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1283章 突如其来的打击
    萧洁洁在张禹的怀里哭了好久,半晌之后,她抬起头来,楚楚可怜地看向张禹,哽咽地说道:“我爸在走之前,有没有说什么......”

    “萧叔叔......说如果我能活着出去,让我转告你,一定要开开心心的活着,一定要坚强......”张禹温柔地说道。

    “还说什么了......”萧洁洁泪眼婆娑。

    “还说......让我好好的照顾你......”张禹真挚地说道。

    “我爸......”萧洁洁继续抽泣,她可怜巴巴地看着张禹,说道:“那你......会好好照顾我么......”

    “会!一定会!”张禹郑重地说道。

    “张禹......”萧洁洁再次将头埋在张禹的怀里,大哭起来。

    张禹温柔地抱着她,让她尽情的哭泣。张禹已然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的照顾萧洁洁。

    接下来的日子,自然是办理萧铭山的后事。萧铭山的尸体没了,只能布置一个衣冠冢。将生前的衣服装入骨灰盒中,埋入祖坟。

    其实所谓的祖坟,埋葬的人也不多。萧洁洁的母亲,先前是一个双坟,只需要将萧铭山的骨灰盒放进去就好。

    这两个人,生前肯定是冤家。张禹在墓前做了法事,死者已矣。希望生前的一切能够一笔勾销。

    萧铭山走了,萧洁洁理所应当的成为金都地产的董事长。不过她并没有马上就任,而是静静地在家里为父亲守孝。

    张禹和方彤每天都来陪伴,但是张禹并没有把方彤的决定告诉萧洁洁。因为这个时候,似乎不太合适。

    另外,张禹家里的牛,也在这其间被送到了无当道观,去跟那小狐狸做伴。方彤自然有些不舍得,奈何实在也是没辙,这倒不是说张禹强行要把牛给带走,实在是大水牛犯了相思病。

    自从被牵回家,天天趴在牛棚里,连草都不吃,日渐消瘦。被牵到道观之后,一见到小狐狸,马上就来了精神,动物之间也是有感情的。

    只是张禹想不通,一只牛和一条狐狸之间也会发生什么故事么。

    一个月过去,萧洁洁勉强从悲痛中缓过来。死去的人终究死去,活着的人还要好好活着。

    坐着董事长,虽然已经接班,可萧洁洁因为父亲的丧事,在接任之后并没有正式跟公司的高管们对话。

    今天,他决定去公司召开一个高层会议。

    会议之上,先前是一团和气,大伙都让萧洁洁节哀,缅怀了一番。

    不过会议进行了一会之后,公司的战略规划部部长陈兴突然说道:“董事长,前董事长过世之后,公司一度有些混乱,眼下萧洁洁接任董事长,实在是公司之福。只是眼下,不知道董事长在公司日后的规划方面,有什么打算?”

    “这个......”萧洁洁迟疑了一下,说道:“我初任董事长,有些东西还需要学习,还需要叔叔、阿姨们多多指点。”

    见她这么说,陈兴微微点头,说道:“董事长过谦了。”

    会议上再没有说什么,结束之后,众人各回办公室。

    萧洁洁坐在父亲的办公室内,心中又是无限感伤。所谓睹物思人,触景生情,想来就是这般。

    “当当当......”就在这时,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请进。”萧洁洁马上平复了一下情绪,擦了擦眼睛。

    房门打开,是秘书带着一个五旬男人进来,不是别人,正是战略规划部的部长陈兴。

    萧洁洁一看到陈兴,马上礼貌地说道:“陈叔叔,你来了,请坐。”

    “谢谢。”陈兴嘴里说着,却没有去沙发那边坐,而是直接来到萧洁洁的老板台前面。

    见他这般,萧洁洁不禁有点好奇,刚要开口询问,却见陈兴掏出一个信封放到老板台上。

    “董事长,这是我的辞职信。”陈兴说道。

    萧洁洁更是一惊,这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就辞职,她急忙问道:“陈叔叔,为什么?”

    “我年纪大了,精力有些不够用了。这两年身体不好,加上家里的事情多,我打算提前退休,好好休息。”陈兴客气地说道。

    他才五十多岁,说退休的话,未免也太早了。说是身体不好,精力不够,萧洁洁根本看不出来。

    “陈叔叔,我刚刚接下父亲的摊子,还有很多事情不懂。陈叔叔,你能不能考虑考虑?”萧洁洁站了起来,诚挚地说道。

    “真的是身体不适,董事长的心意,我领了。”陈兴又是客气地说道。

    “那、那好吧......”萧洁洁只好点头。

    陈兴当即退出办公室,他走之后,没片刻功夫,又有集团高管来到萧洁洁的办公室。

    萧洁洁倒是很礼貌,但是对方并没多说什么,只是送上辞职信。

    就陈兴一个辞职的,倒也没什么,二个辞职的,勉强也能接受。可要命的是,集团高管们好像跟商量好的一样,一个接一个的来辞职。

    好家伙,一上午的功夫,集团的一半高管都辞职了。

    看着桌上的一封封辞职信,萧洁洁都有些迷糊。

    “这......他们这是干什么......我才刚上班......”萧洁洁不禁委屈起来,眼泪跟着含了眼圈。

    “当当当......”这档口,门外又响起了敲门声。

    萧洁洁好似惊弓之鸟,一听到敲门声,心里都不禁打了个突。

    但她还是说道:“请进。”

    说完,揉了揉眼睛。

    这次进来的是一个女人,乃是证券投资部的经理莫莉。

    一看到莫莉进来,勉强压制住委屈的萧洁洁,终于是绷不住了。

    她一下子哭了起来,“莫莉阿姨......你不会也来辞职吧......”

    “洁洁,你别哭,阿姨不是来辞职的......”莫莉看到委屈的萧洁洁,脸上闪出一抹慈爱。

    她赶紧来到萧洁洁的身边,拿出手帕给萧洁洁擦拭眼泪。

    这一举动,让萧洁洁感到了温暖,她委屈地说道:“我今天才上班,他们都来辞职......阿姨,我做错什么了......”

    萧洁洁真的是想不明白,自己啥也没干,才来一天,这帮人怎么回事,突然就都辞职了。

    “洁洁......你没做错什么......”莫莉搂着萧洁洁的肩头,柔声说道:“别难过......阿姨过来,就是听说因为很多高管辞职,怕你受到什么打击,才专程来和你说说情况,省得你蒙在鼓里......”

    “到底是为什么呀?”萧洁洁哽咽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