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1386章 大四象战阵
    张禹之所以发火,那也是担心弟子们的安危。这才入门多久,就跑出去跟人家华山论道。这个论道,说白了不就是约架么。

    要是弟子们入门时间长,有了相当的修为,倒也罢了,可关键是没有。

    现在出去斗法打架,即便是不打死人命,让人家给打的好歹也不成啊。

    小道士见师父发火,低着头不敢出声。

    张禹压了一下心中火气,问道:“因为什么打架,跟谁约架,知不知道?谁挑的头?”

    “是大师兄和二师兄打回来的电话,说是跟邱祖庙的人在看风水的时候结下来的梁子。当时对方越战二师兄,结果不是二师兄的对手,回过头去,就下了战书,邀请二师兄去华山论道。对方的人肯定多,所以大师兄和二师兄的意思是,人数上不能吃亏,就把大伙给叫走了。之所以不敢告诉您,是因为对方说了,这事不惊动师长,就是小辈弟子斗法切磋......”小道士老老实实地说道。

    “还不惊动师长......”张禹撇了撇嘴,说道:“好他个张清风和李明月,胆子越来越大了,他俩的事儿,等回来再说。对了,人数上不吃亏,叫走了多少人?”

    “叫走了七十多,说是凑足一百零八人布阵......当时听了消息,大伙争先恐后的,最后都得抽签决定......我输了,所以才留下......”小道士老实地说道。

    “听你这意思,不去挺委屈的呗。”张禹说道。

    “没、没有......”小道士低着头说道。

    “一百零八人,排场有够大的,我出门还没带过这么多人呢......”张禹摇头嘀咕了一句。

    “师父您要是愿意的话,我们给您组个三五百人的方阵。”小道士讨好的说道。

    “拉倒吧,你师父我用不着那么大的排场。”说完这话,张禹不禁有点好奇,又行说道:“用这么多人布阵......现在能耐不小,还会这么大的阵法了......”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阵法,要不然咱们去瞧瞧。”小道士小心地建议道。

    看得出来,因为抽签输了,没有机会参加华山论道,这小子还挺不甘心的。此刻见缝插针,想去看看世面。

    “还挺好事呢?”张禹撇嘴说道。

    “不敢......”小道士低着头说道。

    “正好我不知道这个海华山在什么地方,你给我带道,咱们走。”张禹说道。

    “谢谢师父。”小道士赶紧激动地说道。

    边上打扫的孩子们,听说要去海华山,他们也挺机灵,一个个说道:“师尊,我们能不能帮忙助阵。”......

    “小孩丫丫的,助什么阵!给我老实在道观里呆着!”张禹大声说道。

    “是。”“是。”......孩子们低下头,再不敢出声。

    因为去海华山那是斗法,名目还叫华山论道。张禹没有穿便装,换了一套八卦仙衣穿上,领着小道士下山。

    道观里的车不少,但基本上都让弟子们给开跑了。张禹打电话叫来座驾,立刻前往海华山。

    说实话,张禹现在多少还有点激动。要知道,上百人约架的场面,张禹都没经历过。也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样子。

    海华山。

    在镇海市也算是小有名气。按理说,这里应该是旅游景点,可因为是道家公认的华山论道之所,经过跟政府的协商,又由道教协会出资,将这里建成了海华山公园。

    海华山位于镇北区,地脚有点偏,就算是公园,平日里也没什么人来。顶多是自驾的游客,跑到这里烧烤什么的。

    张清风、李明月昨晚就召集了道观的师弟,连夜赶到海华山。

    山顶上是宽阔的广场,他们没干别的,就是演练李明月的阵法。一百零八人布阵,场面何等壮观。

    阵法勉强熟悉了,天都见亮了,大伙席地而坐休息,只等十点的时候,邱祖庙的人到来。

    不到十点,邱祖庙的人就如约而到。看架势,人也不少,能有六七十号。

    邱祖庙也是大庙,但是这次来的,都是有点实力的弟子。而且年纪还不能太大,基本上控制在三十岁上下。

    领头的凌空子,他虽然不算是唐真人的大弟子,可若是派年纪大的弟子,看起来太老,容易被人说是以大欺小。其实派他前来,就已经算是以大欺小了。

    凌空子见无当道观的人先来了,人数比他们还多,不由得心头一紧。好在随即发现,对面的人年纪都不大,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王道士跟在凌空子的身边,他算是苦主,看到站在前面的李明月之后,立刻大声说道:“来的挺早呀,算你们有种!不过这人可来的不少!”

    李明月大咧咧地笑道:“我们无当道观就是人多,你们来的人,看起来也不少。要是怕了,你们就下山吧,我们也不为难你们!”

    “没错!不为难你们。”“不为难你们!”“怕了的话,就下山吧!”......无当道观的弟子们,马上嚷嚷起来。

    他们人多势众,嗓门也大,直接就在气势上占据了上风。

    “我们会怕,开什么玩笑,不就是人多点么,你们无当道观,也就能仗着人多势众了。”王道士毫不示弱,跟着又道:“看到没,这位就是我的师兄凌空子,今天就让你们无当道观瞧瞧,什么叫道法。”

    “我们管你们师兄是谁!不是要华山论道么,那就来吧!”李明月大声喊道。

    凌空子眼瞧着无当道观的人呜呜喳喳,他不屑地一笑,在他看来,无当道观里面,除了张禹,他惹不起之外,其他的人,根本不需要放在眼里。

    “华山论道,有华山论道的规矩。”凌空子傲慢地说道:“到此论道,不得伤及人命,除此之外,一切无干!是胜是负,日后不得蓄意报复,在哪输的,大可以日后再到此较量!这个规则,你们可知道?”

    “用不着你说,我们知道!赶紧的吧,别浪费时间!”李明月又是大声豪气。

    “没有问题,既然你们着急去医院,那我就成全你们。你们划出个道儿吧,想要怎么比?”凌空子又是傲气十足地说道。

    “很简单,我们师兄弟布阵,你们来破就好!”李明月说着,从怀里掏出来一面令旗,只是轻轻挥舞一下,他身后无当道观的弟子们立刻行动起来。

    拿旗子的人不止他一个,另外张清风、王春兰、赵秋菊都亮出旗子,挥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