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1258章 约战雷鸣寺
    见女儿说的支吾,显然是也挺迷茫。

    孟晨缘看了孟晨纲一眼,说道:“晨纲,咱俩出去说。”

    “好。”孟晨纲点了点头。

    二人当即离开,将门关上之后,孟星儿都能听到父亲在外面叮嘱保镖,这两天连门都不让她出。

    很快,孟晨缘和孟晨纲下楼,走到没人的地方,孟晨缘说道:“这诅咒说的挺邪乎,父亲突然消失,搞不好是去忙这件事了吧。”

    “很有可能。”孟晨纲说道。

    “也不知道诅咒有没有化解,好在这个跟咱们自己不发生关系。我看要不然这样,咱们晚上找个女人试试,如果她们没事,不就说明已经化解了么。”孟晨缘说道。

    “这个法子好,就这么办。”孟晨纲点头赞成。

    这两位可好,马上找到了出去鬼混的理由不说,似乎还一举两得。

    孟星儿坐回床上,心中不禁胡乱琢磨起来,这诅咒到底有没有解开。

    爷爷没回来,不知情况如何,手头现在没有电话,想要问张禹也不能够。如果说,真要是解开的话,爷爷又不在,父亲该不会耍无赖吧。

    孟星儿甚至有一种担心,那就是爷爷其实回来了,故意不出面。

    随着她的胡思乱想,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夜幕降临,孟星儿是多么希望张禹能够像上次一样,突然从窗外跳进来。

    房间的窗户是开着的,她不自觉地看向窗边,也就在这一刻,一个黑影突然从窗外跳了进来。看到有人进来,孟星儿先是一惊,随即想到了张禹,这一嗓子便没叫出来。

    但她随即发现,进来之人黑巾包头蒙面,看起来不是张禹。她马上就要开口大叫,不想对方向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低声说道:“是张禹让我来的。”

    一听对方提到张禹,孟星儿松了口气,低声说道:“他怎么没来。”

    “他受伤了,让我来找你。”黑衣人又是低声说道。

    “不能吧......”孟星儿担心地说道。

    “你跟我走......”黑衣人两步来到床边。

    孟星儿还是比较警惕的,低声说道:“你把手机给我,我给张禹打个电话,确定一下。不然的话,我就大喊......”

    “好。”黑衣人立刻点头,伸手向胸口方向摸去。

    孟星儿盯着他的手,可没想到,黑衣人的人猛地向她的脖颈砍去。这动作极快,不等孟星儿反应过来,身子便是一歪,不省人事了。

    无当道观。

    张禹这些天一直在道观养伤,孙昭奕的药十分管用,加上欧阳艳艳的精心呵护,张禹身上的内伤已经好了七七八八。

    这天早上起来,大家伙一起吃早饭,是欧阳艳艳做的清粥小菜,连孙昭奕也在座。潘胜很是能吃,已经吃了四个馒头,瞧那意思还没饱。

    对于叶玲珑来说,自己吃饭也行,不吃饭也无所谓,根本饿不死,甚至都不会有饥饿的感觉。可是看儿子吃的那个香,而且不吃饭的时候,还会觉得饿,她的心中不禁一阵欣慰。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算是一个人。

    正吃着呢,张禹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掏出来一瞧,是个陌生的号码。

    放到耳边接听,张禹说道:“喂,你好。”

    “张禹,我是星儿,我被绑架了......”电话里立刻响起孟星儿急促的声音。

    话才说到这里,手机中旋即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喂,是张禹吗?”

    “是我,你是哪位?”张禹的声音沉了下来。

    “你不要管我是谁,孟星儿现在在我的手里,你若是不想让她死,今天晚上12点之前,就来雷鸣寺的雷鸣塔下见面赎人。你若是到时候不来......”电话里的声音说到此,发出了狞笑之声,“这女人很是漂亮,其实我也希望你不要及时赶到。那样的话,我们就会将她先女干后杀,再女干再杀。”

    先女干后杀,再女干再杀......

    这句话让张禹直迷糊呀,都已经杀了,还能再继续女干,继续杀么?

    不过对方既然提到了雷鸣寺,那没有意外,肯定是逃走的法海打算报仇。张禹当时也有心杀人灭口,奈何身负重伤,有心无力。

    眼下对方以孟星儿进行要挟,显然是让他去雷鸣寺送死。

    孟星儿是他的女人,他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女人受到半点伤害。再者说,自己这次要是不去,孟星儿肯定会惨死,而自己还有其他的亲人,雷鸣寺的那些和尚也不会善罢甘休。

    “好,我一定准时赴约。”张禹冷冷地说道。

    “那咱们晚上见。”那人说完就挂断电话。

    张禹将手里放到桌上,脸上凝重起来,旁边的人都看向他,谁都看出来是出了事。

    “方丈,出什么事了?”一旁的孙昭奕平和地说道。

    “雷鸣寺逃走的法海找我报仇,他们抓了我的朋友孟星儿,让我今晚去雷鸣寺一趟。”张禹如实说道。

    “什么!”闻听此言,潘胜立刻来了精神,“方丈师侄,我跟你一起去,拆了那个什么雷鸣寺!”

    “我也去!”叶玲珑跟着说道。

    “我、我也去......”欧阳艳艳有点迟疑地看向孙昭奕,上次她就想跟着去,奈何孙昭奕不答应。

    孙昭奕轻轻点头,说道:“雷鸣寺既然主动约战,那我无当道观若是不敢应战,岂不是坠了名头。既然大家都要跟着方丈去,那就去吧。不过......”

    她故意顿了顿,转头面向张禹,接着说道:“在出发之前,还是要做点准备的。”

    “什么准备?”张禹不解地问道。

    “雷鸣寺也是千年古刹,能昌盛这么多年,必然有其立身之本,其中高手如云。无当道观只是在起步阶段,此行必然极为凶险。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必然要做足准备。阴宁子和阳宁子虽然有了一定的修为,可道法所会并不多,我原本打算过些时日再让你传授二人道法,现在看来,只能尽快了。方丈,你现在就将符篆术传给二人,也算是临阵磨枪,或能增加几分胜算。”孙昭奕正色地说道。

    “好!”张禹当即点头。

    潘胜见师父说要学符篆术,登时来了精神,也不吃饭了,从椅子上“腾”地一下就跳了起来,“方丈师侄还等什么,赶紧教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