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1282章 善意的谎言
    “啊?”方彤的话,让张禹不由得大吃一惊,万没想到,小丫头能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

    要知道,以前方彤还跟萧洁洁争得面红耳赤,两个丫头跟仇人一样。

    “你不是开玩笑吧......”张禹诧异地说道。

    “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吗?”方彤严肃地看着张禹。

    张禹微微摇头,说道:“你为什么突然冒出这样的想法。”

    “我以前......跟洁洁虽然总是斗嘴吵架,可若是不跟她争,不跟她吵,我还觉得少点什么。后来我渐渐发现,其实我已经不知不觉的把她当成了好朋友。这些天来,洁洁真的好可怜......如果萧叔叔真出了意外,那洁洁就没有亲人了,她的身边只有我们......我比她强多了,从小的时候,我就有父母疼爱,所以我想......如果让她有个名份,她的心情应该能好一些......”方彤扁着小嘴,有些伤感,却又十分认真地说道。

    小丫头一向比较单纯,身体娇小,胸脯更是娇小。可没想到,这丫头却有着过人的胸襟。

    “彤彤......”张禹抓着方彤的手,柔声说道:“这话你跟萧洁洁说了么......”

    “还没有......其实我也舍得,所以得先找你确定一下......不过,你别跟她这么说,最好别让她觉得,我是在可怜她、同情她......因为她要强的,如果发现的话,一定不会答应......”方丫头又是扁着小嘴说道。

    听了这话,张禹心中无比的感动,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过了片刻,张禹才道:“彤彤,咱们先不考虑这个,去洁洁家看看她吧。”

    “嗯。”小丫头点了点头。

    她继续开车,很快进到萧洁洁家的庭院。

    把车在别墅外停好,二人一起下车进门。

    萧洁洁的房间是在二楼,张禹和方彤一进到房间,就看到坐在床上,楚楚可怜地抱着一个枕头。杨颖坐在床边的椅子上,静静地陪着她。

    房门这一打开,二女听到声音,萧洁洁一看到张禹进来,立刻来了些精神,急切地叫道:“张禹,我爸找到了吗?”

    张禹微微皱眉,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

    这里杨颖的年纪最大,她站了起来,拉着张禹到床边坐下,跟着拽了下方彤的衣襟,带着方丫头一起出去,只把张禹和萧洁洁留在屋内。

    张禹现在已经看到萧洁洁的容颜,这丫头更是憔悴,以前是鹅蛋般的小脸,还有点婴儿肥,可是眼下却十分的清瘦。不难看出,这丫头连日来都食不甘味,难以入眠。

    萧洁洁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张禹,见张禹坐下后也不说话,她隐约有了种不详的预感。

    “我爸......是不是出事了......”萧洁洁的眼角落下泪水。

    这么多天都没有看到人影,张禹在外面一直找,一直说没找到。这种话,真的很难让人相信,毕竟张禹的本事,谁都知道。

    自己在河上酒店出了事,张禹在镇海都能发现,萧洁洁可不相信,这么多天下来,张禹会连萧铭山的生死都无法确定。

    更为要紧的是,萧铭山的司机早就回来了,并且已然报警,警方早就在苍青岭翻了个底朝天。可惜,什么也没有发现。这倒也是,都让张禹给烧没了。

    “洁洁......萧叔叔......”张禹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说。

    他不想告诉萧洁洁事情,奈何这种事情,实在是瞒不住。

    “哇......”一见张禹点头,萧洁洁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哭出声来。

    这丫头从小和父亲相依为命,父亲对她无比的疼爱,如同掌上明珠。父亲在母亲走后,再没有找任何女人,她就好似家中的小公主,受到无限的宠爱。长大之后,她更加懂得父亲的伟大。

    这些天来,她每天都希望接到父亲的电话,每天都希望父亲会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夜里睡着,她都会经常梦到父亲,可在醒来之后,却发现只是一场梦,为此她难免以泪洗面。

    张禹这一点头,让她所有的幻想都破灭了。虽然她早就预料到,父亲恐怕已经走了,但她还是抱着侥幸心理,盼望奇迹的出现。

    张禹看着痛哭的她,心中也跟着疼痛,有心安慰,但这种时候,其实说什么都是无用的。只有让萧洁洁尽情的哭个够,她才能够缓和一些。

    房间内只有呜呜的哭声,萧洁洁一直哭了能有十多分钟,这才抬头看向张禹。她楚楚可怜,好似泪人。

    “我爸,是怎么死的……他的尸体在哪……”萧洁洁又哭着问道。

    这个问题,是张禹最难回答的。所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现在人死了,总得有个囫囵尸首啊。萧铭山的尸体被烧了,而萧铭山的死因,更是让张禹难以说出口。

    整件事前因后果,如果说出来,只怕萧洁洁根本无法接受。

    在萧洁洁的心中,父亲是伟大的,倘若知道真相,岂不是更加让人痛苦。

    张禹琢磨了一下,最后说道:“萧叔叔是为了保护我……才死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呀……”见张禹这么说,萧洁洁忙哭着追问起来。

    “萧叔叔被人困在一个类似于鬼打墙的阵法中,怎么也走不出来,我找到了那里……”张禹当即,编造了一个善意的故事。

    故事中,张禹的说法时,对方是萧铭山生意场上的仇人,先害的萧洁洁,并用萧洁洁来威胁萧铭山前往苍青岭,准备活活的折磨死萧铭山。张禹赶到之后,萧铭山已经不行了,虽然找到了破阵之法,可需要大量的鲜血,萧铭山为了保护张禹,牺牲了自己。

    阵法破掉之后,张禹将对方打成重伤,对方在最后抱着奄奄一息的萧铭山同归于尽。

    这个故事,有多处破绽,如果仔细推敲,一定能够找到不对的地方。

    可是萧洁洁已经哭傻了,悲恸不已,哪能听出什么破绽。加上苍青岭这个地方,逃回来的司机也是这么说的,关于鬼打墙和包公祠,司机也有提到。

    所以,这让萧洁洁深信不疑。她忍不住抱住张禹,再次痛哭起来。

    在她的心中,父亲还是那样的伟大,为了张禹,宁愿牺牲自己的性命。

    张禹也紧紧地抱着萧洁洁,那善意的谎言,或许是对萧洁洁最大的安慰。

    一切都让它过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