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1370章 换人倒霉了
    戚武耀的心情很差,公司先是强力拉升,跟着又是砸盘打压股价,令投资公司损失惨重。还在有杨怀年背这个黑锅,勉强还能回家交代。

    不过这两天来,他看谁都不顺眼。今早去公司上班,保安见他沉着脸,小心翼翼的打招呼,结果被他指着鼻子骂。

    乘电梯上楼,他的办公室在顶楼,从电梯一出来,地面铺的是大理石,被保洁擦的好似镜面一般光亮。他的脚下一打滑,直接趴在地上。

    “砰!”

    “哎呦我靠!”

    戚武耀疼得叫唤一声,嘴里跟着骂道:“谁擦的地呀,这么滑!”

    办公室距离电梯口最近,有员工听到他的叫声,赶紧跑了出来。一见到戚公子趴在地上,快步过来搀扶。

    “戚总,您没事吧。”“戚总,没事吧。”……

    戚武耀被几个人给扶了起来,膝盖摔的生疼,胳膊肘都青了。有员工不小心,碰到了他的痛处,戚武耀直接瞪眼,“你傻13么,疼死老死了!滚,不用来上班了。”

    那员工也是倒了霉,寻思着来讨好,结果直接被炒了鱿鱼。

    他赶紧哭丧着脸说道:“戚总……对不起、对不起……”

    “滚!别让我再见到你……”戚武耀又是怒骂。

    员工吓了一跳,只好灰溜溜跑回办公室收拾东西。

    办公室主任,闻讯出来。小心翼翼地打招呼,“戚总,没事吧。”

    戚武耀一看到主任,马上指着鼻子骂道:“这地谁拖的?”

    “是保洁……”办公室主任战战兢兢地说道。

    “把她给我炒了!地都不会拖!还能干点什么!”戚武耀又骂骂咧咧地说道。

    “是是是……”主任连忙答应。

    就这档口,从步踢那里上来一个中年女人,中年女人身边还带着二十**岁的女人。中年女人看起来很有气质,她是公司的财务经理。跟她同行的女人,看起来是个小白领,只是一脸的委屈,满脸都是泪痕,应该是刚哭过。

    中年女人来到戚武耀的面前,见戚武耀脸色不善,不由得先打了个哆嗦,跟着礼貌地说道:“戚总。”

    “什么事?”戚武耀没好气地问道。

    “出事了……”中年女人低着头说道。

    跟她同来的女人,更是低着头,好像是做错事的孩子。

    “出什么事了?怎么一天竟是事!”戚武耀怒声叫道。

    “那个……我们前天给普通操盘室转账三个亿……结果小刘按错了一个数字……把钱赚到别人的账户上去了……现在才发现……”中年女人结结巴巴地说道:“我们联系了银行,结果得知,钱已经被人提走了……”

    “什么!”闻听此言,戚武耀更努,伸手指着中年女人的鼻子叫道:“你是傻13吗?三个亿的转账,还能给转别人的账户上去!你是不是不想干了!”

    “我是让出纳小刘转的,谁知道她怎么给填错了……”中年女人一把将随行的女人给拽了过来。

    出纳小刘一下子就大哭起来,“我那天发烧……一不小心给填错了……”

    “发烧你不请假!你瞎填什么呀?三个亿,把你卖了值不值三个亿!是不是你故意的!”戚武耀瞪着眼珠子骂道。

    “财务那天之前,就有三个生病了……我本来请假了,经理不给,非让我来上班……呜呜呜呜……”出纳小刘梨花带雨地哭道。

    “哭哭哭!哭尼玛呀!哭丧呢!我不管,你们俩给我听着,马上把钱赶紧给我追回来,要不然就等着给我蹲监狱吧!”戚武耀指着财务经理和小刘是一起骂。

    两个人哪敢说别的,只能低着头连连答应,“是是是……”

    “真特么都是一群废物!公司怎么就养了你们这么一群傻13!”戚武耀这两天本来就火大,今天算是彻底爆发,只要被他看到的,都得挨骂。

    他骂完之后,抬腿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原本先前还有人讨好、搀扶,现在谁敢靠近。戚武耀一个人往走廊另一头走,来到办公室,将门打开,跨步就往里走。也是在气头上,根本没注意脚下,脚尖正好磕在门槛上。

    “啊……”

    “砰!”

    好家伙,他又一次结结实实的扑到地上。

    楼上的员工们,现在还没回去呢,一个个愁眉苦脸,彼此看着对方。此刻又听到惨叫声,大伙的心头“咯噔”一下子,有心过去搀扶,又实在没那个胆子。

    谁都知道,只要过去,一顿臭骂是跑不了的。点背的话,当场都有可能被炒了。

    与此同时,无当集团。

    张禹下达文件,公司将要成立证券投资公司,在公司成立之前,先建立证券投资二部,由杨怀年任经理。

    以前的证券投资部,仍然正常工作,不受影响。

    这个任命,马上在无当集团内部传的是沸沸扬扬,如此一来,杨怀年和张禹的关系更是撇不清了。

    会议结束,张禹带着杨怀年回到自己的董事长办公室。在办公室内晋翱翔都等了一阵子了,他属于特别操盘室,没有被张禹给摆到明面上。起码在解决了戚家之前,不会正式抛头露面。

    总不能所有的底牌都让对手知道。

    坐在大沙发上,三个人抽着烟,喝着茶水。一根烟抽完,晋翱翔笑着说道:“怀年,咱们现在都是自己人了,张总和戚家的争斗,不会停止。所以,你也就别藏着掖着了,有什么好办法,赶紧拿出来吧。”

    杨怀年也清楚,现在上了贼船下不去,只能跟张禹绑在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他琢磨了一下,说道:“眼下的局势,虽然不能说是敌明我暗,但戚武耀的阵势,却是摆在明面上的。而对于我们的部署,他丝毫不清楚,只能靠张总故意送出去的消息来布局,如此一来,就只有被动挨打的份儿。昨天晚上,我看了一下国证30的走势,特别是戚家操控的八支股票,一直在大跌。我想,这应该也是张总故意卖给他的消息吧。”

    “没错。”张禹点头一笑,说道:“我故意放风给他,说是买了股指做多。戚武耀就马上做空。”

    听了这话,杨怀年心中暗说,做生意都是以赚钱为主,有的时候,明知道有人坐轿子,那也是没办法的。像戚武耀这种傻13,为了私人恩怨,跟钱过不去,那不是找死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