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1362章 兵贵神速(第七更)
    看着杨怀年离去的背影,戚武耀恨得都是咬牙切齿,他已经拿定主意,绝不会让这个家伙好过。

    “铃铃铃......”

    这时,他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戚武耀连来电显示都没看,直接抓起手机,没好气地叫道:“谁?”

    “我是你爹!”电话里响起戚桐伟的声音。

    “父、父亲......”听到老爹的声音,戚武耀的气势立刻没了,赶紧说道:“我没看来电显示,不知道是您来的电话......您别生气......”

    “不提这个,说正事吧......”戚桐伟还算温和地说道:“刚刚我接到汇报,说杨怀年勾结张禹,你怎么看?”

    “还用看么,千真万确!”戚武耀直截了当。

    “为什么这么说?”戚桐伟问道。

    “您想呀,张禹是怎么可能知道咱们公司目前一共操控了八支股票......这绝对是商业机密,在咱们公司里,各个操盘室只是知道自己这边操作的是什么股票,根本不知道其他操盘室的情况......除了您、我,还有杨怀年之外,不会再有第四个人知道详情。您说你会把消息泄露给张禹,还是我会把消息告诉张禹......”戚武耀信誓旦旦地说道。

    不过他这番话确实也在理,除了他们三个人之外,再没有人会知道全部的底细了。

    “这倒是没错。”戚桐伟认同地说道。

    “不仅是这样,另外我还分析过了......先前杨怀年提出来震仓先涨后跌,打压股价。大盘形势不是很好,杨怀年这头一打压股价,国证30势必下跌。张禹又买的跌,必然大赚一笔......”戚武耀当即将自己总结出来的三点理由,详细的说了一遍。他最后补充道:“如果杨怀年不是内鬼,您说为什么会这么巧,简直是不可能的事儿......”

    “有道理。”戚桐伟又是认同地说道:“你分析的很有道理,如此看来,杨怀年确实是内鬼无疑。我真的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干出这种事情来!实在是可恶!”

    “父亲,我刚刚把他喊了过来,面对面的质问他,他无言以对!很显然,他确实已经被张禹给收买了!我把他给炒了,但是我认为,绝不能便宜了他!”戚武耀恨恨地说道。

    “这种事情,打官司没有什么意义,反倒是让咱们戚家成了笑话。”戚桐伟说道。

    “那让人干掉他!”戚武耀咬牙说道。

    “不成!”戚桐伟直接说道:“他背后有张禹撑腰,如果干掉他,张禹一定会给警方施压,让警察追查破案。矛头很容易指向咱们,所以现在不能动手。”

    “可也不能便宜了他!”戚武耀说道。

    “现在不动手,不代表以后不动手。等过段时间,我会让人做掉他的!”戚桐伟说道。

    “那也成。父亲您安排吧。”戚武耀说道。

    “现在把他炒了,公司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安排?”戚桐伟问道。

    “我是这么想的,杨怀年知道咱们的部署,咱们不能按照以前的计划行事。我打算做空国证30的股指。”戚武耀说道。

    “做空......你不是正在做多吗?现在又反手做空,岂不是又要赔进去不少。”戚桐伟说道。

    “爸,我这也是无奈之举。张禹从杨怀年那里得到消息,已经对冲做多了,要是咱们继续做多,岂不是又便宜了张禹。咱们比他有钱,损失点就损失点,横竖也不能让他好过了!”戚武耀愤愤地说道。

    “损失的已经不少了......先前高位接了张禹的筹码,如果反手做空,咱们就得砸盘,又是一次的损失啊......”戚桐伟的声音中,也带着恨意。

    “这种事,我也不想的,可谁叫出了杨怀年这个内鬼!这个狗娘养的,害的咱们损失了这么多。现在......咱们只能认头在损失点了......不过父亲您放心,咱们终究掌握了大量的筹码,缓上一段时间,咱们可以按照最初的计划,再稳步拉升,没有杨怀年这个吃里扒外的,我一定能把亏了的钱,再给赚回来!”戚武耀信心十足地说道。

    听他的口气,已经完全将此次亏损的罪名,彻底按在杨怀年的头上。

    杨怀年的罪名,被他给坐实了。戚桐伟见儿子这么有信心,也打算再给儿子一个机会。

    戚桐伟温和地说道:“武耀,在证券市场上,坐庄被套不要紧,只要稳住神、稳住劲,一点点的,就能将赔进去的钱再给赚回来。你现在已经一定要稳住,慢慢的来。”

    “父亲放心好了!”戚武耀又是自信地说道。

    父子俩又说了几句,多是戚桐伟在鼓励儿子。

    等说完之后,戚武耀挂了电话,跟着拿起办公电话,让秘书通知下去,杨怀年被炒了鱿鱼,操盘的事情,由他亲自来指挥。

    不仅如此,他还下令,让各个操盘室改变作战方针,立刻砸盘打压股价。

    各个操盘室的主任听了这话,一个个是莫名其妙,刚刚把股价拉上来,回头就打压股价,脑袋让门给挤了,哪有这么玩的。

    可大伙都是打工的,杨怀年都被炒他,他们哪敢说半个不字,只管听命行事。

    刚刚拉起来的股价,直接就被砸了下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晋翱翔的办公室内,他和张禹坐在大沙发上,茶几上摆着笔记本电脑。

    眼瞧着股价突然跳水,晋翱翔忍不住大笑起来。

    他指着显示屏说道:“张总,您这也太有办法了,消息这么快就传进戚武耀的耳朵里了。”

    “这就叫作茧自缚。”张禹也是一笑,说道:“你看接下来,戚武耀会怎么做,咱们又该怎么应对呢?”

    “我从来没见过这么蠢的人,看来他是认准了杨怀年勾结咱们,跟咱们里应外合。咱们买的这份大跌的期指,自然是要大赚一笔的,接下来,我就要去见杨怀年了。他对戚家更为了解,只要他投奔过来,那戚家的这次布局,就彻底完蛋了。”晋翱翔颇为得意地说道。

    “话是这么说,可现在马上去找杨怀年,显然是告诉杨怀年,是咱们在后面搞的鬼,用了反间计。你说他知道了真相,会投靠咱们吗?”张禹多少有点担心。

    “张总,您的这一招是从《三国演义》上学的,戚武耀是傻子,可他老爹不是傻子。现在或许会被蒙蔽,但是我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反应过来。他终究不会直接杀了杨怀年,咱们眼下若是不趁机将杨怀年给拉过来,等戚桐伟反应过来,只需要一个电话,就会把杨怀年重新给请回去。兵贵神速,张总放心好了,我自有把握将杨怀年给拉过来。”晋翱翔说道。

    “好!”张禹点头,“那就有劳晋先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