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1350章 是赔是赚?
    对于对方法务的说辞,张禹轻轻点头,说道:“责任判定是警方的事情,既然已经判定是我们无当集团占六成责任,那我们无当集团愿意承担相应的责任。”

    “既然张先生没有异议,那就最好了。这批古董花瓶总价值为五亿八千万,百分之六十的话,就是三亿四千八百万。只要贵公司出价赔偿,咱们两边就不必惊动法院了。”法务说道。

    “三亿四千八百万没有问题,毕竟毁了博物馆的展品,我们无当集团理应照价赔偿。可是......”张禹话锋一转,说道:“我有个问题想要问问,钱掏出去之后,那些摔毁的瓷器,归谁所有?”

    “这是博物馆的东西,也是国家的东西,自然是归国家了。”法务直接说道。

    “你是法律专业的,那我想再问你一个问题,如果我去商场,不小心碰碎个花瓶,这笔帐怎么算呀?”张禹问道。

    “当然是照价赔偿了。”法务直截了当。

    “那碰碎的花瓶呢,算不算被我买下了?”张禹又问道。

    “这......”法务顿了一下,明显被张禹这句话给问住了。但人家终究是律师,嘴皮子可不白给,旋即说道:“这能一样么,花瓶是商场私人的东西,你承担了赔偿之后,破碎的花瓶自然是你的。可博物馆里的花瓶,那是国家的东西,岂能给你?”

    “那照你的说法,在法律上国家和私人的东西,那就是两码事呗?碰碎了私人的东西,赔偿之后可以把东西拿走,碰碎了国家的东西,就只能赔钱,然后东西还不是我的,还得是你们的。鲍律师......”张禹看向鲍佳音,“法律条文是这么规定的吗?”

    “法律上没有这种条文,但法律上明文规定:个人财产与国有财产受到法律平等的保护。”鲍佳音直截了当,“另外,法律上还有规定,赔偿的标准应该按照被损害人的实际损失赔偿,如果按原价赔偿了,被损坏的东西的残值就应该归损害方所有。”

    张禹马上说道:“这位法务先生,你也听到的,你们俩学的应该是一本法律书吧。我这人虽然读书不多,但也知道照价赔偿和维修费用这两种说法。我现在是照价赔偿,可不是维修费用,照价赔偿就相当于我把东西给买了。”

    法务是替博物馆说话,当然不可能认可这个。他刚要再以国家的名义进行反驳,不想不等他开口,副馆长韩光潮就先行说道:“张总,对于赔偿的事情,这两天都是纠结于赔偿之后,物品归谁所有。可你要知道,你们虽然承担六成的责任,照价进行赔偿,但我们博物院的运输车还是要承担四成责任的。当时我们博物馆的运输车都有警车开道,你们的车还能硬撞上来,给我们博物馆造成了多大的损失,又给国家造成了多大损失。你们是大公司,三四个亿,或许不在话下,可我们博物院又有几个钱。即便算上保险,我们博物馆还要损失上亿,让我根本没法跟上面交代。那些瓷器碎片再让你们拿走一部分,是不是太说不通了。”

    这话说的再明白不过,人家摆明就是打算进行瓷器修复,粘连之后,哪怕是价值大打折扣,但终究有个物件,还能交代。

    至于说这个四六开的责任,韩光潮应该也是不服的。奈何大马路也不是你们家开的,无当集团也不是小门小户,除了鲍佳音这个首席法律顾问之外,还有一票律师呢。

    交通事故责任,怎么撞上的,谁都有数,明显是两辆车过道的时候,谁让谁怂。但凡有一个踩刹车的,都没这事。

    “韩馆长,你的意思我明白。可我公司三个多亿扔了出去,说好的照价赔偿,结果什么东西也没看到,是不是也挺说不过去的。”张禹微笑着说道。

    “张先生若是这么说,那只有两条路可走了?”韩光潮正色地说道。

    “韩馆长请讲。”张禹客气地说道。

    “第一条路,咱们只能去法院解决,看法院如何判理。第二条路,张总承担破碎花瓶的全部市值,也就是五亿八千万。那我们博物馆可以按照照价赔偿的原则,将这些破碎的花瓶碎片交给你们。”韩光潮如此说道。

    不管什么年代的瓷器只要有冲磕(破了),其价值就大打折扣就只能作为标本来收藏。拿到市场上,价格最少砍八成,更别说是碎成这样的了。

    张禹先前听鲍佳音说过,公司跟国家博物院在法院上打这种官司,明显是吃亏的。如果说张禹承担六成的赔偿,或许能够通过舆论捡回点花瓶碎片,但想拿到六成,几乎没有可能。

    现在全部承担下来,拿回去一顿破瓷片,就算是粘连起来,估计都不够多掏的那部分钱的一半。

    鲍佳音她爹是干什么的,鲍佳音自然也咨询过父亲。知道全赔的话,损失更大。她朝张禹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还是别谈了,实在不行就上法庭。靠着舆论造势,能要回点是点,总比再往里面搭钱钱。

    然而,张禹却微微一笑,说道:“韩馆长,看得出来,你也十分为难。这次事故,我们公司确实有很大的责任。我也不想让韩馆长为难,要不然的话,就如韩馆长所言,我们公司全部承担这五亿八千万的的损失。你们把瓷器的碎片都给我。”

    “呃?”韩馆长明显愣了一下,万万没想到,张禹竟然能够答应。但随即一想,估计张禹这种大老板是不差钱,也有收藏爱好,准备粘连之后,自己在家摆着玩。

    既然是这样,韩馆长也没有二话,直接说道:“张总果然痛快,那就这么定了!”

    鲍佳音也没想到张禹能答应,不禁直个皱眉,这不是脑子有病吗?五亿八千万,买一堆瓷器渣回家,吃饱的撑的。

    当然,他们谁也不知道张禹心里的想法。

    张禹是热心肠不假,可他不做亏本的买卖。这次赔了这么多钱,他也不甘心。

    他有炼器的本事,其中这门本事中,还有一手叫作修复,也就是法器坏了,或者是破碎了,能够予以恢复成原状。

    张禹有心试试,奈何总不能真把自己手头的法器给毁了吧,那他可不舍得。正好有这么个机会,张禹琢磨着不如就拿这些古瓷试试。这也是他想要碎片的一个原因。

    一旦成功修复,张禹相信,这东西应该不会比修好的时候差。

    五亿八千万,张禹都掏了,协议自然直接达成。韩馆长和张禹握了手,两边的律师这就草拟协议,签字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