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1249章 再狡猾的猎手也斗不过好狐狸
    大殿之内,潘胜的头顶贴着镇尸符,独自老老实实地站在背靠走廊石墙的位置。龟真人和法江两个人现在都盘膝而坐,所坐的位置正是在张禹那房间的斜侧方。

    这个位置很好,如果石门打开,二人一眼就能看到。而站在里面的张禹,肯定是看不到他俩的位置,一旦张禹出来,势必需要先找他俩,而他们两个,却能够率先发起攻击。

    其实二人先前已经找了好半天,怎么也找不到机关的位置。他俩甚至依样画葫芦,朝神像来了好几下,结果根本没用。

    所以,对于他俩来说,唯一的办法只有等。除非张禹能够找到其他的机关出去,否则的话,一定得出来。这同样也是二人唯一的希望。万一张禹不出来,那等待他俩的,就只有饿死了。

    不过谁能先饿死谁,那就没准了。

    张禹站在门内,开始轻轻推动圆球。圆球跟着张禹的手移动,终于来到乾位。

    圆球一落下,跟着就听“咔”地一声,面前的石门升了起来。

    看到石门移动,叶玲珑登时一愣,错愕的看着张禹。张禹虽然刚刚分析的头头是道,可终究让人狐疑,只有真正的打开机关,方能让人信服。

    叶玲珑低声说道:“把我先丢出去。”

    她的意思很明白,机关一动,外面的龟真人和大和尚势必也能听到,恐怕早就做好埋伏,等着张禹开门呢。

    不想张禹来了一句,“不必了!”

    张禹早就做好准备,门这一开,他直接丢出去一道狂风符。

    “呼......”

    大殿内一尘不染,狂风所向,只能吹的人身上猎猎作响。紧接着,张禹催动神行马甲,一个箭步抢了出去。

    他左手掌心雷,右手打出金钱剑,108枚金钱散乱而出,随着狂风,铺天盖地。

    外面坐着的法江和龟真人自然听到机关的声音,不仅仅是张禹那边石门打开,其他的两处石墙也都跟着升起。

    张禹没有注意到刚刚的房间,倒是叶玲珑有所发现。先前那紧闭的木门,突然跟着敞开,几乎是同一时间。

    对于叶玲珑来说,这场决战跟她没有关系了,张禹饶她一命,又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她已经决定两不相帮。所以她干脆从木门那边窜了出去。

    法江和龟真人一起起身,佛珠和掌心雷同时发动。

    张禹先用了狂风符,加上神行马甲,速度极快,一下子就抢了出来,并且躲过二人的攻击。张禹跟着看到二人的方位,二人自然也看到了他,这一场龙争虎斗哪能避免。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啪嚓......”“噗噗噗......”“当当当......”......

    掌心雷,佛珠,金钱剑,火符是到处乱飞。

    上一次法江和龟真人联手,二人就防着另外一个,没有全力以赴。这一次对上张禹,两个人仍旧如此。即便间隙的时候,二人互相指责,但真叫他们跟张禹硬拼,那是不可能的。

    谁要是全力以赴,一旦张禹死了,自己必然成为靶子,极有可能被现在的同伴直接秒杀。

    相较之下,张禹已经是全力以赴,他不会去考虑其他,干掉一个是一个。

    辗转腾挪之际,张禹突然暗叫一声,“钻心透骨,无坚不摧,中!”

    他手掌一翻,掐在手里的钻心钉直接朝龟真人打去。

    “咻!”

    这钻心钉,才一射出去,便放出华光,火焰夺目,速度好奇惊雷。

    龟真人只觉得眼前一花,都没等反应过来,钻心灯已然刺中胸口。

    他“啊”地一声惨叫,身子仰天摔倒在地。

    法江就站在龟真人的身边不远处,见到龟真人惨叫倒下,他先是一惊,随即意识到,这恐怕就是张禹先前得到的钻心钉。

    自己先前在房间内不敢跟张禹硬拼,就是忌惮这钻心钉。眼下见张禹用钻心钉打死龟真人,法江反倒是随即一喜。

    大和尚怒喝一声,“袈裟伏魔神通!”

    “刷!”

    袈裟铺天盖地的朝张禹甩了过去。之前跟龟真人联手,他都没用这招,就怕一旦脱了下来,谁给他来一道掌心雷。

    张禹或许他不到他,可龟真人就没准了。

    法江现在不怕了,一对一谁怕谁呀。

    张禹早就料到,只要罗锅一死,法江必然全力以赴。见到袈裟,张禹默念咒语,“黑凤朝阳,闻道斩棘。”

    “咻!”

    黑色剪刀划空而出,直取袈裟。

    “哗”地一声,剪刀突然变大张开,风刃划过袈裟。

    “喝!”

    “轰隆隆!”

    就在剪刀剪开袈裟的这一瞬间,一道红影射向张禹,张禹几乎在同时打出一道掌心雷轰向法江。

    “噗!”

    一口鲜血,从张禹的口中喷出,他的身子跟着向后抛飞出去,足足飞出去能有十多米远,这才重重地落在地上。

    再看张禹的胸口处,那可以称之为法器的八卦仙衣竟然炸开一个拳头般的窟窿,一个红色,带有五个珠子的手串,印在上面。

    另一侧,法江虽然没有想到张禹还能使用黑色的剪刀,但他知道张禹会用狂风符去挡他的袈裟,搞不好还会用掌心雷。所以,他在使用袈裟伏魔神通之后,就打出了雷霆珠,身子跟着朝潘胜那边窜去。

    这也算是料敌先机,张禹中招,掌心雷却打了个空。法江逃到潘胜的身边,眼瞧着张禹飞去出,心中大喜,无比的得意起来。

    “哈哈哈哈......再狡猾的猎手,也斗不过我好狐狸!”

    “啊......”

    法江只得意地说了一句,跟着背心一阵剧痛,这股疼痛,让他忍不住发出凄厉的惨叫。

    他低头一看,就见一只纤细的玉手从他的胸口穿出来,玉手之上,已经沾满鲜血。

    没错!

    这只手不是别人的,正是叶玲珑的。

    叶玲珑从另一侧的木门出来,虽说是两不相帮,可也得管自己的亲生儿子。她站在走廊之上,并没有离开,只是盯着儿子,别出什么意外。

    殿内打的热闹,她没有插手的意思。而且在法江和龟真人看来,只要张禹能活着出来,那叶玲珑就必然死在里面。

    法江也是倒霉催的,非得往那边躲。叶玲珑不能对张禹和龟真人下手,可没说不对他下手。再者说了,张禹和龟真人明显不行了,等法江缓过这口气,还不得把她母子俩都给宰了。

    所以,叶玲珑先下手为强,趁法江得意之际,在后面直接一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