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1239章 生门
    “九宫八卦,八门金锁......确切的说,还是反八门......有点意思......”

    摸清了阵法的脉络,张禹的信心就上来了。人困在阵中,如果是不知道阵法的玄妙,一辈子都走不出来,哪怕是玄门高手,同样如此。

    可当看出阵法的端倪,那就能够设法破阵了。八门者:休、生、伤、杜、景、死、惊、开。

    只要能够找到生门,便能逃出升天。至于说此阵中的死门一旦进入会是什么样子,很难预料。

    反八门和正八门不同,正八门以顺序排列,只要看破阵法者,很容易能够找到生门,然后从中离开。

    而反八门正好相反,正八门中的生门,对应的是反八门中的死门。如果水平不够,就是半吊子,或者是先入为主,很容易走进死门。

    张禹不消片刻就找到了生门,这是在一个凉亭的所在。张禹看了看天上的繁星,又看了看这个凉亭。在这个凉亭之后有台阶,台阶之后是有荷花池,看起来根本就没路。当然,荷花池不是很大,荷花池的对岸是一处假山。

    荷花池内,水纹不动,加上这里没有半点风,如同置身画中。

    确定了道路之后,张禹闭眼走进凉亭。他只是按照生门的方向,沿直线向前走,都不带拐弯的,甚至不去在于什么水池。

    进到凉亭,下了台阶,再往前走了几步,便是荷花池。在张禹的脚跨进荷花池之后,突然感觉到一阵清凉的微风。

    他立刻睁开眼睛,只一瞧,眼前出现了一个金碧辉煌的宫殿。宫殿显得庄严肃穆,令人心生敬畏。

    眼前突然出现这样一个地方,让张禹觉得意外,又不意外。

    张禹没有向前走,而是扭头看去。在自己的身后几步远的地方,就是刚刚自己经过凉亭。放眼左右观瞧,仍然是数不清的亭台楼阁。

    “妙呀!”张禹忍不住暗叫一声。

    这一切的建筑,都说不上是阵法,还是幻境。他有一种真实的感觉,一切应该都是真的,只是先前自己没有摸清脉络罢了。

    他再次看向面前的殿堂,张禹能够肯定,《天一迷图》应该就在这个地方。

    自己是从生门出来的,既然到了这里,那也是逼他进去。因为只有进到里面,才能找到最后出路。

    张禹快步走进殿堂,放眼看去,是一条通长的走廊。走廊上方还有璀璨、夺目的烛光,不许任何东西照明,就能看的清清楚楚。

    左右两侧都有门户,张禹隐约能够看到,距离最近的两个门户都看着的。

    他继续向前,快到最近的门户时,张禹突然听到在左侧的门内响起轻微的脚步声。

    声音低到了极点,也就张禹勉强能够听到。脚步声在门边的墙后戛然而止,若非这里静到了极点,张禹甚至会认为自己听错了。

    门边既然藏着人,加上如此轻微的脚步声,对方肯定是在埋伏。其实以张禹的脚步声,寻常人也根本听不到,不难预见,隐藏之人的实力,不在他张禹之下。

    因为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张禹也不愿盲目的攻击,他右手一翻,亮出金钱剑来,嘴里叫道:“什么人,出来吧。”

    说完,他故意向后走了几步,脚步声很大,以此来证明,自己正在后退,给对方出来的时机。

    “刷”地一下,一串佛珠先从房间内拐了出来,张禹一见到佛珠,毫不迟疑,立刻射出金钱剑。

    “啪!”“啪!”

    几乎是同一时间,佛珠散开,金钱剑也跟着散开。

    佛珠是108颗,铜钱是108枚,就听“当当当当”之声响彻不断,佛珠和铜钱洒了一地。

    这档口,一道红影从房间内闪出,旋即就听一个浑厚的声音喊道:“袈裟伏魔神通!”

    红色的袈裟铺天开地的朝张禹照来,张禹捏着一张狂风符,“噗”地一声,狂风大作。

    “呼……”飓风直接将袈裟顶住。

    此刻的张禹,已然认出对方是谁,不正是雷鸣寺的方丈法江么。

    但是张禹并没有罢手的意思,毕竟是对方先动的手,这个时候谁收手谁吃亏。张禹毫不迟疑,趁法江的袈裟被掀起之时,左掌直接拍了出去。

    “轰隆隆……”

    电光火石,那叫一个快。不想法江也不躲闪,托起左手的钵盂,迎向雷电。

    蓦地里,雷光消失不见,就好像是被钵盂吸了进去一样。

    法江也看到了张禹,他同样没有罢手的意思,大叫一声,“佛前金座,罗汉归位!喝!”

    这一招,好似狮吼,张禹这算是第三次领教了。

    法江的这一招,明显要比张禹之前遇到的对手厉害数分。张禹身上的道袍瞬间鼓荡起来,发作猎猎之声。

    法衣就是法衣,竟然轻松地化解了这一招。张禹也不示弱,跟着掏出一把符纸,就要再战。

    法江一看袈裟伏魔神通没能奈何张禹,狮吼功也没管用,要是继续打的话,天晓得谁输谁赢。看来师弟法海输给张禹不是偶然,确实不是对手。

    既然没有把握干掉张禹,法江马上笑了起来,说道:“这不是张道友么,误会误会……”

    说着,他一把收回袈裟,披到身上。

    “无量天尊,不想在此还能遇到大师,真是幸会、幸会……”见法江收手,张禹也客气了一句。

    先前在矿洞里的时候,二人并没有打照面,法江的目标只是赫云帅,张禹的对头只是龟真人。

    彼此已经知道对方的厉害,加上没有什么深仇大恨,现在拼命,实在是不划算的。

    对于法江也是这般,毕竟金鳞龟是不是张禹偷的,并没有证据,法海被张禹打伤,那也是法海挑衅在先。

    于是,法江也客气地笑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能在此遇到张道友,实乃贫僧之荣幸。”

    二人一连客气了几句,张禹才道:“不知大师如何来到这里?”

    “实不相瞒,我受孟家邀请,到此化解诅咒,不想落到这里。外面的反八门金锁阵着实厉害,竟然困了老衲一阵。不知张道友,为何来此?”法江故意这般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