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1380章 年少气盛
    “露露,我来了。”

    朱泽一到门口,就喊了一嗓子,跨步进门。

    李明月四人跟在后面,并没有出声。

    屋里的人听到喊声,都转过身来。

    床边的女人年纪不大,二十来岁,穿着白色短裤,蓝色的t恤,她胸大、屁股翘,秀发扎着马尾,显得是青春靓丽。只是脸上带着一丝病态。

    在她身边站着的男人,能有二十七八,是个大胖子,个头不高,体重起码能有二百斤。胖子一身的名牌,一看就像是富二代。

    另外的四个全真教道士,也都回头,一见李明月四人穿着道袍,脸上立刻露出不快之色。

    “朱泽,你来干什么?”胖子见到朱泽,满是敌意地问道。

    “当然是给伯母看病,难道只许你来,不许我来吗?”朱泽毫不示弱地说道。

    “我已经请了邱祖庙的道长来个伯母看病,就不用劳烦你了。”胖子冷冷地说道。

    “我请的可是无当斋的李道长!伯母的情况,你那边未必能治得好,估计还得靠无当斋的道长!”朱泽傲慢地说道。

    他这句话,听在李明月的耳朵里,倒是十分受用。

    可邱祖庙的道士听了这话,当时就有一个不满地说道:“无当道观又怎样,我们邱祖庙是先来的,总得有个先来后到吧!”

    医病、看风水,大体上也有个规矩,确实得讲一个先来后到。要不然李明月在看到有同行在里面的时候,也不能皱眉。

    可对方的话,实在有点不太中听,李明月不爽地说道:“我们无当道观如何,用不着你们来品头论足!”

    “不过是一个新开张的道观罢了,真把自己当盘菜了。我们邱祖庙在镇海市可是有多少年的历史了,哪是你们无当道观可比的。要是没别的事,就赶紧走吧,别耽误我们救人。”那道士又大咧咧地说道。

    李明月也是年轻人,都有个年少气盛,特别是对方不把无当道观放在眼里,一下子就把他的脾气惹起来了。

    李明月咧着大嘴说道:“资格老,不代表道法高。我们无当道观虽然新近崛起,但现在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就是!”朱泽马上跟着说道:“治病救人凭的是本事,还管道观成立的早晚啊!”

    这句话,又让李明月十分的受用。

    “好了、好了......我妈重病在床,你们吵什么吵!”露露听到两边你来我往,本来心情就不好的她,一下子就发作起来。

    胖子赶紧在旁柔声说道:“露露,就是他挑起来的,跟我没有关系。不过你放心好了,王道长一定能把伯母的病治好。”

    言罢,他看向一个三十来岁的道士。

    王道士马上打起揖手,“无量天尊,这位女士所患病症不算什么,我这里有见龙丹一枚,服下之后,必然药到病除。”

    他跟着就从怀里掏出来一个不大的锦盒,掀开盖子,里面有一枚黑色的药丸。

    胖子随即问道:“王道长,这枚见龙丹不知道多钱呀?”

    “三十万!”王道长傲然地说道。

    “钱不是问题!只要能治好伯母,多少钱我都出!”胖子说着,得意地看了眼朱泽。

    朱泽见被胖子抢了风头,忙看向李明月。

    李明月微微一笑,说道:“我看床上这位阿姨之所以卧床不起,并非是真的生病,而是因为这里的风水冲撞。朱先生,你放心好了,他那药治不好的,到时候看我们的就行。”

    “那到时候就辛苦李道长了,只要能治好伯母的病......我、我出五十万!”朱泽咬着牙说道。

    不难看出,他这是要在风头上压过那胖子。

    来的路上,他郎朗的说自己是露露的男朋友。不过现在,傻子都能看出来,他和那个胖子,都是在追求人家女生。

    “你那五十万是花不出去的。”胖子即可瞪眼说道。

    “我不用你们俩掏钱,只要能治好我妈的病,钱我自己会出!好了,先给我妈治病吧!”露露不满地说道。

    “看到没,露露都发火了,你就别瞎起哄了!”胖子朝朱泽撇了撇嘴,又赶紧看向王道士,“道长,麻烦你了。”

    “好说!”王道士故意得意地看了眼李明月四个,随后说道:“我们邱祖庙施法治病,无关人等还是回避吧!”

    “听到没有,赶紧出去。”胖子仰着脸对朱泽说道。

    胖子和朱泽的争斗,自然跟李明月不发生关系。可是邱祖庙的态度,实在是让李明月有些生气。

    李明月故意说道:“治病救人,还怕让人看呀,是不是担心救不好人,到时候被揭穿啊。这里明明是风水出了问题,你们偏说是生病,真是瞎耽误工夫。”

    朱泽本想出去,李明月的话,提醒了他。他冷笑着说道:“有什么怕人看的,我现在都担心露露和伯母被人给骗了。胡乱吃药,可别出什么状况,有无当斋的道长在这里,到时候还能帮忙应个急。”

    双方言语上各不示弱,王道士轻嗤一声,不屑地说道:“你们不出去就不出去,也让你们看看我们邱祖庙的本事。三位师弟,站好方位!”

    “是,师兄。”......

    另外三个道士,异口同声的答应。

    房间也大,他们三个马上来到床尾和左右三个方位,跟着盘膝而坐,嘴里振振有词的念了起来,也不知是念什么咒、什么经。

    王道士用两根手指掐住药丸,另一只手掰开床上女人的嘴巴,将药丸放了进去。

    旋即,他又从腰间解下来一个葫芦,也不知里面装的是什么液体,被他慢慢地灌入女人的口中。

    王道士跟着将女人的嘴巴合上,用手在女人的胸口顺气,嘴里也是不停地念叨,看起来十分的玄妙。

    床上的女人处于昏迷状态,服药之后,嘴里慢慢发出“呃呃”的声音。

    王道士的脸上露出得意的微笑,胖子和露露都盯着床上的女人。胖子见王道士脸露微笑,他的脸上旋即露出喜色。

    在不远处站着的朱泽,不仅暗自皱眉,心中暗说,千万别管用,千万别管用。

    他正嘀咕着呢,突然床上的女人“哇”地一声,嘴巴张开,吐出一连串的黑水,黑水之中带着药味,好像就是刚刚服下的药。

    “这......”王道士见女人吐了,脸色瞬间答辩。

    坐在地上的三个道士,一下子都站了起来,仿佛都有些发懵。

    “王道长,这是怎么回事?”胖子连忙问道。

    “这个......”王道士愁眉苦脸,很显然是治疗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