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1382章 真没劲
    “斗法?”......

    一听这话,李明月四人都是一愣,没想到对方竟然喊出这个口号来。

    四人互相看了一眼,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茬。

    他们平常只是给人看风水、相面、治病什么的,还从来没跟人动过手。

    王道士刚刚也就是被娄伟给激的,想要找回场子。

    现在见李明月他们不敢接茬,不禁心中暗喜。

    站在王道士身边的小道士,以为李明月四人被震慑住了,便伸手指向李明月,大声豪气地说道:“我师兄找你们斗法呢,你们是不是不敢!平日里你们无当道观不是口号挺硬的吗?现在要是怂了,跟我们道个歉,我们就让你们走,绝不难为!”

    要是没这话,斗法的事,李明月他们还真得合计合计,听了这话,李明月的脾气也上来了。

    他马上叫道:“不就是斗法么,谁怕谁呀?咱们走,谁不去谁是孬种!”

    王道士虽然叫嚣,可心里没底,李明月接茬了,多少让他有些骑虎难下。奈何斗法是他喊出来的,现在退缩,已然不可能。

    王道士硬着头皮说道:“算你们有种!咱们走,去一旁的公园较量较量去!”

    “走!去就去!”李明月喊道。

    口号亮出来了,谁也不能退缩。两边直接上车,娄伟也是好事的人,赶紧上车,准备去看热闹。

    朱泽也想去看,眼瞧着别人都上车了,他看了眼露露,说道:“露露,你去么......”

    “我......”露露本想也很好奇,可是实在不愿跟朱泽和娄伟在一起,迟疑一下,说道:“我不出去,得留下照顾我妈。”

    说完,她转身回屋,将别墅门给关上了。

    朱泽见她不去,迫不及待的上了车。李明月和邱祖庙的车先走了,娄伟的车也开了出去,朱泽走在最后面。

    李明月的那辆车中,杨得胜负责开车,李明月坐在副驾驶。

    后面是江雪和孔屏。江雪明显有些担心,说道:“咱们能成吗?从来没斗过?”

    “是呀,师兄......咱们能打得过他们么......”孔屏也没底气。

    “不用还怕,到时候,让他们瞧瞧我的厉害。咱们没跟人斗过法,我就不信他们跟人斗过。”李明月给大伙打气。

    很快出了吉祥别墅区,边上没多远就有一个公园。

    因为距离别墅区近,周边的普通住宅不多,公园里的人也不多。

    四辆车在公园外停下。

    双方人下了车,王道士一边叫嚣着说道:“到了到了,咱们进去。”......

    “谁怕谁呀!”......

    十个人这就往里面走,可没走几步,李明月突然停下脚步,“等等。”

    “怎么了?是不是不敢了?”王道士一边又聒噪起来。

    “我师父说过,咱们斗法不能让普通人看到。我看不如这样,双方各留一个人在外面盯着......另外......你们俩也不能进去......”李明月看向娄伟和朱泽。

    这倒是道家的规矩,除非性命相搏,没有办法,要不然的话,不能随便显露道法,进行比斗。

    王道士点头说道:“这倒也是。那这样,马征你留下,你们俩也别进去看热闹了。这是我们两家道派的事儿,跟你们不发生关系。”

    李明月跟着让江雪留下,看着娄伟和朱泽,别跑公园里凑热闹。

    娄伟和朱泽没办法,只好在公园外面等待结果。不过两个人还彼此瞪着对方,那架势丝毫不亚于进去斗法的六位。

    公园里面没有几个人,李明月六人来到一处假山的所在,这里一个人影也没有,正好适合比斗。

    双方三对三,相互对立,李明月站在中间,直视王道士,大声豪气地说道:“你打算怎么比?”

    “怎么比都行,我入门多年,看你这年纪,应该修道不久。怎么比,你划个道儿吧!”王道士鼻孔朝天地说道。

    “这可是你说的,那咱俩......”李明月在身上摸了摸,掏出一张火符,“那咱俩都火符吧!”

    “火符......”王道士登时一愣,脸上的气势明显弱了几分。

    全真教和正一教虽然都有符咒术,但是修为的次序不同。全真教是由内而外,正一教是由外而内。

    王道士等人平日里是念经、练气,符咒术并非强项,也就是普通镇宅符什么。

    可是斗法是他喊出来的,眼瞧着李明月亮出符纸,还真有点畏惧。

    但他估摸着,李明月年纪轻轻,应该没多大本事吧,别被对方给唬住。他硬着头皮说道:“没问题,不过也别太过拘泥,就看谁把谁给打倒吧!”

    说完,他从包里掏出来一把桃木剑。

    “成,那就别太多规则了。开始了吧!”李明月喊道。

    “开始!”王道士撩了个剑花,大声叫道。

    “噗!”

    一听开始,李明月手中的火符直接点燃,朝王道士丢了过去。

    王道士忙提剑刺向火球,“夺”地一声,火球真被他给刺破了。可惜的是,散开的火球势头不衰,仍然向前,一下子打中王道士的胸口。

    火球与道袍碰到一起,即可燃烧起来,王道士吓得惨叫起来,“火、火......”

    “趴下。”“把火压灭。”

    两个师弟反应倒是快点,连忙提醒。王道士赶紧扑到地上,使劲的压身上的火。

    也就是李明月的修为有限,这火就是普通的凡火,很快被压灭。饶是如此,王道士的脸都被烟给熏黑了,头发烧焦了一半。

    见到火灭,两个小道士才松了口气,“师兄,没事吧。”“师兄,怎么样?”

    王道士好悬没哭出来,“尼玛呀......吓死我了......真能放火啊......”

    李明月、杨得胜、孔屏本以为会是一场龙争虎斗,还挺紧张和激动的。看到王道士现在的样子,都忍不住笑出声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就是赤果果的嘲笑。

    王道士这才从惊恐中反应过来,眼下丢人丢大了。

    李明月看他起来,马上得意地说道:“刚刚口号喊得挺响,没想到也不过如此。你们还谁上?”

    说着,他又从怀里掏出来一张火符。

    看到符纸,王道士的两个师弟脸都吓白了,身子直打哆嗦,哪敢再像先前一般叫嚣。

    “真没劲,看来邱祖庙也不过如此。”“就是,还斗不斗了?”杨得胜和孔屏得意地说道。

    “不斗了......”“不斗了......”王道士的两个师弟苦哈哈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