰、赵秋菊跟张清风、李明月一样,也都是四人一组,虽然名头没有张清风、李明月响亮,但靠着无当斋的名头,也接了一些生意,而且能够把事情办成。

    这三位接了电话之后,马上带着本组的师弟妹赶了过来。

    十二个人也算是前后脚到的,见面之后,围坐一堂。

    张清风直接问道:“胖子,到底是怎么回事,还跟邱祖庙扯上华山论道了?”

    “是这么回事......”李明月当即将今天发生的一切,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

    最后补充道:“我们完事之后就回来了,不想就在刚才,被我烧的那小子,竟然又找到门上,跟我下了请柬,要华山论道......对了,这是请柬......”

    李明月将请柬交给张清风。

    李明月四人已经看过了请柬,内容无非是要去海华山较量较量,找回场子,但是措辞还算客气。其中有一条,那就是不得惊动师长。

    张清风看过之后,又交给了王春兰和赵秋菊先后过目。

    大伙都看了一遍,王春兰说道:“对方显然是来者不善,我看这事,要不要跟师父商量一下。”

    李明月马上说道:“那边也说了,没有惊动师长,咱们这边要是找师父去坐镇,岂不是显得怕了他们。我看了那家伙的修为,也不过尔尔,既然都是门人弟子动手,咱们也就别找师父了。”

    赵秋菊有点担心地说道:“话是这么说,可天晓得他们到时候去多少人,就咱们十六个,只怕不能全身而退。”

    “道观里不是还有人么,我已经听说了,前些天道观突然下雨,道祖显圣,众师弟们都练出了真气。咱们召集些师弟,一起去华山论道,难道还怕了他们。”李明月兴致勃勃地说道。

    张清风点了点头,说道:“没错!我现在也想看看自己的修为,就是找不到对手,邱祖庙的人既然送上门,要求华山论道,那就跟他们好好切磋切磋!”

    “没错。”“没错。”......女孩子胆子小,可是那些男弟子们,现在已经是摩拳擦掌,恨不得现在就去比量比量。

    王春兰还是担心地说道:“就算是从道观里召集师弟们过来帮忙,可是邱祖庙毕竟经营日久,门下必然有青年高手。咱们都是刚入门,能是对手么。”

    她这个担心是有道理的。自己这些人也修道几天,人家修道多久,就算是晚辈自己打,那也比人家少修炼多少年。

    “今天跟我动手那个道士,能有三十岁了,还不是一个火符就给搞定了。就算他们有高手,我觉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实在不行,咱们可以靠阵法取胜。”李明月信誓旦旦地说道。

    “阵法?”赵秋菊好奇地问道。

    李明月得意地说道:“我精研阵法多日,特别是师父传授的大四象阵,不说是如火纯清也差不多。实在不行的话,咱们明天就去给他摆一个大四象阵,到时候也让他们瞧瞧厉害。”

    “真的假的,咱们是一起学的,我这边就会摆风水,你还会摆别的?”赵秋菊疑惑地问道。

    “那是当然,我们几个现在一天就研究阵法来着。这大四象阵,师父说过,不仅仅是风水,其中包罗万象,什么困阵、杀阵、幻阵都在其中。听我的准没错,到时候肯定能把邱祖庙的人打的落花流水。”李明月自信地说道。

    听了这话,张清风、王春兰、赵秋菊等人都是无比的好奇。

    张清风忍不住说道:“你别光耍嘴皮子,这次华山论道可是事关咱们无当道观的荣辱。你先给我们讲讲,这个阵法到底怎么布置,要是靠谱的话,我们跟你一起去,要是不靠谱,你就自己去吧。”

    “没错。”“对头。”“有道理。”......其他的人纷纷点头。

    “你们不问我,我现在也得给你们讲如何布阵,要不然的话,明天也不赶趟啊......”李明月说着,站了起来,又道:“你们等一下,我去把我研究多时的图纸拿过来!肯定让你们大开眼界!”

    次日天明。

    光明山,无当道观。

    在后院之中,张禹终于将手机后壳给炼制成功。

    他站起身来,长长地伸了个懒腰。

    看着自己的成果,张禹心中暗说,这可真是累死老子了。只是这东西拿回去之后,会不会再遭贼呀。

    很快,他就有了主意,等自己回去之后,对方一定还办法继续偷,莫不如来一个守株待兔。

    拿定主意,他就朝前面走去。

    后院这么多手机后壳,总得给运下山,总不能自己一个人搬运吧,那得多长时间。

    来到前院,张禹突然意外的发现,今天道观里怎么这么冷清,半天没听到动静。

    他心中纳闷,朝大殿走去,进到大殿,就见王胖子带着俩道士在那上香呢,另外几个孩子负责打扫卫生。

    张禹皱了皱眉,说道:“师侄,怎么这么两个人呀?其他的人呢?”

    听到他的声音,殿内的人都转头看了过来,一起打招呼,“师叔。”“师父。”“师父。”......

    随后,王杰说道:“昨晚走了好几十号,说是去华山论道了。”

    “华山论道......”张禹不由得一愣,纳闷地说道:“什么叫华山论道,不是华山论剑么......还有咱们这有华山吗?去哪论道了?”

    王杰没有出声,看了眼旁边的年轻弟子,那弟子马上说道:“师父,华山论剑的华山是西华山。在咱们国内,有还几个华山,东北那边有天华山,咱们镇海这边有海华山,所谓的华山论道,其实就是在海华山。”

    张禹来镇海才多久,镇海又有多大,多少地名他都不知道。

    听了这话,他点了点头,旋即又道:“那华山论道又是怎么回事?跟谁论道?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

    “这个......”小道士露出一脸的为难之色。

    “说!”张禹厉声喝道。

    “是,师父。”小道士连忙说道:“华山论道......咱们镇海的道派,有这么个说法,我们在学校的时候也听说了......其实说白了就是,道派之间,如果有什么恩怨,不能在别的地方动手,所以就指定了海华山这个地方......名为论道,实则斗法,只要不打死人命,什么都行......”

    “啊?”这种事,张禹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也因为他一天事情太多,算半个道士,算半个生意人。现在听说此事,不由得大吃一惊,跟着怒声问道:“咱们道观跟谁有过节了,怎么也不向我汇报一声,这就私自跑出去论道去了。反了你们了!还有没有把我这个师父放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