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1383章 欺人太甚
    “看来还是咱们无当道观厉害。”“什么邱祖庙,太一般般了。”“幸亏当初没去邱祖庙,不然的话,现在肠子都得悔青了。”

    李明月三人大获全胜,得意非常的往公园外走。

    很快就来到公园外停车的地方,江雪、朱泽四个人还在外面等着。

    彼此间互相瞪着对方,和斗鸡也差不多。

    江雪的眼神不错,李明月三个一走过来,她就看到了,马上迎了过去,“情况怎么样?赢了没有。”

    “都是些小场面,对手也太小儿科了,跟咱们无当道观斗法,简直是自取其辱。”李明月得意地说道。

    邱祖庙的马征一听这话,立刻撇嘴叫道:“少吹牛皮了!是不是进去之后,不敢比,投降认输了!”

    “投降认输......”杨得胜不屑地一笑,说道:“你自己去看看你师兄现在啥样就知道是谁认输了,咱们走。”

    他们四人跟朱泽意思了一下,随后上车离开。

    朱泽和娄伟互相看了一眼,然后一起看向马征。

    马征兀自不服地说道:“这么快就比完了,我才不信呢,肯定是他们认输逃跑了!你们要是不信,咱们就进去瞧瞧。”

    嘴上这么说,他心里却没底,快步朝里面走去。

    朱泽和娄伟都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也跟着跑了进去。

    没走多远,就见迎面走过来三个身穿道袍的人,自然是王道士三个。

    “师兄,情况怎......”马征跑到王道士的面前,本想问‘情况怎么样’,不等把话说完,就看到王道士被烧的是灰头土脸,胸口处的道袍都烧烂了。

    朱泽和娄伟自然也都看到王道士现在的德性,谁都不傻,人家李明月等人是全身而退,王道士好似丧家之犬,谁赢谁输一目了然。

    娄伟皱了皱,心中暗说,这可真是丢人丢到家了。还是你们提出来跟人斗法的,结果现在就这熊样了。

    朱泽则是得意地说道:“娄胖子,你这请人做法治病,是不是也得擦亮眼睛。就请这样的选手......我现在严重怀疑你上当受骗......”

    “你......”朱泽的话,差点没把娄伟给气死。

    “别你呀我呀的了,我现在有事,没工夫搭理你。明天还得去给露露家看风水,拜拜了您内。”朱泽得意非常,说完这话,是转身就走。

    娄伟也是好面子的人,此刻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朱泽走了,他瞪向王道士,把心里的火直接发到王道士的身上,“你们也太废物了,就这两下子,还找人斗法,你们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亏我爸还没事去你们邱祖庙上香,我看以后这香钱省了!”

    他骂骂咧咧,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

    王道人也自知理亏,加上娄伟的老爸也算是道观的大客户,不敢轻易得罪。王道人陪着小心说道:“这只是一不小心失手而已,请娄先生放心,我们一定被帮您讨回这个场子的。”

    “就凭你们!”娄伟不屑地摇头晃脑。

    “我们......”王道士多少也有点自知之明,他尴尬地说道:“我们虽然不太成,但是我们的师父行呀。现在我们就回去,将此时汇报给师父,绝对不会让那几个小子好过。”

    “那到时候再说吧,我先走了。什么时候你们确切的告诉我,能够治好露露的病,咱们再联系!”娄伟没好气地说道。

    说完,他是转身就走。

    王道士四个人互相瞧瞧,都是一脸的丧气。

    半晌之后,三个小道士说道:“师兄,怎么办?”“怎么办?”“回去怎么说?”

    “回去......再说吧......”王道士也是无奈。

    四个人垂头丧气,狼狈不堪的出了公园,赶紧上车离开。尤其是王道士,生怕被人看到自己现在的熊样。

    邱祖庙在镇海市也算是有一号,虽然比不上白眉宫和阳春观,但也是大道观。

    道观在镇东区和镇南区交界的地方,有山有水,称得上风景如画。

    以前的香火还是不错的,可是现在,那叫一个惨淡。

    原因很简单,镇东区的香客,现在都去无当道观了。镇南区的香客,自然是要去白眉宫、阳春观这样的地方。

    回到道观,已经是下午了。

    一进门,知客的小道士见王道士灰头土脸,难免好心寻问,“师兄,怎么了?”“师兄,出什么事了?”......

    王道士满是丧气,也不好意思跟他们实话实说,只能是摆着手说道:“没什么、没什么。”

    他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给道观丢了人,一旦见到师父,怎么交代啊。

    说来也巧,主持唐真人和一个身穿身穿休闲装的中年男人从前面走过来。

    这一朝面,王道士四个想躲是不行的。按照规矩,必须给长辈见礼。

    王道士四个赶紧硬着头皮说道:“弟子参见主持师伯。”……

    唐真人微微点头,陪着中年男人继续往前走,可只走了一步,突然发现王道士的头发被烧焦了一半。

    他停下脚步,看了王道士一眼,说道:“秉真,你这是怎么回事?”

    “我……我……”王道士支支吾吾,也不敢说时候。

    可这样一来,难免引起唐真人的怀疑,唐真人沉声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跟……那个……无当道观的弟子斗法……被……被火符烧的……”王道士没辙,只好硬着头皮说道。

    唐真人听了这话,不自觉地看了眼旁边的中年人,多少有点脸热,丢人啊。

    中年人则是淡淡一笑,说道:“这无当道观也着实是欺人太甚。唐真人,既然贵观有事,那我就先走了,不必相送。”

    “好、好……裘老板慢走……”唐真人客气地说道。

    中年人自行离开,唐真人站在原地,直到对方的北影在眼前消失,他才再次看向王道士,不悦地说道:“你和无当道观的弟子都什么法呀?他那边的弟子都是今年新入门的,你入门几年了,怎么还不是他们的对手呢?”

    王道士当时看李明月的年纪不大,知道是才毕业的学生,所以不放在眼里。不想栽了跟头。

    眼下师伯问起,他哪敢说实话,这样一来,丢人就丢大了。他赶紧委屈地说道:“主持师伯,我们今天是跟娄老板的儿子去给人看病,本来是先到的,结果遇到无当道观的弟子过来抢生意,他们仗着张禹是道教协会的副会长,简直是一点规矩也没有,甚至大声叫嚣,都不把主持师伯您放在眼里……我气不过,就提出来跟他们斗法……可他们人多势众,十多个人打我们四个……我为了掩护师弟,结果被火符烧伤……”

    “什么?无当道观简直是欺人太甚!”唐真人听了这话,登时是怒火中烧。

    ****

    特别明显:全新指南者,乌龟公子,中式排骨,开心坏人,黑天马,土豆西红柿,淡淡的哭泣,时间慢慢的封锁,神探,感悟和我宁老舅的打赏,以及这两天的60多张月票和700来张推荐票。

    事实证明,老铁实在不宜喝酒,一顿酒下来,能影响两天的更新。

    凌晨只能先两章爆发,现在困的睁不开眼了。等明早起来,再继续赶工,每天的更新,必不可少,周日还有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