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1230章 源头
    “这......”

    感受着面前阵法的气息,张禹无比的诧异。若是一般带有煞气的杀阵也就罢了,可眼前这个,阵法之中蕴含王霸之气,分明就是龙气。

    有人能有龙脉之气跑到这里来布阵,简直让人无法想象。

    张禹观察着面前的杀阵,通常来说,杀阵是最为直接的阵法。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杀人,但凡进入杀阵的人,不是死就是将阵给破了。

    换做以前,张禹不敢说有十足的把握破阵,不过现在,身穿法衣的他想要破阵,并没有太大的困难。

    他将罗盘揣好,手掌一番,亮出金钱剑来,横剑护在面前,跨步朝前走去。

    在后面的那些人眼中,张禹就是平坦的通道内走着,看不到其他。

    事实上,张禹已然遭到猛烈煞气的冲击,煞气的强悍,甚至要强过当日夏月婵所遭遇的煞气侵袭。张禹的道袍鼓荡起来,发出猎猎之声。

    龙脉的煞气本就厉害,那是龙的怒气。被人加以利用,凝聚成杀阵,更是威不可挡。

    张禹虽然好奇,什么人能够利用龙气布阵,可好奇是没用的,他想不出来什么人能够有这样的本事。道理很简单,想要利用龙气,必须要得到龙脉的认可,也就是传说中的黑帝子转世。

    他继续慢慢向前,一步步走向那黑色的漩涡。终于,在黑色的漩涡中,他看到了一块黑色的石头。这块石头能有一米多高,很显然,这块石头便是这里的阵眼,煞气都是从这块石头中散发出来的。

    “呵......”张禹忍不住轻笑一声。

    这个杀阵凶悍不假,却没有别的阵法叠加,就是一个杀阵,就是一个龙怒之气生成的普通杀阵。由此不难看出,布阵之人要不就是太过自信,要不就是阵法的修为太弱。

    相较而言,张禹更倾向于后者。因为要是他张禹布阵的话,有这么好的材料,绝对不会只布置个杀阵出来,如果叠加了困阵,先不发动杀阵,等所有的人都进到阵中,然后再发动杀阵的话,就算他张禹不死,其他的人也难活下来。

    “看来他还只是个外行......”张禹抬起左手,在在他的左手掌心早就准备好了雷法。

    “轰”地一声,电光火石之间,石头被炸的粉碎。

    “刷!”

    眼前的漩涡消失不见,只剩下不算深长的通道。

    “可以继续前进了。”张禹向后喊了一声,提着金钱剑继续向前。

    孟玄英招呼生于的手下继续向前,潘胜快步跟在张禹身后。

    向前没走多远,眼前豁然开朗。

    这是一个更大的矿室,矿室能有五六米之高,周边还架着木板楼梯。看起来,着实有些年头,已经有了腐烂的迹象。

    周边有矿洞,还有大量被开采过的迹象。

    这些并不算什么,重要的是,张禹感觉到这里蕴含着大量的怨气。

    “噗!”“噗!”“噗!”“噗!”

    强光手电都无法看清这里的全貌,张禹一挥手,打出四张聚火符来,这一下终于看得清楚。

    在矿室中央,站着一具白森森的枯骨。白骨巍然耸立,张禹不难确定,这里的怨气都是从这具枯骨中散发出来的。

    “那是谁呀?”“不知道啊。”“怎么立在那里,现在都不散架。”......打手们小心翼翼地对白骨指指点点。

    张禹立刻说道:“不许出声!”

    这一嗓子落定,打手们赶紧住嘴,没有一个再敢说话的。虽然张禹有多大本事,他们没有见到。可阿明几个莫名其妙的死掉,只有张禹走在前面没事,也能看出不简单。

    张禹慢慢地朝白骨走去,用心眼感受起周边的一切。

    四下里鸦雀无声,也就能听到孟玄英等人的脚步声。

    渐渐,张禹来到了白骨之前。白骨站在眼里,显得阴森森的。

    “刷!”

    张禹的眼前瞬间变化,在他的面前,不再是一具白骨,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男人的怀中抱着一个孩子。他表情悲愤,仿佛遭受了无比的痛苦。蓦地里,男人仰天叫道:“我决定了!我要诅咒你!我要诅咒你的子孙后代,让他们永远享受不到男欢女爱,让他们爱着的人统统死去!让他们只能孤独终老!让他们比我还要痛苦一百倍!”

    “一百倍……一百倍……一百倍……”

    矿石之内,仿佛一直充斥着这个声音。在男人的身上,慢慢缠绕出无穷的血雾,血雾过后,令人惊悚的一幕出现了。男人竟然化作白骨,在他的的手上,却仍然捧着那个孩子。孩子一动不动,看起来很乖,仿佛根本不知道发生的一切。

    白骨还是白骨,先前的景象已然不见,张禹却还能听到隐隐的回声。

    诅咒!

    怨气!

    一切都跟之前张禹想的一样。

    这里不是单纯的怨气,是怨气与诅咒相结合!这里就是诅咒的源头,跟张禹想的一样,却又不一样。

    之所以不一样,是张禹认定,这里一定还有人,绝不会让他轻而易举的破掉诅咒。

    “这个人……会是黑岩胆么……”这时,孟玄英走到张禹的声音,用不大的声音问道。

    “应该是吧。”张禹微微点头。

    “那……是的话……诅咒的源头是在这里么……能不能将他化解……”孟玄英有点吞吐地说道。

    听他的语调,有点不正常,似乎在这具白骨面前,他问心有愧。

    “想要破掉诅咒,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张禹说道。

    “你难道没有办法吗?”孟玄英急切地问道。

    “此人临死之前,怨念之强,竟然能够融化血肉。而他发出来的诅咒,更是难以化解。想要化解诅咒,必先去其怨气。”张禹认真地说道。

    “那你有没有办法去除呢?”孟玄英又焦急地问道。

    不难看出,他的脸上有些发慌,似乎站在这里的感觉,让他很不适应。

    “解铃还须系铃人,想要去除他的怨气,首先对他造成伤害的人,必先在他的面前忏悔,获取他的原谅。”张禹认真地说道。

    “跟他忏悔……他、他就剩下一副骨头了……就算忏悔,他也听不到呀……”孟玄英吞吞吐吐地说道。

    这功夫,他的保镖已经都有了过来。

    其中一个见老板这般为难,立刻挺身而出,“就一副破骨头,谁怕了他呀!”

    说完,他上去就是一脚,朝骸骨上踹去。

    “啊……”

    一瞬间,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保镖这一脚却在骸骨上之时,就好像踹在电线杆子上一般,骸骨纹丝不动。而他却是惨叫一声,人跟着就被一团红色的血雾给裹住,转眼间化作白骨。

    “这……这……”看到保镖就这么死了,孟玄英更是大惊失色。

    其他的保镖,也都骇然,不自觉地向后倒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