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1259章 黑烟火球
    叶玲珑一直在旁边听着,这次去帮忙,一来是看在儿子的份上,二来是以后都要在无当道观内修道,也算是这里的一份子了。

    可她当听孙昭奕说,让张禹传授潘胜符篆术的时候,不由得就是一愣。

    开什么玩笑,潘胜是尸修,怎么可能学会符篆术。确切的说,尸修本身就不敢接触符篆,就好像她自己。

    而看孙昭奕的意思,潘胜似乎真能修炼符篆术。

    张禹见潘胜兴冲冲的起来,随即也反应过来,潘胜能学这个么?

    他看向孙昭奕,说道:“太师叔,师叔能学符篆术?”

    “试了不就知道了,无当道观有教无类,只要一心向道,旁骛杂念,道家的法术都能修炼!”孙昭奕自信地说道。

    既然孙昭奕都这么说了,张禹也不吃饭了,马上开始传授潘胜和欧阳艳艳符篆术。

    符篆术也不是说,说学就能学会的,起码得有基本功,那就是画符。每一笔都不能错,最为重要的是,必须一气呵成,中间不能断了。

    当年张禹学画符,可是用了相当长的时间。现在虽然是一法通百法通,那是基础打得好,欧阳艳艳和潘胜都没学过画符,画成第一张符的难度,可想而知。

    一开始,必然是用手沾着墨水练,叶玲珑似乎也想试试,有点难为情地说道:“我能不能也跟着学。”

    孙昭奕就在旁边,慈祥地说道:“自然没有问题。不过你现在,最多也就是学会笔法,却无法使用。”

    “那也成。”叶玲珑感激地说道。

    她也拿了纸,搬了张桌子,站到儿子的旁边,跟着一起画符。

    张禹在前面打样,画符除了神似之外,在画的同时,需要将真气输入其中,比且秉承道心。一上来传授太难的,恐怕也来不及,张禹教他们画的是最为实用的火符。

    对于没有基础的人来说,这一张符画起来真困难,浪费了多少张纸,时间不知不觉的流逝,中午的时候,潘胜突然兴奋地喊道:“成了!成了!我画好了!”

    张禹几人立刻观瞧,只见潘胜面前的白纸上,像模像样的画出来一个火符的符文。

    张禹看得出来,这符文之上,没有半点停顿,一气呵成。他满意地说道:“师叔,画的不错,再来一个。”

    “好。”潘胜兴奋的答应,跟着又过了一张纸,用手沾着墨水,很快就画出来一个一模一样的符文。

    张禹一拍大腿,说道:“画的好!师叔,现在进行下一步......咬破手指,用血在符纸上画符......”

    说完,他从兜里掏出来一大把空白的符纸。给潘胜选的是桔黄色的符纸。

    潘胜急不可待,这就要咬手指头,张禹急忙说道:“等等......洗洗手去,上面全都是墨水......”

    “真费劲......”潘胜“蹭”地一下,冲到一旁的自来水池,把手洗个干净。

    回来之后,欧阳艳艳、叶玲珑、张禹都把目光集中在他的身上。

    潘胜按照张禹的传授,咬破手指在符纸之上画了起来。

    血液染红符纸,很快功夫,也就画成。与此同时,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

    原本桔黄色的符纸在这一瞬间变了颜色,变成了浅红色,而潘胜所画出来的符文,却是黑红色的。

    “这是怎么回事?”张禹好奇地来了一句。

    他拿出潘胜画好的符纸,上面带着灵气,同样带着一股尸气。这种符纸,他从来没见过。

    迟疑了一下,张禹来到孙昭奕的面前,说道:“太师叔,师叔画出来的符纸怎么是这样的?”

    说着,他把符纸递给孙昭奕。孙昭奕接过符纸,片刻后就道:“他虽然一心向道,可终究是尸修,体内蕴含的法力,也是尸气。这也没什么。”

    见孙昭奕这么说,张禹也就放心,将符纸还给潘胜。

    潘胜用两根手指夹着符纸,东瞅瞅西看看,像是想找个地方试验一下管不管用。

    看了半天,没选中什么好的地方,最后将目光凝聚到香樟树的身上。

    “你看我干什么?”好家伙,一个青年人急切的声音立马响了起来。

    没错,正是香樟树的声音,它似乎感觉到危险的降临。

    “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找你试试。”潘胜的声音显得很是诚恳。

    “不行!”香樟树直截了当。

    “咱俩是不是好兄弟呀,就试试,也不能伤到你。”潘胜撇着嘴说道。

    “不行不行......很危险的......我是树,怕火......我可不试,要不然你找个不怕火的......方丈就不错,他不怕火......”香樟树急的是树枝乱晃。

    张禹听了这话,差点没气死,什么意思呀,你出的什么馊主意,我怎么就不怕火了。

    不想,潘胜真当回事了,扭头看向张禹,“方丈师叔......香樟树说的也有道理......它是树肯定怕火......你不怕......”

    “呵呵呵呵......”张禹嘴上笑着,心中又说,你这是从哪看出来的呢。

    不过张禹随即说道:“那我就试试。”

    说完,他从兜里掏出来一张桔黄色的火符。

    毕竟自己也不能站在那里让潘胜打不是,总得做点防御,火符对火符,还是不错的选择。

    当即,二人拉开架势。潘胜无比的兴奋,就连欧阳艳艳和叶玲珑的眼睛都冒光。

    张禹站在香樟树前面,潘胜站在他的对面。二人夹着火符,张禹已经把使用火符的方法告诉他了,准备好之后,张禹说道:“来吧!”

    “等等等等......”不等对面的潘胜出声,张禹身后的香樟树就急切地叫了起来。

    “又怎么了?”张禹转头看向这家伙。

    “你站在我前面......我怎么觉得有点不靠谱呢......要不你挪挪,离我稍微远点......”香樟树可怜巴巴地说道。

    “你好歹也是会说话的树呀,胆子怎么这么小呢。”张禹皱眉说道。

    “关键是安全第一。”香樟树笑嘻嘻地说道。

    “好好好.....”张禹往旁边挪了能有三米远,又道:“这行了吧。”

    “行。”香樟树答应。

    潘胜也跟着走了过来,跟张禹再次面对。

    张禹说道:“来吧!”

    “好!看我的!”潘胜兴奋地大喝一声,手中的火符跟着点燃,“噗”地一声,朝张禹射了过去。

    一看到这火符,张禹也是一愣,浅红色的火球中,都冒着黑烟,跟自己打出来的火球完全不一样。

    “噗!”

    张禹一抬手,手中的火符也打了过去。

    “砰!”两个火球撞到一起,立刻掀起绚丽的火花,只是意外跟着发生。

    掀起火花的火球只有张禹的那个,冒着黑烟的火球,也就是小了几分,但势道不衰,只是因为受到张禹那火球的冲撞,运行的轨迹偏了。

    张禹先是一惊,随即发现打不到自己,便没有躲闪。

    不料,侧后方却响起一声惊叫,“我的妈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