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1228章 张禹的不同
    “啊?”阿明一听这话,登时就傻了眼,这位道长的脾气也太大了吧。

    见他迟疑,张禹继续向前走去。

    孟玄英见张禹还要走,连忙喊道:“还等什么,自己掌嘴!”

    “是......”阿明无奈,只好抬起手来,朝脸上狠狠起扇了起来。

    “啪!”“啪!”“啪!”“啪!”......

    该说不说,他还真够实在的,大嘴巴子扇的是真够响的。

    以张禹的性格,正常他干不出这种事,可是今天不同。

    听到阿明真的扇起嘴巴子来,他又停下脚步。等阿明扇了十多个,张禹这才转过头来。

    只一瞧,阿明的嘴角都见了血,脸上都有点发肿。张禹满意地点了点头,径直走到张明的面前,说道:“好了,停手吧。”

    阿明停下手来,老实地说道:“谢谢张道长。”

    “不必客气。”张禹说着,从兜里掏出来一个手绢,把阿明嘴上的血轻轻擦掉。

    阿明实在不明白张禹这是什么意思,心里直打鼓,刚刚脾气还那么大,现在怎么这么好心。

    张禹看了眼手帕上的血迹,然后揣进兜里,从阿明的身边走过,说道:“老爷子,咱们出发吧。”

    孟玄英点了点头,心中暗说,这小子的脾气还不小。

    他一招手,除了外面这六个,车里的三名司机也都下来,一同随行前往。

    既然自己要亲自出马,人手就多带点。

    张禹也看得出来,这三个司机也不是白给的。

    来到矿山脚下,阿明从兜里掏出一张图纸,展开后看了看,便当先引路,走在最前面。

    见他还有地图,张禹故意问道:“老爷子,您怎么还有这里的地图呀?”

    “既然到此来找当年的事故现场,自然要有所准备。我准备找了矿务局的朋友帮忙,不仅调出了紫金山的地图,还帮着标注了事故地点。”孟玄英平和地说道。

    这种事,在人家看来,根本就是顺理成章。张禹也觉得这个回答没有问题,便跟在后面上山。

    紫金山是矿山,而且还有主,可就算是这样,也不会被彻底封锁。毕竟这么大的山,想要给封锁也不太可能。

    这是个陌生的环境,张禹小心观察,山上树木不是特别多,放眼看去,根本见不到人影。

    渐渐,他就发现了不对。矿山必然会有人采矿,都已经走到半山腰,却连一点人声都没听到。

    又过了一会,便看到了矿洞。这应该是一个废弃的矿洞,站在洞口,阿明说道:“老板,看地图,入口应该是这里。”

    孟玄英点了下头,就看向张禹,“咱们这从里进去如何?”

    张禹耸了耸肩膀,说道:“这里的地形我并不了解,你们带路吧,我就跟着走。”

    “说的像我了解似的……”孟玄英笑着来了一句,做了个手势,手下们马上拿出强光手电,当先走了进去。

    张禹缓缓地跟在后面,一边小心戒备,心里却在琢磨着,黑岩胆当年在这里因为爆炸而死,具体是怎么个死法,很难确定。但张禹可以肯定,黑岩胆不可能被炸死,要不然的话,也不能发出诅咒。

    如果当年的爆炸是孟玄英搞出来的,那事发地点,孟玄英大概应该清楚。孟玄英也确实有地图,地图的来历,说的却也明白。

    另外,张禹为什么一定要让孟玄英进来,心中想法和嘴上说的,肯定是不同的。

    主要原因还是张禹认定,这里的危险必然存在,重要的却是只有孟玄英进来,一切的谜团才能解开。

    毕竟如何化解诅咒的事情,除了张禹知道之外,那个解开诅咒禁制的人也知道。

    矿洞内十分深长,石壁坑坑洼洼,矿山早就被人给凿空了。阿明在最前面东拐西绕的带路,走了好一会,前面的情况突变。

    通道两旁都是碎石,而且块头不小。前面经过的位置虽然也有,可没有这么多。特别是有的位置,堆放的还挺整齐。

    这时,突听阿明说道:“老板,到了。”

    张禹马上向前走了几步,果不其然,前面的通道明显有炸塌的痕迹。

    如此一来,路上两旁的碎石就有了解释,肯定是后期的救援队到来之后,清理出来的。

    孟玄英来到张禹身边,说道:“从痕迹上看,这里应该就是当年爆炸的地方。”

    “看起来很像。顺着这条路走,差不多就能有发现。”张禹说道。

    孟玄英又让手下当先引路,一行人继续往里走。就算经过清理,路也不容易走,磕磕绊绊。

    没一会,他们就来到一处大的矿室。不难看出,这里经过烈火的焚烧,上面不少位置都炸出大坑来。

    简单的观察一下,里面除了乱石就没有别的。

    张禹猜测道:“这里应该是爆炸的发起点吧,有点像是矿工们休息的地方。”

    “我也这么觉得。”孟玄英点头。

    “但是这里没有诅咒的气息,所以我分析,诅咒不是在这里。当初黑岩胆十有**是没被炸死,亦或是受了伤,反正没有死在这里。”张禹说道。

    孟玄英四下瞧瞧,矿室内前左右都有通道,全有被炸塌的痕迹。他微微皱眉,说道:“话是这么说,我跟一些老朋友打听了,说是自矿难之后,就再也没有黑岩胆的消息了。都说他死在这里,好像救援队来的时候,却没有找到尸体。”

    “问题就在这,咱们好好找找。”张禹说道。

    “可是这里有三条路,按照地图所示,后面还有路,四通八达的。如果闷头寻找,属实不知会找到何时。”孟玄英说道。

    “这倒也是个问题……”张禹迟疑了一下,隐隐可以确定,孟玄英应该真的不知道黑岩胆死在什么地方。

    正如孟玄英所说,没有目标的乱找,还不知道要找到何时。

    于是,他从怀里掏出罗盘,咬破舌尖,一口血雾喷到上面。

    “哗啦啦……”罗盘当即飞快的转动起来,片刻后三根指针落定。

    三根指针,白色的指针指向身后的路口,也就是来时的路。黑色的指针和红色的指针,竟然全都指向左边的路口。

    黑色的指针代表危险,红色的指针代表意想不到的东西。如果说有危险,张禹早就可以肯定,至于说这意想不到的收获会是什么,又让张禹升起了好奇之心。

    “咱们走左边。”张禹指向左边的通道。